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土耳其最大的中國投資項目中,海外勞工的生活卻沒有任何保障,沒有合同,沒有保險,每周7天工作,每天工作12小時……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被指壓搾工人勞動力,輸送中國過剩的產能。


一名參與土耳其胡努特魯電站建設的中國工人劉強(化名)告訴記者,他和工友在勞務公司看到安徽電建一公司的招聘信息,中國在土耳其有一個建設電站的項目,許諾的工資非常高,就報名來到土耳其。沒想到現場情況非常惡劣。

「他們許諾過我們,每天工作時間9個小時,獲得一個正常的工作。可是過來之後,公司沒跟我們簽合同,沒給我們辦理任何手續。」他說。

他們一行有四十多人出國務工,由於沒有勞務合同,在上海過海關時,曾被海關人員攔住。可是不知道公司通過甚麼辦法,海關又把他們放行了。

據介紹,當時勞務公司是以安徽電建一公司的名義招聘的。但現場只是一個施工隊,接來工程的時候就招來人,用完這批人就解散。所以工人沒有任何的保險、其它的醫療賠付。一旦出現重大的傷害,只能忍受痛苦。

在土耳其胡努特魯電站工作的中國工人。(受訪者提供)
在土耳其胡努特魯電站工作的中國工人。(受訪者提供)


公開資料顯示,土耳其胡努特魯火電項目投資約為17億美元,由中國國家電力投資集團公司子公司上海電力、中航國際成套設備有限公司和土耳其當地股東方共同開發建設。是中國在土耳其的最大直接投資項目,被兩國政府譽為「一帶一路」土耳其旗艦項目。

據陸媒報道,今年4月,中國能建華東建投安徽電建一公司中標胡努特魯燃煤電站工程。此前,該公司已在3月份承攬胡努特魯電廠約650噸的棧橋鋼構產品製作任務。

劉強說,「它是一層一層對外分包了。上海電力公司跟土耳其項目合作之後,把這個項目包給安徽電建一公司,安徽電建一公司又把工作分給安徽振興等其它的一些小的施工隊,逐次分包。」

一天工作12小時 工傷不送醫院

在土耳其阿達納機場,一輛大巴把工人們拉上車,走了一個半小時來到營地。這裏靠近布納茲(Burnaz)海岸,土耳其環保組織認為建電站影響了當地生物,另外兩個煤炭發電廠已於早些時候被取消。

「剛來的第一天,施工方就要求我們額外加3個小時的班,這樣我們就工作12小時,除去每天吃飯、路上的時間,從早上六點就要起床,到晚上的11點下班,每天只能睡幾個小時。」劉強說。

他描述,他們建設的是一個工地項目,現在夏日,每天都在烈日下面,每天都精神恍惚,常出現失誤和工傷。宿舍是一個不到五平方的小房間,塞進去六個人,出工的衣服全在裏面,氣味可想而知,臭得要命。

由於疫情,國內的工人不願意出國。劉強他們本身是技能工,當時許諾的工資是15,000元人民幣,現在只是不到一萬元,以他們技術不達標為由,不能做原來報的符合技能的項目,每天面對的是水泥、鐵絲、重型的機械。

「我的舍友有兩個腿部受傷。只能躺在宿舍裏,有一個小腿的肉絞了很大一塊,醫務室簡單給他包紮一下,消炎一下,說要傷到骨頭才能送醫院。現場防護做得很差,基本沒有防護。」劉強感到害怕,「我們怕到最後錢賺不到多少,身體受了傷,骨折或者身體傷害,一輩子的事情。我們隔壁的宿舍,一看拄著柺的、腿上打繃帶的很多。」

營區腿部受傷的工人。(受訪者提供)
營區腿部受傷的工人。(受訪者提供)


據介紹,工地現場有一千多中國人,來自全國各地。有的工人是公司執照,待遇相對好一點。而勞務訊息都是保密的,每個人還繳了從3千4千到一萬多不等的勞務費。

一名國內勞務市場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中東的基建項目都是「中字頭」的國企承接的,勞務公司與這些國企合作招人,一般人想做出國勞務還沒有這方面的資源。

沒有休息日 護照被扣押

據陸媒《中國能建安徽電建一公司海外項目建設「奔」出「加速度」》一文介紹,在土耳其、越南、柬埔寨、巴基斯坦、印尼、孟加拉國等國,中國能建安徽電建一公司承建的十餘個「一帶一路」重點工程。

