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首富換人,據最新福布斯富豪排行,中國電動車電池製造商「寧德時代」創辦人曾毓群以345億美元身價,超越李嘉誠成為首富。同時,寧德時代還有8人也進入10億美元富豪榜。值得一提的是據公開資訊,福建寧德出生的曾毓群於2011 年回到家鄉寧德,將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ATL)的動力電池團隊本土化後,完成「三次創業」、成立了寧德時代。

【王靜文綜合報道】2012年底,ATL的部份管理層和民族資本結合創立了CATL,也就在同一年,華晨寶馬與CATL決定就華晨寶馬規劃中的新能源汽車品牌及旗下的高壓電池項目攜手展開合作,由此CATL正式進入電動力電池領域。

寧德創辦CATL 華晨寶馬是最大功臣

「新香港人」曾毓群,竟然兩度上榜香港首富,超越李嘉誠?電動車電池業,寧德時代憑甚麼做到龍頭老大?屢獲政策大力扶持,還成為Tesla的供應商。(大紀元製圖)
「新香港人」曾毓群,竟然兩度上榜香港首富,超越李嘉誠?電動車電池業,寧德時代憑甚麼做到龍頭老大?屢獲政策大力扶持,還成為Tesla的供應商。(大紀元製圖)

「最早寶馬發現ATL是蘋果手機電池全球最大的電池供應商,說明其單體電芯很穩定,我們找ATL合作,但ATL不做動力電池,所以曾毓群、黃世霖等眾多創業股東就出來創建了CATL。」

華晨寶馬總裁兼行政總裁魏嵐德(Johann Wieland)博士表示,華晨寶馬很自豪能夠在最初幫助寧德時代成為當今汽車高壓動力電池首屈一指的供應商。

電動車在全球成為趨勢,中國電池供應商的寧德時代(CATL) 正計劃於上海建電池廠。(getty Images)
電動車在全球成為趨勢,中國電池供應商的寧德時代(CATL) 正計劃於上海建電池廠。(getty Images)

「CATL剛開始做動力電池接的一個業務就是我們的,寶馬提供了800多頁紙的動力電池生產標準給到寧德,他們當時有些猶豫,畢竟給蘋果手機生產電池沒那麼複雜。」

寶馬汽車一位高層透露,為了幫助CATL生產出來華晨寶馬所要求的電池,寶馬一位高級別工程師整整在寧德待了兩年多。

在接受《第一財經》雜誌採訪時,魏嵐德並不諱言自己與曾毓群有非常深厚的個人友誼。

寶馬是寧德時代真正進入汽車動力電池行業的領路人。 坊間的說法是2012年,寶馬有意要在中國扶植一家汽車動力電池的供應商,於是主動找上了寧德時代。 而當時的寧德時代才初入汽車行業,無論技術還是經驗都有所欠缺。

在為華晨寶馬旗下首款純電動SUV「之諾1E」開發動力電池系統時,寧德時代鑽研了寶馬提供的800頁德文生產標準文件,打通了動力電池研發、設計、開發、認證、測試的全流程。

2014年,寧德時代入選寶馬另一款純電動汽車530Le的供應商名單時,其研發團隊還實現了2天完成電池設計、15天內開模生產、20天內通過檢測的速度。

7年內長成超級獨角獸 勝過比亞迪

隨後,寧德時代快速發展,並在2018年3月公開上市招股,募集資金131.2億元人民幣。

從2011年成立,到2018年上市,寧德時代僅僅依靠技術和產銷,僅用了7年時間,就成為總市值將超過1300億元人民幣的超級獨角獸,這不得不說是中國乃至全球企業界中罕見的成功。

2018年,寧德時代於深交所上市,那時寧德已經成為電動車龍頭Tesla(Tesla Inc.)的主要合作夥伴。

作為中國創業板首隻「獨角獸」,「寧德時代」上市首日,即上漲44%漲停,很快成為創業板第二大市值個股。隨著新能源汽車大熱,寧德時代目前最新市值逾9,000億元人民幣。

寧德時代的經驗 風口技術科研

2018年4月,證券時報發表了「超級獨角獸養成記:年輕的寧德時代憑甚麼超越比亞迪」

文章中,真鋰研究首席分析師墨柯表示,寧德時代開放的心態也對他們的發展大有裨益,彼時面對國內車廠的合作需求,經過寶馬歷練的CATL也願意分享對於設計、工藝等方面的理解,使車企少走了彎路,車企也就更加願意合作。

