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更多相關傳染病生態學與病毒進化等方面專家指出,除病毒源自實驗室洩漏之外,幾乎無法得出其它結論。科學界承認,過去駁斥病毒洩漏說,僅因反特朗普與他的政府團隊。數個世界知名科學界期刊被指掌握限制科學討論的權力,受中共操控。美國聯邦參議員保羅指出,聲稱病毒不可能來自於實驗室的科學家們,均在維護私利。

科學界承認 駁病毒洩漏說只因反特朗普

近期,引發外界聚焦的中共病毒源自實驗室洩漏之說,不再被指是「陰謀論」。過去持該觀點、為數不少的科學家們承認,所謂的「陰謀論」是不想承認特朗普總統是對的。

希望之聲6月21日報道,日前,雅虎新聞採訪5位在微生物學、傳染病生態學與病毒進化方面,有經驗的病毒學家、學者。大約一致的觀點是,根據現有的科學證據幾乎無法得出,除實驗室洩漏之外的其它結論。

中共病毒是從武漢病毒所洩漏的,原是個禁忌話題。5月13日,美國「科學」雜誌發表18名生物學家、免疫學家與其他科學家組成的國際小組的聯署聲明。聲明中說:我們必須嚴肅對待所有涉及自然傳播與實驗室洩漏的假設,直至我們掌握足夠的證據為止。聲明呼籲對病毒的起源進行更深入的調查。

在此之前,實驗室洩毒論一直被科學界知名的科學期刊「系統性摒棄」。

美媒「網關專家」(Gateway Pundit)6月17日報道,上述18位科學家之一:哈佛醫學院Silver實驗室分子生物學家Alina Chan表示,幾個月之前,這些自由派科學家就他們對病毒起源的看法,向美國公眾撒了謊。那樣做是因為,當時他們不想與前特朗普總統扯上關係;儘管前總統對中共病毒的看法一直是正確的。

報道說,上述聲明表明,科學家們擺脫了前特朗普政府期間對該類討論所蒙上的政治化陰影。

希望之聲引述《紐約時報》報道說,2020年秋季,科學家們承認他們質疑實驗室洩漏之說的聲明純粹是黨派性的,並無科學證據。

但之前,左翼《紐約時報》等媒體的報道均宣稱實驗室洩露說是「陰謀論」。

報道引述《華盛頓自由燈塔報》評論文章指,對公共健康的更大威脅是,這些科學家們的無恥,他們要求被認真對待,但是他們自己卻公然受制於左派的「覺醒」運動。

此外,《布萊巴特新聞網》評論文章說,一群有科學學位的狡猾人,被政治、媒體與學術機構編造的對特朗普的誣衊嚇住了,他們隱瞞病毒實驗室洩漏說的真相。因為說出真相會讓他們的政治利益受損——這告訴我們,任何證實保守派信仰的科學真相都可能被隱瞞。

美參議員保羅:科學家拒承認病毒實驗室外洩論 維護私利

美國聯邦肯塔基州共和黨參議員保羅認為,包括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西,與生態衛生聯盟主席達薩克之類的一些美國專家的上述行為,均因為他們在維護私利。

霍士6月19日報道,保羅(Rand Paul)表示,因為那些美國專家在為武漢病毒研究所「病毒功能增益」項目注資,出於維護個人利益需要,他們試圖迴避承認疫情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洩露的可能性。

保羅說:「如果我們回頭看看去(2020)年那些聲稱病毒不可能來自於實驗室的人,他們完全是那些給該實驗室注資的人,因此這裏很可能有利益衝突⋯⋯。」

保羅認為福西(Anthony Fauci)與達薩克(Peter Daszak)都不應該參與對中共病毒源頭的調查。他說:「這些人都試圖讓大家相信病毒並非來自於實驗室,這與他們的個人利益有關。」

梅多斯:福西與媒體 忽視特朗普中共病毒起源觀點

另據霍士6月18日報道,前白宮辦公廳主任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指出:「實際上記者應該做好他們的工作」,「但坦率地說他們所做的是對特朗普總統與他的政府有太多的敵意,他們不願意去看事實。」

梅多斯表示,白宮曾與傳染病專家福西及一些記者分享實驗室洩露信息,但「最終特朗普的對手們願意忽略該細節,實際是站在中國(中共)那一邊。」。

梅多斯說:「令人不安的是,我們剛剛聽到(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說,我們需要中國(中共)幫助我們完成該項調查。」他強調:「但他們(中共)一直不願意這樣做。現在是我們讓他們(中共)負責並真正採取行動的時候了。」

忌談「實驗室洩毒」知名科學期刊受中共操控

此外,「實驗室洩毒」說的論點重新被各界重視、成為輿論焦點之際。過去2020年至今1年多時間,忌談該話題的著名科學期刊近日被點名、被批評掌握限制科學討論的權力,受中共操控。

新唐人6月21日引述法國「世界報」評論文章說,該媒體科學記者傅卡(Stephane Foucart)日前發表題為「新冠病毒與對北京有用的白癡」文章中,批評「科學」等歐美一些著名科學期刊,不公平對待「實驗室外洩」一說。

傅卡質疑,為甚麼在1年半之後、5月13日「科學」雜誌才讓上述的18名科學家發表那樣一篇聯署聲明?這種前後不一的情況,凸顯「科學」、「自然」與「刺針」等知名科學期刊擁有框定、限制科學討論的偌大權力,它們決定提出某些問題,同時對另外一些問題關上討論的大門。

對此,英國「獨立報」前副主編比瑞爾(Ian Birrell)曾在新聞網站UnHerd撰文質疑,上述「科學」等著名刊物在尚未掌握堅實可信的證據前,就為病毒自然傳播一說保留大篇幅頁面,是否充當了北京的「有用的白癡」?

實際上,一些科學期刊對該議題為北京站台的情形有時非常嚴重。2020年2月19日,27名科學家在「刺針」期刊發表一封聲明稱:「堅決譴責關於新冠病毒並非來自自然界的陰謀論」,稱排除中共病毒可能源於實驗室洩漏事故。

仍有一些科學家指「刺針」該聲明的表述是錯誤的,與科研精神背道而馳。因為那像是在告訴科學界應該提甚麼樣的問題,不應該提甚麼樣的問題。

但自此,有關病毒是否源自實驗室事故的討論成為數個知名科學期刊的禁區。

值得一提的是,該份聲明後來被證實,主要執筆人是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主席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據報道,達薩克與中共存在利益關聯,他主導的「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向武漢病毒研究所提供數十萬美金研究資金。

達薩克與武毒所親密合作發表過20多篇論文,他本人與該所研究員石正麗合作發表有關蝙蝠冠狀病毒的論文,至少有3篇。

另據非政府組織「美國知情權」(USRTK)依據美國信息管理法獲得的電子郵件證明,達薩克在2020年初給其他26名科學家發電郵,要求與他們在「刺針」上發表聯署信,認定中共病毒是自然生成,譴責病毒自武漢研究室外洩的言論。

達薩克告訴科學家們,稱聯署信是為了支持對抗病毒的中國科學家、公衛專家與醫療人員。聲稱,中共病毒「只能是」自然來源,否則會造成「恐懼、謠言與偏見」。達薩克在署名時為了避嫌,把自己的名字排在第4位。

有意思的是,達薩克亦是世界衛生組織(WHO)武漢調查團的主要成員、是唯一被中共接受的美方派出的調查專家組成員。@

-----------------------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