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醫科大學一學生母親去世,學校副書記禁止其回家奔喪,並自以為政績在網上宣揚,遭到網友炮轟之後,急令刪貼,撤熱搜。

大學一名學生幹部近日在該校的公眾號「GDMU映月湖畔」上報道了該校召開的《畢業生畢業教育之抗疫專題會議》,文中為學校黨委副書記陳曉光歌功頌德說,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期間,一名學生的母親去世,陳曉光「儘管心裏萬分理解該學生」,甚至「流下兩行熱淚」,但是還是說服學生不要回家。至此學生們才知道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廣東醫科大學湛江校區學生王洋(化名)告訴大紀元,這件事情發生在湛江校區。該校所在的霞山區已經持續一年沒有本土病例並且為低風險地區。

王洋說:「我聽說撰寫推文的同學發朋友圈道歉了,但我認為這並不是作者的責任,因為話是副書記講的。我認為這件事處理得非常沒有人情味,但凡領導能與這位失去母親的同學換位思考一下子,同學也不至於見不上母親的最後一面。」

王洋介紹說,從2020年8月學生返校上課以來,學校一直實行封閉管理,嚴格限制學生出入校門。「學生需要在手機上提交請假申請,待輔導員審批後方可出入校門。」

在這次廣州疫情之前,學校後門開放,教職工車輛可以進出。自從六月份廣東省爆發新一波疫情以來,學校後門全部封閉,只能從大門的欄杆縫裏拿快遞和外賣。

王洋說:「周末也不能出校門,想要出校門只能請假,市內範圍輔導員審批,市外範圍學院書記審批。」

廣東醫科大學湛江校區另外一名學生楊明(化名)告訴大紀元,學生請假流程比較麻煩,回家探親困難。學校已經取消端午法定假日,要求學生正常上課。

楊明說:「請假需要在一個軟件上進行請假,然後,三天以內要輔導員進行審批,三天以上要副書記審批,五天以上就需要校領導審批了。然後,在上面請完了,還要去微信跟他說具體甚麼情況,然後提交相關資料的證明,然後,成功了,會有一個時時更新的二維碼,用來掃碼出校和進校。」

學生們從「五一」勞動節之後就沒有出過校了。「那天說,有印度變異毒株過來,我們學校立馬在出入的門就架了欄杆,昨天還是前天又加了一道欄杆。我覺得他修路燈能像架欄杆這麼快的話,學校晚上就不會像個原始森林一樣。」

但是不公平的是,學生被禁止離校,但是教職工卻可以自由出入。楊明說:「教職工開車啊,接小孩甚麼的,都可以隨便出入,我們天天看著他們從西門哪,南門那邊開車進來,還有小孩子直接領進來。」

有學生懷疑學校限制學生行動自由涉嫌違法。「有很多同學打了12348,去法律諮詢。律師說,如果是這樣的話,可以懷疑學校軟禁學生,如果是比較極端的話。也有很多學生打了省教育廳投訴電話跟12345投訴電話,這兩個都打不通。」

廣東醫科大學禁止學生奔喪的做法在網絡上遭到炮轟。

網友「下晝的雨」說:「你說是嚴格管控,那麼一堆教職工以及家屬為甚麼可以隨意進出?還有一些跟行政人員有裙帶關係的學生為甚麼可以隨意進出?乏了就出去泡個腳,累了就出去吃頓飯?敢情廣東醫分三六九等,普通學生人下人屬於不可接觸對吧?」

網友Sakka說:「校門口只要不是學生都能隨便出入。學生回家盡孝都不能批假? 廣東醫牛啊牛啊。」

廣東醫科大的學生也紛紛在網上吐槽:「大四已經答辯完,答辯完的時候不讓我回去,那會還沒有疫情, 現在又不讓我回來。畢業照畢業典禮授權儀別去了。」

「本以為上了大學可以體會一下不同的生活了,結果活得比高中還閉塞,大一新生封了倆學期,接下去開學了,一封又是一學期,學校巴不得封校,他裏麵食堂超市多賺錢。真無語,向輔導員請假,還得看臉色。」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還有一名廣東醫科大學生質疑陳曉光究竟是勸說還是威脅。「真的是勸說嗎?不會是威脅吧?比如你『回去了就直接取消你的學位,你媽媽應該不希望看到這一幕吧?』」#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