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中共在天安門廣場屠殺愛國學生32周年將至,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六四悼念活動——香港維園六四燭光晚會,今年將首次面臨港區國安法的威脅。6月4日,能不能在維園舉辦集會?國安警察是否會抓捕悼念人士?六四燭光將怎樣呈現?諸多疑慮,都將成為各界關注的焦點。

懸掛在兩根旗桿之間的橫幅:絕食。(網友「不再沉默」 提供)
懸掛在兩根旗桿之間的橫幅:絕食。(網友「不再沉默」 提供)

「維園六四燭光集會」從1990年起舉辦,迄今31年來從未間斷。但今年主辦方「支聯會」主席李卓人與副主席何俊仁,均因前年「10.1集結案」,在5月17日開庭後還押。此前,何俊仁曾擔憂,如今國安法使不少案件以大陸手法處理,檢控和警察部門都不受制約,惡劣的環境每況愈下。他建議市民靈活應對,比如更改時間、地點舉辦悼念活動,或在網路上也行,「讓全香港變維園。」

另一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則表示,即使警方反對六四集會,仍然會堅持將燭光帶入維園 。她指出,當天不可能每人都去維園,但「在住家樓下點蠟燭,政府就無法指控你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活動」。

《港區國安法》後第一個「六四」,適逢中共建黨100周年。據傳北京將以「前所未有的強硬手腕」,嚴禁六四維園燭光晚會。六四學運領袖之一王丹在Facebook發文說,今年晚會估計是辦不成了,但不能讓這道「香港最美麗的風景」消失,他建議港人當天在自家窗台上點蠟燭,「讓整個香港,成為燭光城市,向全世界展現『永不忘記、永不放棄』的意志。」

全香港都是維園,全世界都是維園

2020年6月4日,香港市民在維園足球場悼念「六四」受難者。(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6月4日,香港市民在維園足球場悼念「六四」受難者。(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6月4日,香港市民抵達維園,並舉起蠟燭悼念「六四」受難者。(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6月4日,香港市民抵達維園,並舉起蠟燭悼念「六四」受難者。(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6月4日,香港市民在維園足球場悼念「六四」受難者。(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6月4日,香港市民在維園足球場悼念「六四」受難者。(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香港實業家、旅美時事評論員袁弓夷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 要讓「全香港都是維園」,甚至更進一步希望:讓「全世界都是維園」。

他在網路上發起「萬家燭光」活動,呼籲世人包括香港人,在6月4日定時間,如晚上9時,大家準時關閉室內燈火,然後,同步打開手機的照明,對著窗口,表達對中共暴政、惡行抗爭到底的決心。

屆時,他希望記者和民眾勇敢的多加拍攝。如果在香港的高樓,每一個窗口都有一盞燭光,那麼,整個城市亮成一片燈海,場景會非常壯觀,而且震撼人心!」

他也希望世界其它地區能夠響應,「當然,在海外,很多地方不像香港有這麼多高樓大廈,然而是一種心意、一種表達。」讓中共明白「德不孤,必有鄰」,還有很多人認同與支持香港!

要明白中共暴政本質 放棄對其改良幻想

袁弓夷準備在6月4日開直播,邀請大約10個人來演講,其中有半數是因為參加學運,當年在天安門被抓捕,後來經過「黃雀行動」來到香港或海外。「所以他們對香港非常有感情,覺得有所虧欠。」

「當年六四,學運努力爭取,希望從共產黨手中拿到民主,然而發現是不可能的。過去的二十多年,我們也在一直朝著一國兩制的方向前進,希望可以擁有民主、自由和法治,最後遺憾的明白,這也是不可能的。」

他強調,我們要清楚,中共就是一個暴政,它的本質是邪惡的,想讓它改良民主,是與虎謀皮,根本不可能。「很多人不敢得罪中共,選擇沉默;但我實事求是,不諱言地大聲疾呼:中共是暴政,習近平是暴君。這些事情,在歷史上看多了,而「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怎麼能不牢記教訓? 

