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剛換了住處,房東太太是位素養不錯的人。當初看房子時,環境、地段都覺得挺好,生活機能佳,房租也不貴,在合理範圍內,心裏是中意的。只是原定看其它家,一時還無法確定是否馬上租,房東太太看我心動的樣子,立馬勸說,最後在她的說服下,當場簽了一年租約。

房子雖是中古屋,但維護得很好,也許是房東太太每天都到這屋裏打掃,走道、晒衣處都是乾淨光亮得令人讚賞,這給了我極好的印象,也促使我想租她的房子。

由於東西實在太多,搬家時確實費了好大的功夫,還勞動了表弟、表妹等人來幫我,花了好幾天的時間,總算大致底定,安頓下來了。

房東要求不養寵物、不開伙,對一個懶得洗手做羹湯的人而言,也就名正言順地天天吃外食。因為垃圾車抵達的時間,是我剛下班的時候,根本來不及回去丟垃圾,也就儘量在外打野食,不外帶。

住了幾天,房東太太突然line我,關心地問我:「住得還習慣嗎?」我的答覆是:「滿意極了!」說實在的,當時我還處在「身心自由」的適應期中,但一切確實感覺不錯。

每天下班回去,打開房門都有一股香氣襲來,一種淡淡的清香,讓人覺得神清氣爽。一開始也沒怎麼注意,因為這學期一開學,接踵而來的工作,讓人無暇顧及生活中瑣碎的事情,每天上班、下班,規律的作息,彷彿是生活的機器。

直到最近手邊的工作告一段落,其它的事情沒那麼緊湊需要馬上完成,才開始注意到房東太太不知甚麼時候,在廁所門框處掛了一塊布簾,為了不讓我梳整齊的頭髮弄亂,每次過廁所門,總得彎腰低頭才能避開。

幾次過後,我突然領悟到,做人不也是這樣嗎? 生活中的矛盾,為了不跟人產生更大的嫌隙,有時不得不以「和氣生財」來安慰自己的先低頭。職場中,為了保住飯碗,對上司無理的要求,也許不需要彎腰,但也只能低頭的無奈,似乎也是如此,因為環境使然。

年少時期的我很硬氣,對於職場上的性騷擾,寧可辭職,也絕不姑息。當時台灣社會,對性騷擾這種事根本不重視,甚至是漠視,職場潛規則是一旦事情爆發,丟掉工作的通常是那個無辜的受害者。我的不願低頭,公司的處理態度最後只是息事寧人,留下高階主管,讓我黯然離開那家外商公司。

為了生存,不少人為五斗米折腰,放下尊嚴,卑微地活著。能夠硬氣的保有自尊、驕傲地活在這世上的人,我想大部份應是有相對優越條件的人吧!寫到這裏,我倒羨慕陶淵明了,面對生活的困頓,能夠不卑不亢,坦然面對。

惡劣的生存條件,容易讓人道德滑落,如果沒有堅定的意志,可能會走偏門,鑽了道德的空子,做一些傷風敗俗、牴觸法律的事情來。

我期許自己,在生活中面對困境時,能夠如同陶淵明一般,做個高風亮節的人,能夠不為五斗米折腰,保住道德的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