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疫情工作組成員佈雷特‧吉羅爾(Brett Giroir)上將周二(6月29日)在國會作證說,引起瘟疫大流行的新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最大可能 」是源於武漢病毒實驗室的「意外」洩漏事故。

吉羅爾在疫情危機特別小組委員會聽證會上對眾議院共和黨人說:「我評估瘟疫最可能的起源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人員的意外感染,而感染的人員又傳播給當地居民,隨後擴散到世界各地的數億人。」

吉羅爾的開場白與中共最初關於武漢海鮮市場市場從動物到人類傳播的說法相左,武漢海鮮市場離武漢病毒研究所只有幾英里遠。吉羅爾指出現在的證據顯示「武漢海鮮市場是一個二級傳染的場所」。

「現在有越來越多的間接證據指向病毒來源於實驗室洩漏。」曾在特朗普白宮COVID-19工作組中負責測試的吉羅爾補充說,「歸根結底,我相信,在自然界中找不到的新型蝙蝠病毒引起世界性瘟疫大流行,而在離瘟疫起始點幾英里之外卻有一個對危險的蝙蝠病毒秘密研究的病毒實驗室,這實在是太巧合了。

「有時,最明顯的解釋確實是正確的。」他說。

吉羅爾是任職於美國公共衛生健康委員會的一名四星上將,他還透露,在疫情爆發時,世界衛生組織的董事會中沒有一名美國籍成員。

「當這種大流行病首次在中國出現並開始向全世界蔓延時,唯一最有資格的國家卻在世衛組織執行委員會中沒有成員。」吉羅爾說,「這是因為在2018年11月我被特朗普總統提名為該執行委員會成員後,我的提名被參議員舒默和他的民主黨同事反覆阻撓,我沒有得到確認。因而在2020年5月之前美國沒有在世衛執行委員會發聲的能力。」

吉羅爾補充說,對引起中共病毒(COVID-19)起源的調查必須由兩黨組成的小組進行,因為世衛組織已經在中共的控制下,科學家有利益衝突,可能影響調查誠信度。

「國會為全面、透明和無偏見的調查提供指導是至關重要的,這樣可以幫助找到病毒最可能的源頭,調查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是否直接或間接地資助,或明確、或默許武漢病毒實驗室裏的危險病毒研究,以及研究美國需要怎樣做才能儘量減少未來發生瘟疫大流行的可能性,並使全球能夠迅速遏制任何可疑的傳染病爆發。」他總結說。

另一位特朗普政府官員大衛‧阿什(David Asher)領導國務院軍備控制、核查和履約局也對COVID-19的來源進行了調查,他說,國務院的調查發現中共「從事具有雙重用途的生物研究活動,這可能違反了中共簽署的《生物武器公約》(Biological Weapons Convention)的第一條款。」

「我們發現的東西確實讓我們感到非常不安:中共正在進行一個軍事研究項目,它們沒有根據《生物武器公約》條款中所要求的進行申報,所以它們撒了謊。」他說,「這涉及到中共病毒,中共政府說它們沒有在武漢研究所研究這些病毒。」

本月早些時候,曾經為《華爾街日報》寫了一篇相關文章的科學家史蒂文‧奎伊(Steven Quay)和理查德‧穆勒(Richard Muller),這次也出庭作證。他們認為「實驗室病毒洩密的假說是最令人信服的,是有堅實的科學基礎的」。

奎伊說:「病毒有被基因操縱的指紋或痕跡,這種基因修改過程是通過一個稱為功能增益過程而實現的。」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物理學教授穆勒說,「有些人說我們永遠不會知道,除非中共自己坦白,或者有一個舉報人。好吧,我們有一個告密者,這就是病毒本身,它來到了這裏,它從中國出來,它來到我們這裏,並攜帶了基因遺傳信息。」#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