除了寶馬的「助攻」,競爭對手也給了寧德時代機會。就在它不斷開疆拓土之時,此前一直在中國國內市場銷量排名第一的比亞迪(143.950, -6.05, -4.03%)的反應似乎慢了半拍。比亞迪此前一直堅持高舉磷酸鐵鋰大旗,但2014年開始三元材料電池興起,磷酸鐵鋰+三元材料兩條腿走路的寧德時代搶得了半個身位。

另一方面,篤信「垂直整合模式」的比亞迪一直沒有對外開放動力電池供應,後期雖有所放開,但動力電池業務不夠獨立的情況讓車廠不免有些擔憂,這給了CATL充足的空間。等到2017年初比亞迪回過神時,CATL已經勢不可擋,在銷量上實現了反超。

寧德時代崛起的最重要的因素,是它的確踩在了風口之上。引用雷軍的「飛豬理論」,「站在風口上,豬都會飛」。跟上時代步伐,時代成就了曾毓群。

首先是新能源汽車銷量猛增。2012年,中共國務院正式發佈《節能與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將推進電動汽車和插電混合動力汽車產業化作為重點工作。

CATL成立的2011年,全中國新能源汽車銷量只有8000多輛,而到2014年上漲至7.5萬輛,到2017年增加至77.7萬輛。

另外,寧德時代也一直被業內認為是「最捨得花錢」的公司,從2015年到2017年,曾毓群對研發的投入力度從每年2.81億直接上升到了16億,他常說的一句話是:「假如我們不是世界第一,我們沒有存在的價值。」

CATL從2014年至2018年3月,合計投入研發費用20.8億元,超過同類其他四家上市公司總和逾10億元。截至2017年6月30日,CATL的研發技術人員共3628名,佔員工總數比例為20.10%,而其餘幾家動力電池公司的研發技術人員合計數量才為2740名,佔員工總數比例為10.17%。

還有一個最重要的、也是最難找到內部證據的因素,那就是習近平。

習近平送「金娃娃」 後寶馬送上門

習近平1988年從廈門調任寧德出任地委書記。作為自己獨立主政仕途的第一站,習近平非常希望寧德能出幾個好企業,帶動當地的經濟發展。

2010年9月,已擔任中共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回寧德調研,要求寧德「多上幾個大項目,多抱幾個『金娃娃』,加快跨越式發展」。

時事評論員王華分析說:「寧德時代從ATL獨立出來,一成立就獲得華晨寶馬的大力扶持,表面上看是因為寶馬需要在中國找到一家電池供應商,而寶馬在瀋陽建立的電池中心主要做電芯的組裝,但那時中國有好幾家已從事電動車電池研發的公司,為何寶馬不找那些技術成熟的合作,而偏偏選中毫無經驗、需要手把手教的寧德時代呢?

一方面也許魏嵐德(Johann Wieland)看中曾毓群的技能,才讓從沒做過電動車電池的寧德時代來做自己的電池供應商。

但更可能的是,魏嵐德敏銳地看到,曾毓群2008年在寧德設立的ATL分廠時,就獲得了當地政府的大力扶持,而2010年習近平公開表示要在寧德多上幾個大項目,抱上『金娃娃』,很明顯,寧德時代將獲得中共最高層的青睞和關照。」

寧德時代獲4年政策保護 當地投入13億美金

香港新首富曾毓群成功的背後,有習近平的影子。(大紀元製圖)
香港新首富曾毓群成功的背後,有習近平的影子。(大紀元製圖)

後來,外界真的看到寧德時代背後的政府角色。2015年,寧德時代的產品順利進入工業和信息化部發佈的《汽車動力蓄電池行業規範條件》「白名單」,自此步入快速發展期。這一行業規範直到2019年年中才被明確廢止,相當於寧德時代在企業成長階段獲得了4年的政策保護。

2018年4月,寧德市政府計劃投資13億美元打造一個新電動汽車電池工廠。據「彭博新能源融資」介紹,新工廠提升CATL的產量達到原有的5倍,寧德時代成為全球最大的電動汽車的電池生產商。

而曾毓群把新企業寧德時代「落戶」在寧德,那時正是習近平回寧德調研的次年201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