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研究社和綠色和平昨日發佈《失棕罪——香港棕地現況報告2021》,發現政府最新的棕地數據較實際少近380公頃,接近四分之一。全港實際有近2,000公頃棕地,團體更發現部份棕地侵入郊野公園範圍。

研究團隊用近半年時間,透過衛星圖、現有數據庫等資料,以及實地考察,發現政府的數據存在過時、不全面、錯漏百出的情況。團體表示,他們採用的研究方法與政府相若,質疑政府有心低估棕地情況,以便提出填海及開發郊野公園方案。

團隊指,現時香港約有1,985公頃棕地,發展局及規劃署2019年公佈「新界棕地使用及工作現況研究」的數據,則指只有1,579公頃,兩者相差近380公頃,若取其一半以中低密度發展,相當於13個彩虹邨,約等於9.5萬個單位。

最舊參考2015年資料
不計算荃灣葵青的棕地

團隊指,政府有「三棕罪」。其中,政府網頁顯示它的棕地資料更新至2020年5月,唯團隊揭發政府的參考資料最舊為2015年的資料,部份資料是2017年或2018年的,過時3至5年。

本土研究社和綠色和平昨日發佈《失棕罪——香港棕地現況報告2021》,發現政府最新的棕地數據較實際少近380公頃,接近四分之一。全港實際有近2,000公頃棕地,團體更發現部份棕地侵入郊野公園範圍。

研究團隊用近半年時間,透過衛星圖、現有數據庫等資料,以及實地考察,發現政府的數據存在過時、不全面、錯漏百出的情況。團體表示,他們採用的研究方法與政府相若,質疑政府有心低估棕地情況,以便提出填海及開發郊野公園方案。

團隊指,現時香港約有1,985公頃棕地,發展局及規劃署2019年公佈「新界棕地使用及工作現況研究」的數據,則指只有1,579公頃,兩者相差近380公頃,若取其一半以中低密度發展,相當於13個彩虹邨,約等於9.5萬個單位。

最舊參考2015年資料
不計算荃灣葵青的棕地

團隊指,政府有「三棕罪」。其中,政府網頁顯示它的棕地資料更新至2020年5月,唯團隊揭發政府的參考資料最舊為2015年的資料,部份資料是2017年或2018年的,過時3至5年。

本土研究社成員蔡諾正指,政府網頁棕地資料使用的地圖底圖,其實是2015年政府的航空圖。他以新田信芯園附近(新界軍營以北)的土地為例,根據Google Earth 2021年的衛星地圖,及政府2015年的航空圖做比較,可以發現信芯園附近的露天貯物場未被計入棕地。蔡諾正表示,經過他們現場勘查,證實該處被用作放置建築物料,如鐵枝等。

綠色和平項目主任陳可淳質疑政府「數棕地」敷衍了事,她指其實政府其它部門已經有比較更新的資料,唯沒有用於更新棕地資料,「這樣(政府)肯定掌握不到最新的棕地狀況」。蔡諾正補充指環保署已經有關於貯物場資料,因業主傾倒或放置物料須得到當局許可。報告引用地政總署測繪處2018年的圖片,已經可以清楚見到該貯物場。

陳可淳又指,府的棕地資料研究範圍完全剔除了荃灣及葵青區,只以一句「都市範圍」輕輕帶過,未有合理解釋以何準則來劃分研究範圍。經過實地考察,研究團隊在該區發現4.7公頃棕地,部份棕地更入侵郊野公園範圍。

蔡諾正表示,團隊發現荃灣區川龍一帶的棕地曾因非法傾倒而被環保署檢控,唯政府不參考這些資料計入有關棕地。

此外,還有「隱形棕地」,即過往曾被平整或填土,但隨時間長出植被或被植被遮蓋的地塊,從衛星圖片見到是一片綠地,其實這些地方隨時可變回棕地發展。團隊指,這些隱形棕地可透過翻查過往的衛星圖片辨認出來。研究團隊發現共有70公頃的「隱形棕地」,是相當可觀的土地資源。

蔡諾正指政府竟然刻意無視「隱形棕地」,當局收集棕地資料的研究範圍寫明不會計算「從表面觀察上沒有明顯破壞跡象的植被或(灌)木林等」的土地。

他以元朗蓮花地的「隱形棕地」為例,1982的衛星圖片可見,該地塊已被平整破壞,部份土地被用作露天貯物場,面積一度達9.7公頃,其後該棕地被閒置。據2021年的衛星圖片觀察,該土地大致是一片草地,現時被新世界有關公司持有。

數漏棕地減慢房屋供應

報告指出,政府計算棕地的漏洞會減慢房屋供應,如在新田潘屋村數漏約3.5公頃棕地,這些棕地毗鄰古洞北新發展區,政府當初可透過發展計劃一併收回發展公營房屋。

數漏的棕地亦會令部份棕地群變得分散,導致政府誤判其潛在發展潛力。如元朗馬鞍崗的一棕地群本來共有10.34公頃,政府卻只辨認出6.8公頃,發展潛力變相減低。

團隊建議政府,面對迫切的房屋供應需求,可回收部份棕地發展約6至12層的中低密度鄉村式公屋。根據當局規定,該類屋宇每公頃最高可建500個單位。團隊批評政府刻意隱藏「中低密度鄉村式公屋」的選項,呼籲政府「細有細做,大有大做」,妥善利用棕地的發展潛力。

團隊亦要求政府收回侵入郊野公園等生態敏感地帶的棕地,並安排環境修復,又建議政府將部份不適合發展房屋的棕地發展成較低基建壓力的公共設施,例如公園、體育館或墟市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