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0年12月,馬克思給恩格斯的信中說:「雖然《物種起源》這本書用英文寫得很粗略,但是它為我們的觀點提供了自然史的基礎。」這本書「可以用來當作歷史上的階級鬥爭的自然科學根據」。

達爾文的進化論「假說」漏洞百出,卻給馬克思提供了一個貌似「科學」的依據。(AFP)
達爾文的進化論「假說」漏洞百出,卻給馬克思提供了一個貌似「科學」的依據。(AFP)

自然科學領域的進化論和哲學領域的唯物論為馬克思的理論提供了兩大迷惑人的工具。

除了理論準備之外,馬克思時代的社會也經歷著深刻的變化。馬克思出生於第一次工業革命時期。1769年,瓦特改良了蒸汽機,歐洲從家庭手工業向機器大工業轉變。

農業的發展釋放出很多剩餘勞動力,可以參與到工業生產中來;自由貿易的發展,讓產品可以行銷各地;金融革命則為工業革命注入了資本,這使得社會結構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工業化必然帶動城市的興起和人員、知識、觀點的流動。

在城市中,人們的關係不像農村那麼密切,即使一個不受歡迎的人,也可以在某個城市安家立業,甚至著書立說。馬克思,也就在被德國驅逐後,輾轉法國和比利時,來到倫敦並居住在貧民窟中。

馬克思晚年的時候,已經發生了第二次工業革命,電力、內燃機、化學等相繼出現。隨後電報和電話的發明,讓通信也變得快捷方便。

每次社會變動的時候,由於人類缺乏經驗,因此會產生貧富分化、經濟危機等問題,這為馬克思指責社會形態充滿罪惡、必須徹底砸碎的言論提供了傳播的土壤。而同時,這些新的科技又增強了人們改造自然的能力和放大了人的傲慢。

這裏需要再次強調的是,與其說這些社會變動和理論準備導致了馬克思主義的出現和傳播,毋寧說是魔鬼為了馬克思主義的出現和傳播而提前創造了那些條件。毋庸贅言,魔鬼也利用某些既成的社會現象,達成自己的邪惡目的。

3. 法國大革命與共產主義

1789年爆發的法國大革命推翻了傳統的君主制,顛覆了傳統的社會秩序,更開始了一場暴民的狂歡。圖為描繪1792年8月10日,巴黎市民攻下王宮。(公有領域)
1789年爆發的法國大革命推翻了傳統的君主制,顛覆了傳統的社會秩序,更開始了一場暴民的狂歡。圖為描繪1792年8月10日,巴黎市民攻下王宮。(公有領域)

1789年爆發的法國大革命,其影響極為深遠。它不僅推翻了傳統的君主制,顛覆了傳統的社會秩序,更開始了一場暴民的狂歡。

正如恩格斯所說:「革命無疑是天下最權威的東西。革命就是一部份人用槍桿、刺刀、大炮,即用非常權威的手段強迫另一部份人接受自己的意志。獲得勝利的政黨如果不願意失去自己努力爭得的成果,就必須憑藉它的武器對反動派造成的恐懼,來維持自己的統治。」

法國大革命後掌權的雅各賓派深諳此道,其領袖羅伯斯庇爾實行恐怖統治,不僅將法國國王路易十六送上了斷頭台,而且殺死了多達7萬人,其中大部份都是完全無辜的。

後人在羅伯斯庇爾的墓誌銘上寫道:「過往的行人,不要為我悲傷。如果我活著,你們一個也別想活。」

雅各賓派實行的三方面恐怖政策都與後來的共產黨非常相似,包括政治恐怖、經濟恐怖和宗教恐怖。

其政治恐怖的做法,一如列寧和史太林時期的肅反。革命者改組革命法庭、在巴黎和各地設立斷頭台、由革命委員會決定嫌疑犯身份、中央特派員在各地方和軍隊中擁有一切大權、無套褲漢(即無產階級)在政治生活中地位十分顯赫、各革命團體對敵鬥爭的加強等等,是政治恐怖的主要內容。

