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落於雅魯藏布江幹流藏木峽谷河段之上的大古水電站,2021 年 5 月 24 日投產發電,除破壞生態、工程風險巨大外,地震、山泥傾瀉對沿江產生災難性影響,令各國科學家深感擔憂。圖為2021 年3 月28 日西藏林芝市的雅魯藏布江大峽谷。(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坐落於雅魯藏布江幹流藏木峽谷河段之上的大古水電站,2021 年 5 月 24 日投產發電,除破壞生態、工程風險巨大外,地震、山泥傾瀉對沿江產生災難性影響,令各國科學家深感擔憂。圖為2021 年3 月28 日西藏林芝市的雅魯藏布江大峽谷。(STR/AFP via Getty Images)

長江武漢天興洲段再出現斷流。(影片截圖)
長江武漢天興洲段再出現斷流。(影片截圖)

2010 年 8 月 15 日甘肅省舟曲縣泥石流中喪生民眾的家人舉行頭七。(STR/AFP/Getty Images)
2010 年 8 月 15 日甘肅省舟曲縣泥石流中喪生民眾的家人舉行頭七。(STR/AFP/Getty Images)

近年來大陸長江流域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水患與旱災,中共水利部門試圖廢棄數千座小水庫,全面修整2.5 萬座小水庫來治理。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接受大紀元專訪,全方位揭示中共建政以來大肆修建水庫導致巨大災難的內幕,並解讀了中共這波治理將導致新的隱患。

(接上文)
年年維修水庫 越修越不安全

就在今年多地再度爆發洪水災情的同時,中共黨媒《人民日報》5月中旬突然發文稱:「長江經濟帶小水電基本完成清理整改」。

文中以中共水利部農村水利水電司副司長邢援越的角度稱:「(自2018 年末)截至2020 年底,3,500多座位於自然保護區核心區或緩衝區、嚴重破壞生態環境的電站已退出,2 萬多座電站完成整改,9 萬餘公里減脫水河段有了水,長江經濟帶小水電清理整改階段性目標已經完成。」

王維洛博士表示,實際上中共每年都投入大量資金「排險加固」,但是,不安全的水庫越修越多,投資也越來越大。他警告,大陸老百姓不要相信官方所言。

他舉例說:「1976 年的板橋水庫死亡24 萬人以後,水利部就做了一個調查, 說有30% 的水庫是不安全的,後來變成40%、50%,現在是74%。它越治越多,那麼投資也越來越大,它2016 年的時候投資了大概1,900 億, 1,900 億相當於三峽工程的造價。」

此次《人民日報》的文章還稱,在整改中退出的都是「設施陳舊、妨礙行洪、重新整治又不經濟的小水電站」。

王維洛表示,回顧歷史可見,每一任水利部長上來必做的事情是:要錢維修水庫,但是「病永遠不去根」,最後的說法都是「這些水庫年代久了,是歷史遺留問題,中央給的錢不夠,沒有辦法」,但中共把水庫大壩不安全歸因於「老弱病殘」是站不住腳的。

所謂「整改」實則逃避責任

王維洛博士表示,中共水庫除了興建和管理方面的弊端,所謂的「整改」實際上是逃避責任,最終可能導致更大災難。

他解釋說,中國政府的這次「整改」措施,相當於把很大一批水庫劃出了它的編制,中共把這三千多座水庫清零了,但是這些水庫大壩是客觀存在的。

「水庫裏面最多的是泥沙,這三千多座廢棄水庫的泥沙怎麼辦?如果這些泥沙順河水往下衝的話,下面所有河道都會被堵死,洪水來的時候就完了。」他說。

王維洛舉例表示,2016 年湘江洪水的原因就是湘江流域一大批報廢水庫無人管理,無人經營,無人維修,洪水來了後潰壩;再比如2010 年的舟曲洪水泥石流災害,起因是水廠的一個廢棄水庫,先積水,然後潰壩,水沖下來把多年來累積的鬆土全部衝出來。

「中國所有土地的財產都是政府的,水庫也是它的,其他人都是使用權,中國政府不能只說這些水庫不屬於它了,應該把這些大壩拆除,把這些水庫恢復到原來的生態環境,恢復到原來的狀態。」王維洛說。

