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共病毒源頭可能來自實驗室洩漏、溯源的呼聲不斷,各方指向要求中共當局需配合調查。核專家分析,中共軍中搞生化武器導致洩漏病毒的可能性很大;因武毒所交給水平不夠的人當所長,誰會去嚴謹的工作呢?分析指,牽涉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家族。此前,武毒所被披露是軍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盤。

疫情溯源直指武漢 北京備受壓力?

2019年底在中國武漢出現的中共病毒疫情,截止6月24日,已導致全球超過390萬人死亡。與此同時,中共病毒源頭可能來自實驗室洩漏的議論持續升溫。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憤怒反駁,宣稱是「陰謀論」;但國際社會普遍要求調查武漢實驗室洩漏的壓力倍增。

美國之音6月24日報道,俄勒岡州立大學全球衛生中心主任紀駿輝分析,世界不買賬原因多且複雜,一個主因是中共當局的不配合。他說:「首先是世衛組織取得這個調查(報告),沒有能夠看到充份的資料,世衛組織去中國調查時沒有得到充份的合作。所以雖然中國(中共)宣稱這個調查已經完成,但就世衛組織及大多數國家來看,這個調查並沒有完成。」

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表示,只要說調查源頭,就會得罪中共。他說:「澳洲怎麼得罪中共呢?就因為澳洲是西方第一個提出『調查源頭』的國家。所以這一切的表現已讓國際社會看到中國政府(中共當局)不僅僅是一開始掩蓋疫情、誤導國際社會,而且在調查源頭方面設置各種障礙。」

稍早6月21日,白宮表示,美國與盟友將「共同努力」,「對中國(中共)施加必要的壓力」,在調查武漢肺炎起源中,敦促中共提供「透明數據」與訪問權限。

6月13日,七國集團峰會閉幕式後發表的聯合聲明顯示,G7集團一致支持美國推動新一輪疫情溯源,促北京配合徹查,給予研究人員「完全的准入」。世衛組織秘書長譚德塞亦已反水。

之前5月26日,拜登總統命令美國情報機構調查病毒來源,90天內向他提出報告。5月13日,18位生物學、免疫學與其他科學家組成的國際小組,在美國《科學》雜誌發表聲明呼籲:「在獲得足夠數據之前,我們必須認真對待有關自然與實驗室洩漏的這兩種假設」。

核專家:搞生化武器洩漏病毒可能性大

旅居德國的核能專家費良勇懷疑,中共病毒來源與生化武器研究有關;他認為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兒子在當中扮演了角色。

希望之聲6月22日報道,費良勇表示,一開始他就認為事件非常蹊蹺。他說:「我懷疑病毒是由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很大,甚至可能跟生化武器研究有關。既然實驗室沒洩漏,是自然界產生的,那馬上追根溯源才對!但你(中共)為甚麼開始要隱瞞真相、而且要求毀滅證據呢?把病株毀滅掉,而且必須銷毀有關的資料。所以這一個是隱瞞、一個是毀滅證據。」

費良勇以科研人員角度分析、多層面研判,武漢病毒所存在研發生化武器的可能性。他說:「(武毒所科學家)石正麗她搞研究、搞跨了物種研究,把不能夠傳染給人的病毒傳染給人。這種研究有價值嗎?相當於你是去生產、製造了一個潘朵拉盒子(魔盒)對不?」

另一方面,費良勇質疑,當初中共病毒疫情蔓延後,武漢市中心醫院院方千方百計打壓醫務人員,稱非傳染病、禁止傳染科醫護戴口罩,稱要防止引起社會恐慌?這從人性、職責上均很反常,肯定是得到上級內部的通知,要求控制消息。

「不能夠洩漏,是國家機密。肯定是得到這樣的情報,才採取野蠻措施來控制,把消息先給壓住。武漢衛健委發通知,要求所有各個醫院查證新冠(中共)病毒的這些資料全部銷毀。所以它一定是軍方的背景,擔心是因為生化武器研究洩密,所以要求消滅罪證,就是把大火摀住。」

生化武器牽涉中共江家幫

費良勇解釋,開始時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肯定並非用於軍事計劃,一定是後來(2017年)石正麗的跨物種病毒有了研究成果;可能中共軍方高層進一步利用病毒發展為生化武器研究。

