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氣快艇、蘋果手機和指南針⋯⋯5名香港男青年在簡單的裝備下,在去年7月通過海路冒死逃到台灣,他們中最小的18歲,最大的26歲。《華爾街日報》日前講述了他們的故事。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6月20日,用充氣快艇成功出逃的這5人中的3人接受了採訪,他們是25歲的倉庫雇員瑞(Ray)、22歲的藝術系學生湯米(Tommy)和26歲的土木工程師肯尼(Kenny)。逃離香港時,這三人均在躲避香港當局的追捕,其中兩人已被指控,或面臨多年的監禁。處於安全考慮,只採用他們的英文名,隱去姓氏。

瑞、湯米和肯尼先後決定逃離香港,為購買帶有雙引擎的充氣快艇,他們每人花了約1,300美元。此前,湯米和肯尼各自已花了數千美金想逃離香港,但未果。為免遭香港政府報復,他們沒有透露是誰組織了這次出逃行動。

去年7月中下旬,他們靠蘋果手機和指南針導航進入國際海域後,減速航行,並把剩下的薯片、糖果和玉米關頭都吃了。在水上行進了10多個小時後,他們關閉了發動機。肯尼還把一根繩子纏在螺旋槳上,使其中一個發動機過熱受損。因為他們想,只剩一個發動機、燃料又不夠了,那麼發現他們的人將不得不帶他們上岸。

黑暗中,他們用手電筒發出了SOS求救信號,約一個小時後,台灣海岸警衛隊把他們帶到東沙,然後從那裡被帶到高雄的一處秘密地點。當局向他們提供了生活用品。

五人中人曾有人希望留在台灣,但被告知必須離開。因為台灣國家安全官員擔心,協助香港逃犯或被中共政府用作入侵台灣的藉口。

香港出生、現居住在華盛頓特區的美國香港民主委員會(​HKDC)總監朱牧民(Samuel Chu)說,美國國務院在得知這五人逃跑的消息後聯繫了他,請他幫忙通過人道主義假釋程序將這五人帶到美國。但國務院拒絕對此做任何評論。

歷時半年,今年1月13日,5名成功逃離香港的青年搭乘商務航班轉道蘇黎世到達紐約。如今,這五人正在美國申請政治庇護。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像這5名港人那麼幸運。去年8月23日,另有12名港人從海路出逃,被廣東海警攔截並逮捕關押。

去年10月10日,有9名港人因協助12名港人偷渡台灣而被捕。4男5女,年齡最小的27歲,最大的72歲,其中包括本土民主前線成員鐘雪鎣、社運人士劉山青的妻子唐婉清。

去年12月,8名偷渡的港人被裁定偷渡國境罪,判囚7個月。

今年1月14日,香港警方拘捕了11人,指控他們去年協助12名港人越境,其中包括區議員黃國桐,和學生組織「專上學生聯會」副秘書長何潔泓的母親。黃國桐在台灣開設了「保護傘」餐廳,向流亡台灣的香港反送中人士提供幫助。

逃亡之路風險多多,但不少因參與反送中而被抓,面臨判刑的港人仍選擇逃亡之路。

今年2月,美國部分民運人士發起一項「新黃雀行動」,營救面臨被捕、被判刑的香港人。中國民主黨全聯總副主席鄭存柱表示,發起「新黃雀行動」是為了幫助那些被迫逃亡的港人,「他們逃亡出來以後沒有地方去,我們協助他們逃到美國,在美國尋求保護」。

目前,已有4名參與反送中的香港人,通過「新黃雀行動」在美獲得了庇護批准,還有多名港人在等待面談或上庭。其中,21歲的香港流亡青年Vann(化名)上週剛在移民法庭獲得庇護批准,他身上仍有遭港警攻擊所留下傷痕。

6月17日,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收到了來自加州國會眾議員桑切斯(Linda Sanchez)的褒獎信,肯定了「新黃雀行動」的義舉。

「新黃雀行動」的名字源於當年天安門「六四」大屠殺後援助出逃的中國人的「黃雀行動」。「黃雀行動」先後幫助了數百人偷渡逃離中國大陸。「黃雀行動」的命名源自曹植的《野田黃雀行》的詩句:

羅家得雀喜,少年見雀悲。拔劍削羅網,黃雀得飛飛。

當年曹植無力救助親信楊修、故友丁氏兄弟,身處動輒得咎的逆境,內心痛苦,故寫詩寄意。@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