作為其代表的是1794年6月10日的牧月法令。根據該法令,取消了預審制和辯護人,懲罰辦法一律定為死刑,在審判中如缺乏物證,可以按「意識上的根據」和內心觀念去進行推斷和判決。

牧月法令的實施使恐怖嚴重擴大化了。據統計,在整個恐怖時期,大約有30萬到50萬人被當做嫌疑犯關入監獄。

其經濟政策的做法,類似於列寧的戰時共產主義政策。例如1793年7月26日通過的嚴禁囤積居奇的法令規定:「凡是囤積商品或日用必需品、損壞商品質量、將其隱藏起來而不予出售者……均以刑事罪論處。凡違反該項法令者,除沒收其商品外,並處以死刑。」

其宗教政策,則以摧毀天主教為特徵。法國原本是天主教會最大的支持者。但雅克.埃貝爾、皮埃爾.肖梅特和他們的支持者創立了一種無神論信仰,稱為「理性崇拜」(即所謂「啟蒙時代」所高揚的「理性」),其目標在於消滅天主教。

1793年10月5日國民公會廢除了基督教曆,實行共和曆。11月10日,巴黎聖母院被改為「理性廟」,由一個演員扮演「理性女神」供大家膜拜。

一個新的基於無神論的「理性教」迅速在巴黎鋪開,一周之內巴黎除了三座教堂外的所有教堂都被關閉。宗教恐怖運動很快遍及全國,一批教士被逮捕,有些被處死。

法國大革命不僅在做法上為後來的巴黎公社和列寧建立的蘇維埃政權提供了借鑒,在思想上和馬克思主義的形成也有內在的聯繫。

親身經歷了法國大革命的空想社會主義者巴貝夫(Francois No  l Babeyf)已經具體地提出了「消滅私有制」。馬克思稱許他為第一個「真正能動的共產主義政黨」的奠基人。

法國在19世紀受社會主義思潮的影響很深,在巴貝夫思想的影響下,秘密社團「流亡者同盟」(League of Outlaws)很快在巴黎興起。德國裁縫威廉.魏特林(Wilhelm Weitling)在1835年抵達巴黎後加入該社團,在其領導下,「流亡者同盟」於1836年更名為「正義者同盟」(League of the Just)。

在1847年6月的一次大會上,「正義者同盟」與馬克思和恩格斯一年前建立的「共產主義者同盟委員會」(Communist Correspondence Committee)合併,組成了由兩人領頭的「共產主義者同盟」(Communist League)。

1848年2月,馬克思和恩格斯發表了國際共運的基本文獻《共產黨宣言》。

從法國大革命開始,歐洲就陷入了極度的動盪,各地所謂的「革命」此起彼伏,從拿破侖掌權到被推翻,之後西班牙、希臘、葡萄牙、意大利各地、德國、比利時、波蘭等都被捲入這場大潮。

到1848年時,革命和戰爭遍佈歐洲。這種動盪成為共產主義思想迅速傳播的媒介。

1864年馬克思等建立了國際工人聯合組織,史稱第一國際(First International),馬克思是實際上的領袖。馬克思通過共產主義成為了工人運動的精神領導者。《共產黨宣言》大行其道。

在第一國際中,馬克思是第一領導人,他一方面試圖創建一個由紀律嚴格的革命者組成的核心,以煽動工人採取暴力行動;另一方面,他也要在這個新的組織中清洗掉那些和他意見不一致的人。

比如巴枯寧,他是第一個對革命感興趣的俄國人,並狂熱地宣傳馬克思主義,但由於他的領導力吸引了第一國際的許多成員,馬克思於是指控巴枯寧為沙王間諜,並將他從第一國際中開除。

第一國際領導的最大的共產主義運動,當屬其法國支部領導的1871年巴黎公社運動。(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