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正在打「歧視」牌。當美國出於數據安全的原因,試圖保護自己不受中國大型科技公司的影響時,中共聲稱美國「歧視」中國,這種指控可以解讀為種族主義,或違反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規則,或兩者兼有。

但考慮到中共對維吾爾族實行種族滅絕、限制美國大型科技公司的言論自由,以及一系列禁止外國公司進入中國市場的貿易壁壘,中共的聲明是虛偽的。為了美國的利益,也為了全球民主國家的利益,美國就應該對(共產)中國有更多的區別對待,而不是減少。正是過去我們未能利用貿易槓桿來對付中共,才造成了今天的(共產)中國的威脅。繼續對中共姑息養奸只會讓未來的威脅更加可怕。

對於普通的美國人來說,「歧視」聽起來像是種族主義,這無疑是北京想要大肆宣揚此事的潛台詞。但是,保護美國數據不受世界上最強大的極權主義、施行種族滅絕的政權的侵害,並不是種族主義,我們沒有對其它亞洲、非洲或拉丁美洲國家採取同樣的防範措施。這與種族甚至地緣都沒有關係,中國是一個特殊的例子,因為它是如此強大、集權,還是一個共產國家,以至於對美國和世界上其它民主國家都構成威脅。

對貿易律師來說,「歧視」的含義完全不同。世貿組織協議禁止對任何特定國家的貿易歧視。衛理律師事務所(Wiley Rein LLP)專門研究國際貿易和國家安全的律師納扎克‧尼克塔爾(Nazak Nikakhtar)說,中共使用了「歧視」一詞。

「可能是因為援引了世貿組織協議中被廣泛接受的非歧視原則,即各國承諾不歧視貿易夥伴,平等地給予所有貿易夥伴「最惠國」地位。通過使用『歧視』一詞,中共試圖表明,各國援引的國家安全法違反了這一基本貿易原則。」

2020年10月1日,藏人、維吾爾人、哈薩克人、香港人、台灣人和中國民主活動人士在加拿大多倫多的中領館前,一起參加全球行動日,呼籲各國政府反對中共對自由、民主和人權的壓制。(新唐人電視台)
2020年10月1日,藏人、維吾爾人、哈薩克人、香港人、台灣人和中國民主活動人士在加拿大多倫多的中領館前,一起參加全球行動日,呼籲各國政府反對中共對自由、民主和人權的壓制。(新唐人電視台)

但是,我們難道不應該歧視那些實行奴役和種族滅絕的獨裁政權嗎?以此作為一種手段,使他們能夠更好地改善人權,或許有一天還能實現民主。

此外,世貿組織的反歧視條款有一個公認的國家安全例外。聯邦通信委員會(FCC)代理主席傑西卡‧羅森沃塞爾(Jessica Rosenworcel)6月17日暗示了國家安全問題,她公開承認「不安全的網絡設備可能會破壞我們的5G未來發展,讓外國人員(如俄羅斯和中國)獲得訪問我們網絡數據的機會」,而且這種設備可以將惡意軟件和病毒注入美國的網絡數據庫中,並竊取私人、企業和政府的數據。

尼克塔爾女士指出,美國的國家安全措施通常是由總統,根據《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EEPA)的授權援引的。美國反對在世貿組織提出歧視索賠的理由,是根據《關稅與貿易總協定》第21條規定,出於國家的基本安全利益,該條款提供責任豁免。

雖然美國公司在美國的管轄範圍內受到保護,但這種保護很可能不會跟隨它們來到中國。進退兩難的情況將越來越阻礙在華美國公司的發展,因為他們現在都被要求遵守美國對中共的制裁,即使他們在中國,同時也被中國法律要求不遵守制裁。

中國6月10日頒佈的《反外國制裁法》規定,對中共實體實施「歧視性限制」的外國實體,中共有權採取相應反制措施,即使這些外國實體遵守中國的法律。因此,它是一部域外法律,在制定上與美國政府的要求有直接衝突。某些事情不得不做,一些美國、中國和其它公司將不得不作出選擇:違反美國法律,違反中國法律,或從中國(或美國)市場撤出,從而進一步脫鉤。

納扎克解釋說:「美國公司會堅稱自己受到美國制裁法律的約束,但這並不足以勝過中國禁止歧視中國實體的法律。」

「有理由推斷,在中國境內,法院將裁定,中國的國家安全法事實上高於美國的國家安全法。此外,中國實體可能會要求美國和中國公司之間的商業協議預先規定,在發生爭端時,以中國法律為準。但美國公司不能在法律上承諾違反美國制裁,因此,這些法律之間的困境和內在衝突,使希望在中國經營的美國公司陷入困境。」