他以美國為例表示,美國的大壩「廢了就拆,恢復到建壩以前的生態環境」。大陸「天雲智能製造創新中心」在2020 年6 月洪災期間曾發表文章承認,美國正在越來越多地拆除大壩。

中共水利部副部長田學斌2019 年1 月曾稱:「退出一座小水電站,其難度不亞於新建一座。」

王維洛駁斥說,田學斌忘記了一點——中國共產黨從1949 年至今要求一切服從中央,不管多麼複雜都要求一切是共產黨的財產。1949 年以前老百姓的民房全部變成共產黨所有,那時它沒有說困難;中共建大型水庫的時候,黨委蓋章、數十萬農民工推著小車幹活,也沒說困難。

中共水庫 正在製造生態風險

王維洛博士表示,除了安全隱患,中共興建水庫大壩的另一個惡果是破壞生態環境,比如,三峽工程建完以後,目前的入海流量至少減少15%,生態環境在向負面發展。

中共農業農村部2020 年1 月發佈《長江十年禁漁計劃》稱,長江流域禁止捕撈天然漁業資源。

王維洛表示,中共所說的長江禁漁,實際是長江沒有魚可捕了。三峽工程至今,長江的稀有魚種至少確認消失兩種,還有十種在等待確認,只是還沒有相關證明而已。

今年2 月份,有大陸網友在社交平台發佈長江武漢天興洲河段的影片,顯示該河段乾涸見底,滿是白沙,汽車在沙土上行駛,死魚擱淺在白色細沙的淺灘上。

當時王維洛博士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證實,網友的影片是真實情況,中共從蘇聯引進水庫大壩,實際上在洪水期擋不了大的洪水,到了乾旱的時候,他先把水蓄起來,用於發電,加重了下游的乾旱。

近日,知名四川環保維權人士譚作人接受大紀元採訪表示,目前的生態環境遭到破壞,確實是在為當初開發失控買單,生態環境受到不可逆的損害,現在「清除中小水電站」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他說:「長江流域的水族生物,有一半已經滅絕,禁漁有多大的效果,能夠在甚麼程度上減少這種物種的滅絕,是很難評估的。」

今年4 月中共宣傳「小型水庫要走綠色發展之路」。譚作人表示,那只能叫做一種宣傳。他說:「很多事是說得越好聽,辦的事情越壞,基本上是規律性的。所以我是不相信那些說得太好的話,做出來的事情整個是相反的,包括綠色水庫、包括水電和綠色能源,強詞奪理。水電怎麼會是綠色能源,水電破壞的是生態的本底,從根本性來破壞。」

持續修建水壩 增加災難隱患

中共近年來正在西藏地區修建水庫大壩,澳洲廣播公司中文網(ABC)今年5 月28 日發表文章《深度解讀中國在西藏建設巨型水電站的生態風險》表示,水電站大壩對河流生態造成的最大的一個影響就是,這些大壩會截留原本應流向下游的泥沙。

環保組織國際河流的項目主管莫琳哈里斯說:「這些大壩擾亂了各種魚類的生活,擾亂了水流,造成河岸侵蝕等問題,並且還讓農業生產力受到損害,還帶來了讓河流下游居民的生計受到影響的其它問題。」

上述文章表示,2020 年年底正當全世界都在致力抗擊新冠疫情(中共病毒)時,中國政府宣佈將致力開發雅魯藏布江下游的水電潛力。

南亞大壩、河流和人民網絡的水專家赫曼殊薩卡的分析表示,這是世界上風險最大的項目,其地理位置是喜馬拉雅山脈的一個地震活躍區,印度和歐亞大陸的構造板塊在此交匯。

另外,這一地區還容易出現嚴重的山泥傾瀉,建造巨型水電站需要大規模土地清理,下游地區的災害隱患增加許多倍。

譚作人曾在2008 年汶川大地震之後,於同年9 月至11 月走訪四川阿壩、綿陽等地,查看小水電站的破壞情況。他發現,當初修水電站破壞了上游的一些山體結構,因此,地震或者泥石流、或者整個山區的垮塌,導致很多小水電站被完全掩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