《有冇搞錯》。7月6日。

7月1日,中共在北京開「生日派對」,七萬人參加,十多萬警察守護,幾十萬人做後勤支援,全中國都跟著難受。比如廣東省,本來疫情已經減緩了,但廣州佛山等城市的居民不得離開,7月2日才解封。還有各地水災嚴重,但新聞不得報,地方政府不會上報請求援助,因為不能給建黨百年添亂。還有比如雲南出現確診病例了,但不能說不能報,要等到七一之後。

當然也有摀不住的,比如香港。7月1日有警察被襲擊,襲擊者自殺了,當天七一所有「生日慶祝」的新聞都黯然失色,全部都變成了這樁血案,算是相當的不吉利。

7月1日當天,習近平在天安門上也大談血這個字,「頭破血流」「血肉長城」等等,過生日說這個話,對中國人來說不太吉利。但習的講話,其實反襯出中共的恐懼:對外恐懼,對內也恐懼。血肉長城,習近平說的是14億多老百姓,但真刀真槍幹起來,去築城的,主要還是靠軍隊和警察的血肉。

去年以來,各種中共內鬥傳聞不斷,甚至也有未遂政變的消息,莫辨真假。但從中共本身採取的各種措施來看,這些傳聞恐怕並非空穴來風。

首先是政法系統。中共去年對政法系統展開大清洗,一直到現在仍未結束。高級官員落馬的,包括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重慶市副市長、公安局長鄧恢林,上海市副市長、公安局長龔道安,這三位都是副部級的。其他公安系統落馬的,縣級以上的公安廳長粗略數一下超過一百人,法院和檢察院系統的也非常多,除了落馬的還有自殺的。比如4月17日,北京市檢察院政治部主任馬立娜在其住所墜樓身亡。馬立娜當過北京市一中院法官,還是北京一中院的副院長和審判委員會委員。

除了北京的馬法官外,杭州市中院女法官張棉,去年7月去世,網傳也是墜樓身亡,年僅41歲。

今年以來,中共對政法委的清洗仍然在繼續,高官也在繼續落馬。

比如重慶市政法委副書記譚曉榮5月24日被雙開,鄭州市政法委書記於東輝5月20日被捕,山東省政法委副書記惠從冰5月14日「投案自首」,廣東省政法委副書記江楷鑫5月11日落馬,廣東省政法委副書記陳文敏1月17日被查,內蒙古政法委副書記武國瑞2月26日被查,新疆政法委副書記戴光輝3月14日被雙開、移送司法,海南省三亞市政法委書記陳小亞1月15日被查。還有官小一點的,湖南省郴州市政法委書記袁衛祥被查等等。

依靠暴力控制國家和社會的政權,主要依靠兩個壟斷的暴力工具:一個是警察,第二個是軍隊。中國人稱刀把子和槍桿子。現在的中共最高掌權者對軍隊的清理早就進行了,因為那個更加重要,但到現在軍隊的清理工作仍未完全完成。

7月5日,習近平晉陞了4名上將並授銜。這本該是中共軍隊喜慶的大事,按理應該安排在黨慶系列活動中,卻在黨慶後低調進行。黨媒的影片顯示,晉陞和授銜儀式仍然在北京八一大樓內的一個小會議室進行,數十人的規模與去年類似,習近平臉上依舊沒有笑容;4名被晉陞上將的職位替換也透露了不尋常意味,很難說習近平的軍權進一步得到了鞏固還是又有了更深的擔憂。

此次晉陞上將軍銜的包括:南部戰區司令王秀斌、西部戰區司令徐起零、陸軍司令劉振立、戰略支援部隊司令巨乾生。

這4人都剛剛升任軍區或軍種級別主官,獲得上將軍銜並不意外。其中兩人頂替了前任退休的主官;蹊蹺的是,另外兩人取代了還未退休的主官,被取代者目前去向不明,被免職的原因也不清。

西部戰區主官的更換最耐人尋味。2020年12月,西部戰區前司令趙宗岐退休,張旭東調任西部戰區司令,只幹了半年,今年6月又被徐起零替換,徐起零7月5日被晉陞為上將。

被替換掉的張旭東,曾長期在瀋陽軍區第三十九集團軍任職。三十九軍是負責保衛北京的,算是一支禁軍,必須由親信掌握的。習近平上位後,張旭東2014年升任第三十九集團軍軍長,說明他是親信;2016年軍改後,又升任中部戰區副司令兼戰區陸軍司令。2019年10月1日,張旭東擔任國慶閱兵儀式副總指揮,差不多算習近平手下的紅人。2020年12月,張旭東昇任西部戰區司令,並晉陞上將。但半年之後,現年59歲的張旭東卻被徐起零替換,甚為蹊蹺,估計張旭東將另有重要任命。

徐起零今年也59歲,主要經歷同樣在陸軍;2016年軍改後,任中部戰區陸軍副司令,相當於張旭東的副手;2018年升任東部戰區陸軍司令。2020年4月,徐起零調任西部戰區陸軍司令,今年6月升任西部戰區司令。徐起零2019年12月晉陞中將,1年半後又晉陞上將,可謂飆升。