中國通過5G和其它技術竊取數據,並沒有遵守包括聯合國文件中的規則,這些規則通過民主形式保護數據私隱和治理的長期既定規則。國際組織通常包括民主機構,例如聯合國大會,它為每個國家提供投票權,作為其治理進程的組成部份。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1948年)明確支持公平選舉。

中共對民主的攻擊正在破壞國際體系,而這個體系自二戰結束以來,或多或少起到了穩定世界政治的作用,使世界逐步走向更民主、人權更佳的道路。前蘇聯也曾試圖破壞這種體系,但被打敗了。根據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調查報告,自2006年以來,(共產)中國及其不自由的盟友一直在侵蝕全球的民主。

2017年2月17日,佛羅里達州的甘迺迪航天中心,一枚火箭準備發射。(Bruce Weaver/AFP/Getty Images)
2017年2月17日,佛羅里達州的甘迺迪航天中心,一枚火箭準備發射。(Bruce Weaver/AFP/Getty Images)

今天,美國、歐盟、日本和其它民主國家開始反擊,儘管太過遲緩。在科技領域,他們正在發展一種概念,即在民主國家打造可信賴的技術供應商。中共在信息基礎設施方面不受信任,因為各國意識到信息就是力量,而中國是一個極權獨裁國家,已經有太多的影響力。

美國是世界上最強大的民主國家,享有相對的信任,因為美國已經證明是公正的國家,即使面對中共這樣的對手。全球對美國的這種相對信任,正迫使美國在面對不自由的未來霸主時,陷入代價高昂、風險巨大的領導地位。其它較小的民主國家以往試圖搭美國提供的全球安全的便車,而美國往往對各國一視同仁,只要它們是民主國家,或至少是和善的專制國家。

但美國的公正和慷慨已然成為錯誤,像對待盟友一樣獎勵對手,而且未能有效要求所有國家付出公平的份額,這浪費了美國促進民主和人權的影響力。搭便車對美國的全球盟友來說是危險的,因為這樣通常國防支出較低,以及(增加)與中國的自由貿易,以便在國家層面上實現短期經濟利益的最大化。

自2001年獲准加入世貿組織以來,中共與美國和我們的盟友之間的貿易──其中大多數在某種程度上是搭便車──讓中國實現了令人印象深刻的經濟擴張。考慮到中共對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以及中共在全球資訊科技基礎設施領域的擴張,現在應該重新考慮其成員國資格。

現在,有效抵禦中共日益增長的資訊科技的唯一途徑是全球制裁,而不是由任何一個國家制裁,即使是像美國這麼大的經濟體,美國無法單獨解決中共對世界私隱的威脅。世界上的信息高速公路是一個網絡,中國佔據的節點越多,我們所有的數據就越不安全。

華為的一名代表最近以「歧視」為由反對FCC提出的新保護措施,鑒於中共不允許美國技術公司平等進入中國市場,這種說法是虛偽的。

華為告訴《紐約時報》:「基於『預測性判斷』來阻止購買設備,只考慮原產國或品牌而不考慮品質是歧視性的,對保護美國通信網絡或供應鏈的完整毫無幫助。」但鑒於中國的法律已經存在,且法律要求中國當局在要求提供數據時,中國企業必須配合,因此不需要進行預測性判斷。中共的國家安全威脅白紙黑字寫在了中國的法律中。

如果美國和盟友不增加對中共的歧視,繼續在採購中不加歧視,從中共購買最便宜的原材料,把信息王國的鑰匙交給北京。當然,中共的資訊科技目前更便宜一些,因為中共大肆傾銷商品,缺乏民主國家為保護文化、社區、生態系統和規範而制定的自由和尊嚴的基本標準,包括強迫勞動的問題,而這些標準是為了防止權力凌駕於道德之上,也就是中共的統治。

原文:China Feels US Sanctions Heat and Claims Discriminatio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學士及碩士學位(2001年),和哈佛大學行政學博士學位(2008年)。他是政治情報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主管、《政治風險雜誌》(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發行人,其研究領域涉及北美、歐洲和亞洲。他撰寫了書籍《凝聚權力》(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2021年出版)和《禁止侵入》(No Trespassing),並編輯了《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一書。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