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的國度裏,只有神話,沒有童話。

41歲的斯維特蘭娜、史太林的女兒,來到美國,轟動了全世界。在隨後的新聞發佈會上,她說:「來這裏是為了表達我的心聲,而在蘇聯,我一直沒有這個機會。」她公開控訴蘇聯當局,她說父親史太林是「道德和精神的惡魔」。

預言家看到的景象

美國馬里蘭州的春天是個美麗的季節。1967年,美國的女預言家珍妮迪克遜,在白色的櫻花和粉色桃花的香氣中,像往常一樣來到馬里蘭州的一座教堂。突然,她的超感預知能力開始啟動了,她的視線中,一個女人的影像逐漸清晰,她看到了剛來美國的大獨裁者史太林的女兒斯維特蘭娜。

珍妮又看到男男女女組成的綿綿不斷的人流,慢慢的沿著這個女人走過的路走過來。從這一影像,珍妮知道,隨著斯維特蘭娜走入西方這個事件,將有更多人選擇自己的新道路,從共產極權國家不斷的逃亡西方。

珍妮認為神讓她看到這一幕,是要告訴大家,這是人們離開撒旦,真正開始走回到上帝意願下的必然。

曾是受寵愛的紅色公主

1926年,47歲的史太林有了第三個孩子。史太林對這個唯一的女兒格外寵愛,給她起了個富有詩意的名字——斯維特蘭娜,意思是「光影」,源於一首俄羅斯浪漫主義詩歌。要知道那時候蘇聯幹部的子女,要麼叫作「奧克佳布里」,要麼就是「瑪佳」。不懂俄語的一聽,還挺好聽呀,實際上甚麼意思呢?「奧克加布里」是十月革命的意思,「瑪佳」呢,就是五一勞動節。等孩子上學了,一操場站的不是十月革命就是五一勞動節。既然領袖可以浪漫,一時之間,蘇聯數千名新生兒都起名為斯維特蘭娜。

和兩個哥哥不同,被稱為紅色公主的斯維特蘭娜,得到了父親真心的愛護。史太林常常會把她抱在膝上親吻她的臉頰。還會給她放美國電影看。

但是社會主義的國度裏,只有神話,沒有童話。斯維特蘭娜6歲那年,母親開槍自殺。斯維特蘭娜回家時沒有見到往日守候在門口等待她回家的媽媽。她到處尋找媽媽,蘇聯元帥弗洛希洛夫告訴她媽媽死於闌尾炎。斯維特蘭娜直到十年後在學習英語時,才從一份外國報紙上得知母親自殺的真相。

紅色公主慢慢長大了,史太林專橫的不允許女兒穿短裙或者短袖毛衣。一次她從少先隊夏令營,寄給史太林一張穿著短裙的照片。史太林看到以後勃然大怒,用紅筆在照片打了一個叉,寫上兩個字「妓女」,然後讓部下用飛機把照片送回女兒。

上個世紀30年代、40年代,史太林展開了農村集體化和大清洗兩項大運動,把異己全部殺掉。這時的斯維特蘭娜發現自己似乎有決定人生死的力量,當時她不少同學的父母突然被捕,她就試圖向父親求情,有時成功了。可是幾次後,史太林被激怒了,他對著斯維特蘭娜大吼:「他們是叛徒、是敵人、是反革命份子,必須被消滅,就像踩死一隻臭蟲!」

看似萬千寵愛於一身卻沒有幸福與自由

然而對年輕的斯維特蘭娜來說,最大的不幸還是體現在她的婚姻和愛情上。史太林反對女兒的戀愛,以間諜的名義把斯維特蘭娜的初戀愛人發配到西伯利亞,把她的第一任丈夫開除公職,並連累了他的公公。

斯維特蘭娜的第二任丈夫是史太林的得力助手主管意識形態的日丹諾夫的兒子尤里,這是一場政治婚姻。婚禮儀式上,共產黨領袖的紅二代們用的是被他們殺害的俄羅斯沙王使用的純金餐具。這場沒有愛情的政治婚姻顯然不能持久,在他們的女兒出生後,他們也離婚了。