若張旭東到西部戰區只是鍍金,之後再高昇也未可知,但目前沒有進一步信息,難以確認他到底可能高昇還是出事了,假如他被清洗,應該算中共軍隊內部一個不小的地震。

此次更迭的不尋常,或許與中印邊界相關。張旭東主管西部戰區後,可能處理中印邊界事宜令習近平大失所望,而西部戰區陸軍司令徐起零可能提出了更令習近平滿意的方案,因此獲得了提升;也可能張旭東真的出了大事,暫時無人可用,只好提拔了徐起零。近日,中印軍隊再次開始在邊境集結,大概與此不無關係。

戰略支援部隊主官也現異常。戰略支援部隊的司令原來是李鳳彪,現年不到62歲,離退休至少還有3年,但今年6月卻離任;接任的巨乾生本次也晉陞上將。

李鳳彪從基層幹起,曾任空降兵師長、軍參謀長、軍長;2014年升任成都軍區副司令。2016年軍改後,李鳳彪任中部戰區副司令兼參謀長;2019年升任戰略支援部隊司令,並晉陞上將,還是中共第十九屆中央委員。

李鳳彪未到退休年齡,為甚麼提前卸任,目前沒有確切消息,快62歲應該再沒有多大上升空間,平調的可能性更大,若沒有出事,也有可能為繼任者騰出位置。不過,接任的巨乾生實際比李鳳彪還大幾個月,已經滿62歲,曾任原總參謀部技術偵查部副部長;2018年任戰略支援部隊網絡系統部司令。巨乾生2019年晉陞中將,今年6月升任戰略支援部隊司令,本次又晉陞上將,也算快速提升。

中共的戰略支援部隊負責太空、網絡和心理戰,網絡系統部司令升任戰略支援部隊司令應該也順理成章;不過,用超過62歲的中階軍官巨乾生替換還不到62歲的高級軍官李鳳彪,似乎不合常理;除非李鳳彪得到習近平的高度信任,需要擔任其它重要職位,但也可能出事了。

當然不能排除,習近平希望提升網絡部隊的規格,準備與美國展開更大規模的網絡戰。美國和西方各國正在加緊對中共的科技封鎖,中共的網絡盜竊無疑會擔任更大的角色,也會更加猖獗。

另外,剛剛擔任南部戰區司令的王秀斌本次也晉陞上將,他頂替了退休的南部戰區前司令袁譽柏。袁譽柏是中共五大戰區主官中唯一的海軍將領。

袁譽柏曾在青島潛艇基地服役,曾任基地司令,後任北海艦隊司令。2016年軍改後,袁譽柏任北部戰區副司令兼北部戰區海軍司令;2017年調任南部戰區司令,成為第一個任戰區司令的海軍將領,今年6月年屆退休。

南部戰區主要作戰方向應為南海,中共的山東號航母配屬海南三亞基地,包括剛剛服役的第一艘075型兩棲攻擊艦;此外,中共的戰略核潛艇主要基地也在海南三亞。

所以原來南部戰區的司令是海軍,算是順理成章的。不過這次接任南部戰區司令的王秀斌,卻是出身陸軍。2016年軍改後,王秀斌任東部戰區陸軍第一集團軍軍長;2017年部隊改番號,第一集團軍變成了第八十集團軍,所以王秀斌成了第八十集團軍軍長。2019年,他升任東部戰區副司令兼參謀長,同年12月晉陞中將。此次王秀斌再升任南部戰區司令,晉陞中將1年半後又晉陞上將,也算飆升。但南部戰區司令從海軍變成陸軍,這個變化可圈可點。

目前中美在南海的軍事對峙不斷升溫,而如果中共攻台的話,恐怕也主要是海軍和空軍的事,而王秀斌身為陸軍將領能出任南部戰區司令,是否側面說明中共軍事策劃有所改變?這個難說,也許政治忠心更重要。

本次晉陞上將的另一人是劉振立,他剛剛接替了年屆退休的原陸軍司令韓衛國,似乎沒有甚麼看點。

7月5日的晉陞授銜儀式,被悄悄安排在黨慶之後,西部戰區和戰略支援部隊主官替換的不尋常或許是主要原因。很可能正因為不是中共軍隊的好消息,才沒有被放入黨慶系列活動中,或者說,某些高級軍官可能給習近平添堵了,以至於7月1日習在天安門城樓上也笑不出來。

習近平接掌軍權後,不斷清洗前朝安排的軍官體系,強力推行軍改後,確實起到了重新洗牌的效果,但仍然只能從原有軍官中提拔,有些得到了快速提拔,卻不得不進行東西、南北軍官大對調,是否真的忠心應該始終被懷疑。

此次戰區或軍種主官更換的背後,無論是否可能還有更令人震驚的故事,可以肯定,對習近平的忠心越來越成為軍官晉級的最先決條件。事實表明,習近平對軍權的擔憂應該有增無減。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ShiShan #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