「搞軍事的人肯定就這麼想,有軍事價值。可能就會給石正麗爭得更多研究經費,讓她有足夠的人力、物力進行這種實驗。背景不得而知,但我可以推想得出來。」

費良勇分析,中共的軍事技術遠遠比不上美國與俄羅斯,所以軍方可能覺得生化武器可成為強項。尤其2019年,中共軍方就做了防止武漢肺炎的軍事演習來觀察,內部早就有所佈置,所以搞生化武器研究的可能性很大。

費良勇認為,武毒所存在洩漏病毒問題,很重要的因素在於「行政管理不夠嚴謹」。他進一步分析,武毒所所長王延軼的丈夫舒紅兵是江澤民兒子江綿恆馬仔,他因趨炎附勢當上武漢大學副校長、中科院院士,王延軼因這層關係當上所長。費良勇強調,一個沒有水平的人當所長,還有誰會去嚴謹的工作呢?

王延軼被曝小三上位 舒紅兵4次結婚

費良勇該番評論,他為何批武毒所所長王延軼沒有水平,得追溯王延軼與丈夫舒紅兵發家史。

據悉,王延軼是特招生,2000年以她有藝術特長名義降低考分進入北京大學。另有網民爆料:「她是藝術生,學大提琴。」

公開資料顯示,2000至2004年,王延軼在北京大學生命科學院讀學士學位;舒紅兵當時是該學院特聘教授。據報道,王延軼1981年生,大學一畢業就與大她14歲的舒紅兵結婚了,兩人是師生戀。網上有信息披露,至此舒一共結婚4次。

2005年,武漢大學面向海內外公開招聘,舒紅兵參與競聘,成為生命科學學院院長。隨後不久,舒紅兵動員在美國讀博士的妻子王延軼提前回國。

2006年,王延軼留學歸來,去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讀博士學位。

2010年11月,剛剛拿到博士學位5個月的王延軼,直接成為武漢大學生命醫學院副教授。這時,該院院長是舒紅兵。

特招生任武毒所所長 丈夫是江綿恆馬仔

2012年,王延軼任中科院武漢病毒所分子免疫學學科組、研究員/學科組長,這時舒紅兵是中科院院士。

2014年11月,王延軼被評為中共國家傑出青年(博士畢業4年被評傑青),這時舒紅兵是武漢大學副校長,全國政協委員。

2018年12月,王延軼升為武漢病毒所所長,又被錄用為武漢市第十三屆政協委員會委員,年僅37歲。此時,舒紅兵是全國政協常委(副部級)。

之後,王延軼的小三上位史掀起輿論風暴,網傳北大生命科學前院長饒毅致信舒紅兵,建議他的夫人王延軼辭職,以免耽誤中國科學院。信中饒毅說,王延軼不適合領導武漢病毒所,有三點原因:專業不符、水平比較差、年資太低。

武毒所被指是軍工生化武器重要地盤

此外,2020年2月1日,獨立評論網站發表署名「cwing」標題《內鬥?傳中科院武漢P4所長王延軼小三上位,其夫舒紅兵為江綿恆馬仔》貼文。

貼文說,傳王延軼小三上位,其夫中科院院士舒紅兵是江綿恆馬仔,中科院是江家地盤;大陸官場上,領導喜歡與自己同名的、長的相像的。舒紅兵與江綿恆,看照片,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親哥倆。帖文隨附舒與江綿恆的照片。

另據大紀元此前報道,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知情人士Q先生向《燕銘時評》證實,中共前黨魁江澤民1989年六四上台以後,其子江綿恆進入中科院系統,負責全院高技術研究所的研究與發展工作;主導改組成立中科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生科院),建立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操控生物領域重大研究項目立項及巨額經費劃撥,在醫療生物科技領域形成上海幫政商利益團體。

舒紅兵是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中重要一員,被江綿恆安插到武漢大學,間接掌控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這一涉及軍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盤。

此外,熟悉中南海政情的消息人士K先生表示,武毒所所長王延軼僅是前台木偶、小角,是江綿恆通過中科院系統多個重要馬仔操控其任職。

K先生還向《燕銘時評》披露,中共軍隊及中央、地方醫療生物科技系統,除攸關中共生化武器研製外,還與中共高層最關切的生命健康息息相關;江澤民上台後,其子江綿恆及上海幫勢力牢牢操控該領域。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至今,江家及上海幫操控的醫療生物科技系統,深度參與活摘器官等罪惡活動。@

-----------------------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