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宣佈三孩政策引發各界關注。路透社6月1日的報道,計算了在中國大城市養育一個孩子的大概成本,高額的養育成本使許多想做父母的人望而卻步。

中共當局5月31日宣佈,已婚夫婦最多可以生育三個孩子,這是在最近人口普查數據顯示中國出生率急劇下降後,繼放開二胎限制後的又一個重大轉變。

中國的生育率已下降到每個婦女平均只生育1.3個孩子,顯示北京自2016年取消一胎計劃生育政策的效果不佳。

中國國內網絡上對開放三胎政策的討論,體現了民間對生育政策的不熱衷,更反映中國百姓生活的壓力與不自主。

生育費

在中國公立醫院的分娩費用,包括產前檢查和分娩,通常由國家醫療保險支付,但公立醫院的衛生資源緊張,更多的準媽媽轉向私人診所,這些診所的收費可能超過10萬元(人民幣,下同)。

富裕家庭通常還會在生下孩子後僱用一名保姆,即月嫂,在新生兒第一個月照顧母親和嬰兒,費用約1.5萬元。

一些新媽媽們也紛紛湧向提供專業護理和服務的產後中心,在北京王府井地區,這樣的一家機構每月費用在15萬至35萬元之間。

住房和教育

中國大城市家庭都願意給孩子餵食澳洲和紐西蘭的進口奶粉,並將孩子送到早教兒童中心;富裕父母希望在好學區購置公寓,如北京海淀區的住房平均價格已經超過每平方米9萬元,與紐約曼哈頓的住房中位數價格相當。

因為沒有戶口或居住證、沒有資格上公立學校的孩子就必須上私立學校,每年的費用在4萬到25萬元之間。

身為父母後,生活的大多數支出都是為他們唯一的孩子進行教育投資,為孩子們報名參加私人輔導和課外活動,如鋼琴、網球或國際象棋課程。因競爭激烈,中國育兒圈裏流行一個詞——「雞娃」——指的是父母通過給孩子報課外班來給他們打「雞血」,讓娃具有競爭力。

跟「雞娃」對比的,還有「牛娃」、「青娃」。「牛娃」是指能力突出的孩子,「青娃」又稱普娃,指成績等各方面比較普通的孩子。

根據2019年上海社會科學院的一份報告,上海靜安區的普通家庭,每個孩子從出生到初中畢業(15歲)的花費將近84萬元,其中僅教育費用就有51萬元。

報告說,上海靜安區和閔行區的低收入家庭,即年收入低於5萬元的家庭,將70%以上的收入用在孩子身上。

高昂的育兒費用和本身作為獨生子女成長承受的壓力,以及對即將撫養父母的預期,都使許多年輕人不願意有孩子。

2021年社交媒體上體現年輕人觀點的新流行語就是「躺平」,指年輕人出於對國內壓抑的工作、文化的失望,與其跟隨社會期望堅持奮鬥,不如選擇「躺平」的處事態度,提倡具體做法包括「不買房、不買車、不結婚、不生娃、不消費」及「維持最低生存標準,拒絕成為他人賺錢的機器和被剝削的奴隸」。

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2020年5月在全國人大閉幕後的記者會上罕見公開說:「有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顯示中國有龐大低收入人口,他們面臨巨大的生存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