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簡稱銀保監會)副部長級幹部于學軍表示,大陸房地產企業的債務壓力越來越大,會對金融機構產生很大影響。有財經評論人士也表示,今年下半年的債務風險主要是在大型房地產企業上。

于學軍是在6月24日,出席在北京舉辦的2021財新夏季峰會演講中講的這番話。他表示,在2014年到2017年間,大陸房地產企業進行了大規模投資,當時的信貸控制相對較松,所以積累了大量負債。

于學軍說,之所以成長起來那麼巨大的房地產公司,銷售額一年超過5000~6000億元(約合774億~929億美元)的規模,也在這個階段,正好是房地產大爆發的階段。

2017年之後,中共的金融調控趨於嚴格,于學軍表示,「在調控過程中,過去負債很龐大,結構不合理的一些公司,包括城投公司,包括大的房地產公司,債務的壓力越來越大。」因此,這一兩年在債券市場上不斷出現「爆雷」。

「爆雷」一般指公司因為經營不善等問題,無法到期兌付應付的本金和利息,甚至出現停業、清盤,法人跑路、失聯,公司倒閉等問題。

于學軍說:「(爆雷)的確會對金融機構尤其是中小金融機構帶來很大的影響,是下一步面臨的風險。」

大陸經濟學家任澤平6月16日發布了一篇題為「高度重視當前企業債務的風險和化解」的文章。文章表示,2018年初至2021年5月底,大陸房企中9個違約主體共41隻債券違約;從違約金額來看,華夏幸福、泰禾集團、天房集團分別違約130.99億人民幣(約合20.29億美元)、104.16億人民幣(約合16.13億美元)和98.32億人民幣(約合15.23億美元),對市場影響較大。

油管(Youtube)財經自媒體博主「財經冷眼」在他6月22日發佈的視頻中也表示,房地產是一個高槓桿行業,2021年一季度資產負債率接近80%,比過去兩年都有所提高。

「財經冷眼」說,大陸房地產巨頭恆大集團(簡稱恆大,China Evergrande Group)的商務票據違約規模也很大,「市場上很多人在傳恆大債務要雷暴」,他說,「恆大總負債是接近2萬億(約合3,097億美元),它的融資成本是比較高的,年化是超過8%的融資成本。恆大償債的壓力很大」。

他還表示,這兩年,大陸房地產信用債的償債規模越來越大,今年開始進入了集中償債的高峰期,「2018年到2021年房地產到期債務從2,500億(約合387億美元)增加到了6,500億(約合1,006億美元)。另外,美元債到期債務大幅度擴張,同比增長了68.5%」。

下半年償債形勢不容樂觀

據大陸媒體財聯社報道,投行人士及評級機構方面向財聯社記者表示,今年下半年房企償債形勢不容樂觀。

房地產信息綜合服務商克而瑞的分析師告訴財聯社,近兩個月房企償債壓力稍有所緩解,但下半年可能還會迎來高峰期,壓力並沒有因此而比上半年有所減少。

匯生國際融資有限公司CEO黃立沖也向財聯社表示:「今年全年的償債規模是一個相當龐大的數字,下半年壓力並未減少。上半年曝出的個別債券違約案例,一定程度可以反映出不少房企當下的資金鍊較緊張。有的房企雖然沒有出現債券違約事件,但在信託到期兌付時卻出了狀況。房企銷售回款速度放緩或財務安排在哪個環節上跟不上整體節奏,就很容易出問題。」

「財經冷眼」說,就今年下半年來說,債務風險主要是在大型的企業上,尤其是大型的房地產企業,典型的就是恆大、華夏幸福等房產巨頭。

他說,今年,不管是境內債還是境外債,房企都進入了一個償債的高峰期,其中美元債到期規模是3,700多億人民幣(約合573億美元)。

「恆大未來三年是美債償債的一個高峰期,」他說,「今年到期債務大概是20多億美元,而明年是41億美元,後年是50億美元,平均利率恆大都是超過8%,所以恆大的償債壓力,不管是境內債還是境外債,壓力都是非常大」。

他還表示,今年下半年流動性仍然是偏緊,房地產企業的融資難度也是快速增加。另外,如果美國商業銀行提前收縮流動性、提高信貸的利率,下半年、尤其是明年,房地產美元債的償債壓力將進一步增加,這對於2017年大幅度擴張美元債務的企業來說是非常不利的。@

-----------------------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