報道稱,2021年過年期間,「胡努特魯燃煤電廠六百餘名建設者晝夜堅守」。去年3月以來,土耳其中共病毒(新冠肺炎)疫情開始傳播,項目實行了封閉式管理。

劉強表示,營地形同監獄,外面全是封閉的,有鐵網,工人只允許在板房生活區活動。伙食也沒甚麼營養,很少有肉菜。他還擔心網絡受到監控和控制。

「我們累了,生病了,需要休息了,不行!」他說,也有人起來反抗過,但是你今天不加班、不工作,那明天後天一直不要加班、工作了。回國還走不了,只能待在營區,沒有工資、沒有薪水。

劉強表示,他們只想安全地回家,自己買飛機票,但是護照被公司扣押。由於疫情,回中國需要隔離,需要很多手續,公司不協助他們辦理。

「他要求我們工作必須要滿一年,才讓我們回中國。這邊太恐怖了,我不知道一年之後會怎麼樣?只能像奴隸一樣地生活和工作!」

而且他們根本接觸不到土耳其當地官方,劉強發現,這個項目雖然說是在土耳其,但是土耳其政府沒有管理過,只是中國人在操縱著,很多設施都是從中國運來的,給中國減少多餘的產能。


施工方趕工期 壓搾工人勞動力

劉強之前曾在巴基斯坦卡拉奇核電站工作過一年。他說,「我們接觸過的一些項目、設施,很多都是國內多餘的產能淘汰下來的,很多東西連國內的設備都不如。但是巴基斯坦那邊勉強用著,後期維護的物資還要從中國運來。」

中共官方一直宣傳中巴友誼。劉強表示,其實當地貧民對中國人非常仇恨,「因為中國人改變了他們的生活、習慣,強迫他們工作。他們屬於弱勢群體,一帶一路的興建對弱勢的國家肯定也有壞處。」

對於卡拉奇核電站項目,劉強認為實際情況與官方報道是有很大差距的,比如巴方在審核資料的時候,對中國現場使用的材料、獎金流向問題有很大的異議,對中國提出了抗議。

「現場的浪費材料只是為了趕進度。」他說,「包括在(土耳其)這邊也是一樣,要把工程趕出來,具體的材料浪費,沒有人去計算這一塊,因為材料是從中國運來的,運的材料越多,他們賺的錢越多。現場的物資消耗確實很大。」

施工方趕工期,以獲得相應的利潤。「如果拖得時間長的話,他們會損失錢,成本會增加。只能壓搾工人,每天都要工作。」劉強認為,實際上可以通過提高工資待遇、其它途徑招聘大量工作人員,來填補空白。就是因為他壓搾得太厲害了,沒有人願意到現場,他只能通過坑矇拐騙的手段,把人騙過來。

他還表示,工人對中共大使館已經沒有信任感,之前有人聯繫過大使館,得到的回覆是,他們負責的只是中國人與外國人的糾紛問題,個人與公司屬於勞務糾紛。

記者致信中共駐土耳其大使館和經商處信箱,詢問海外勞工的勞動安全及回國問題,截至發稿沒有收到回應。

記者在聯繫安徽電建一公司時,該公司官網所提供的聯繫電話竟然提示「對不起,被叫沒有權限接聽您的呼叫」。在線諮詢網頁無法正常提交信件。記者聯繫其官方微信,對方回覆的是黨建信息。

記者又聯繫了施工方安徽振興集團,這次成功提交了在線反饋,但也沒有收到回覆。電話接通後對方一聽到該項目即掛斷電話。

海外勞工處境惡劣

劉強的遭遇並非個例。中共在全球大力推動「一帶一路」,但中國勞工的實際處境堪憂。總部設在紐約的「中國勞工觀察」在一份新報告指出,海外中國勞工是人口販運和強迫勞動的受害者。該報告是基於在六個國家「一帶一路」勞工的採訪。

《華盛頓郵報》4月30日發表長篇報道,引述中國勞工觀察主任李強(Li Qiang,音譯)的話說,國際勞工組織列出的強迫勞動的所有11項指標,從債務奴役到過度加班和虐待條件,都存在於受訪者描述的中國工作場所中。

中國勞工還指控,他們被禁止回家,被迫繼續工作,過度勞累,被拘禁在公司設施中。中共外交部則表示,無法對中國勞工遭到虐待的指控做出立即回應,需要更多時間去核查。

根據官方數據,2019年約有100萬中國工人在海外。中國出口的競爭優勢被指是其對人權的蔑視。「中國(中共)當局希望通過『一帶一路』項目獲得政治利益,需要利用這些工人。」李強說。#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

📰支持大紀元,購買日報: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InfoG:
https://bit.ly/EpochTimesHK_InfoG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