為甚麼講它的本質是邪惡的?若將馬克思和毛澤東的言論,與共產黨的所作所為相對照,就不難看出,共產黨堪稱是世間自我膨脹到極點的代表,它唯我獨尊、目空一切;無法無天、為所欲為;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正是如此,決定了它必然敵視和踐踏一切普世的價值規範。

當下,就是大陸和香港人民對抗「暴政和暴君」。袁弓夷說,世界有些地方也跟中國類似,「伊朗、北韓都是暴政。暴政之下施行專政,沒有自由、法治和民主。這是顯而易見之事,無庸置疑。」

在六四之前,袁弓夷經常去大陸做生意,事發時,他在上海看到學生集結遊行,6月4日之前他回到美國。幾天後,他在芝加哥的電視上看到六四血腥鎮壓的場面,「那時候,所有電視台都轉播(包括CNN)。後來,(北京)制止CNN不讓它拍攝、不准它廣播。」

六四國際制裁太輕 法輪功揭中共最多

六四屠殺震驚全世界,然而,國際社會對中共的制裁卻並不嚴厲。美國總統老布殊不僅主動派人到中國釋放善意,還在卸任之前,連續三年都給予中共「最惠國待遇」的豁免。這種做法被外界批評為「貿易與人權脫鉤」,十足養虎為患的舉措,也因此,讓中共得以谷底翻身、死灰復燃。

「罪魁禍首就是老布殊,因為他出身中央情報局,而中央情報局認為敵人是蘇聯,一定要採用基辛格聯合中共的策略,一起來對付蘇聯。」

1969年到1977年之間,基辛格在美國外交政策中發揮了中心作用。他倡導緩和政策,使美蘇之間緊張的關係得到緩解,並在1971年秘訪中國,與國務院總理周恩來會談,促成中國的開放,和新的戰略性的反蘇中美聯盟的形成。

袁先生指出,六四發生時蘇聯還沒有解體,老布殊派秘使找鄧小平說,「我們不會追究這件事,表面上講幾句話,就說鎮壓不對,但是不至於影響兩國關係,我們要繼續合作,共同壓制蘇聯。」

所以「那些民運份子到美國後,當局給他們一點生活費,就從來沒有幫助他們反共。中央情報局CIA的這個命令,直到現在都沒有改變。」

在對抗中共的問題上,他認為,香港人做得不錯,在英國搞影子政府,有些作用。但是部份民運份子,竟然還天真地幻想讓共產黨執政,或者跟共產黨合作。「民運內部分歧,多頭馬車、莫衷一是,完全沒有統一意見。」

儘管如此,袁先生也覺得,中共暴政必亡,這是歷史的必然!

不久前,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林蔚透露,一位和習近平關係密切的中共高層幕僚,曾坦率地對他說:「我們已經走投無路了,每個人都清楚這個體制已經完了,我們進了死胡同。」中共這艘破船,早已千瘡百孔。

2021年5月13日,大紐約地區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曼哈頓舉行盛大遊行活動,他們以各式橫幅、旗幟及展板告訴人們真相,也呼籲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立即釋放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戴兵/大紀元)
2021年5月13日,大紐約地區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曼哈頓舉行盛大遊行活動,他們以各式橫幅、旗幟及展板告訴人們真相,也呼籲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立即釋放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戴兵/大紀元)

2021年5月13日,大紐約地區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曼哈頓舉行盛大遊行活動,他們以各式橫幅、旗幟及展板告訴人們真相,同時也呼籲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戴兵/大紀元)
2021年5月13日,大紐約地區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曼哈頓舉行盛大遊行活動,他們以各式橫幅、旗幟及展板告訴人們真相,同時也呼籲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戴兵/大紀元)

但是,在揭露中共、解體中共的問題上,法輪功起一個主要作用。因為法輪功學員遍佈世界各地,有共同的信念,而且沒有利益糾葛。從1999年中共開始迫害至今,全世界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堅韌反迫害22年了。

「說到底,並非我們撐法輪功,而是法輪功擔負起揭露、解體邪惡中共的大任,不論在國內或國外,皆無出其右者。」值此關鍵時刻,大家也不能迴避,要勇敢地站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