看似公主一樣的斯維特蘭娜,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可是不自由也不幸福。

史太林的三個孩子,大兒子雅可夫,在二戰中被德軍俘虜,希特拉想用史太林的兒子換唯一被活捉的德軍元帥保盧斯,遭到史太林拒絕,雅可夫聽到這一消息,徹底絕望,在德國的集中營自殺了。二兒子瓦西里,在史太林死後被捕入獄,罪名是「背叛祖國,反黨反社會主義」。出獄兩年後,也莫名其妙的死了。

1953年史太林死掉了。1959年赫魯曉夫在蘇共的「二十大」上,全盤否定了史太林。斯維特蘭娜從他的父親那裏就知道共產黨對自己的戰友的殘暴,她對蘇聯政權產生了恐懼感。終於,在1967年,斯維特蘭娜藉著去印度給去世的第三任丈夫送骨灰的機會,籌劃了叛逃美國的計劃。

1967年3月6日,再過兩天就是只有共產國家要隆重慶賀的三八婦女節了。蘇聯大使館上上下下都在忙乎,吹氣球、貼牆報、發請帖。斯維特蘭娜趁著這份忙亂,搭了一輛的士:「快,帶我到美國駐印度大使館。」一進美國大使館的門,她就要求政治避難。

41歲的斯維特蘭娜、史太林的女兒,來到美國,轟動了全世界。

在隨後的新聞發佈會上,她說:「來這裏是為了表達我的心聲,而在蘇聯,我一直沒有這個機會。」她公開控訴蘇聯當局,她說父親史太林是「道德和精神的惡魔」,蘇聯體系「嚴重腐敗」,「布爾什維克革命是一個後果嚴重的悲劇性錯誤」。這可太丟社會主義偉光正的臉了,因此,蘇聯克格勃曾一度對斯維特蘭娜動過殺機。

宗教成為斯維特蘭娜晚年唯一歸宿。她跟所有的共產黨高層一樣,曾經錦衣玉食,但是內心充滿恐懼。自由世界,不會給她那麼多的特權,但是她終於有機會讓內心真正的平靜下來,做回一個人。2011年,斯維特蘭娜在美國威斯康辛州去世,終年85歲。

叛徒風潮的新趨勢

正像開篇講到的著名的預言家珍妮迪克遜看到的景象:20世紀後半期,很多共產極權大人物的兒女選擇了用腳投票。史太林的女兒逃到美國;清算史太林的赫魯曉夫的兒子也逃到美國;卡斯特羅的私生女九十年代中期移民美國。

現在這股叛逃的風潮有了新的趨勢。

2018年11月,特朗普談論美國出生公民權的時候說:「有外國獨裁者一邊想著與美開戰,一邊利用出生公民權,讓妻子在美國國土生子,以後呢?獨裁者跟隨他們的子女去擁有美國國籍。」

中共的獨裁者們和高官們或是讓自己的後代在美國出生,或是讓自己的子女在美國留學、移民,並將財產轉移到美國,是一個二十一世紀的新趨勢。

特朗普所打的比方說的就是中共高官們。公開資料顯示,鄧小平的孫子鄧卓棣、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就是在美國出生,自動獲得美國國籍的。美國政府統計,中國部級以上的官員(包含已退位)的兒子輩74.5% 擁有美國綠卡或公民身份,孫子輩是美國公民身份的達到91% 以上。

跟史太林女兒相似的是,他們要逃離殘酷和翻雲覆雨的政治鬥爭,避免被失蹤被自殺。不同的是,他們現在有錢了,讓兒孫輩移民也是為了保住自己這二十年搜刮人民貪腐的財產。

2018年,美國參議院建議公開中共官員在美子女財產。美國國稅局鼓勵中國人,舉報他們隱瞞的海外資產情況,並且有獎金,金額是資產的15% 以上。2016年,美國國會通過全球馬格尼茨基法,制裁參與重大人權侵害和貪腐的官員,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資產,禁止他們入境美國。加拿大與歐洲議會也加入了此項法案。

未來要想逃亡自由世界的獨裁者和貪官們,要想給自己留一條路,今天你們的行惡,是不是要掂量一下了?不過,在現行的體制下,你們能停得下來麼?有沒有可以選擇的第二條路呢?

你看看逃亡者吧,

他們的腳趾頭指向哪裏,

真理和自由的土地就在哪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