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熙熙攘攘的墨爾本市中心街頭,人們常看到法輪功學員Robert面帶微笑,把手裏的真相資料遞給每一個過路的人。有誰能想像,這位身體強健、面色紅潤的老人竟曾是一個結腸癌晚期患者?而且他樣貌年輕,看起來根本不像78歲的人。

Robert曾是大連某大型國企的地區銷售經理,因工作優秀,在退休後又被返聘,可以說日子過得順心又富足。因兒子定居澳洲,所以Robert也在2011年來到墨爾本與家人團聚。

天有不測風雲,正當Robert一家人準備在這美麗的國度展開新生活之際,一場意外打亂了他們原本順遂的生活。

確診結腸癌晚期

2012年初,「我有一次上完廁所,可能由於馬桶沒有沖乾淨,家人發現馬桶裏有血跡,孩子便帶我去醫院檢查。」Robert說:「結果出乎我們的意料,竟然是結腸癌,而且已是晚期。」

「醫生即刻安排時間做手術,因為我的情況比較嚴重,當時護士長、內科醫生、手術醫生、麻醉師都分別與我見了面。」也許一般人面對這樣的結果都會幾近崩潰,但此時Robert的心裏卻感到很平靜。「因為來到澳洲後,我把法輪功的著作《轉法輪》通讀了一遍,我被深深地震撼了,有種脫胎換骨、相見恨晚的感覺。我不住地埋怨自己,怎麼我原來就沒早點看書呢?」

原來,《轉法輪》這本書在Robert的眼前擺了十多年,他都沒拿起來讀過。1997年,Robert的太太開始修煉法輪功,「我親眼見證了老伴在修煉前後精神和身體上的巨大變化。原來她有高血壓,還有嚴重的頭痛,每天都要吃止疼片,可煉法輪功後,她藥不吃了,頭也不疼了,以前不吃止疼片肯定不行。」

法輪功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不光發生在太太身上,Robert單位的幾個領導也是親身受益者。

「我們單位的總會計師、組織部長、宣傳部長等等,都在煉法輪功。我們的組織部長原來每年都要住院,每次去醫院拿藥都是一拿一大包,單位的藥費不知給他花了多少。可修煉後,他也不用吃藥了,也不用住院了,我就覺得這個功很神奇。」

在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後,Robert非常支持太太煉功,即使在1999年中共開始殘酷鎮壓法輪功後,Robert依然支持太太修煉,也非常支持太太出去講真相,發真相資料。他自己也在2004年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

佛家講緣份。也許是機緣未到,Robert雖然知道大法好,卻一直沒有修煉法輪功,直到來到墨爾本,「2011年11月份,我終於接受老伴的建議,認真地讀了一遍《轉法輪》。」他說。

「在手術前的這段時間,我抓緊一切時間學法、煉功,每學完一遍《轉法輪》,思想上都有一個提高。對如何去面對現實、面對生死,我思想上也有了進一步的體悟。」

古人講:朝聞道,夕可死。「我沒有被病魔嚇倒,更沒有憂心忡忡。我的精神面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總是保持一種樂觀的態度。在順其自然的心態下,我幾乎忘記了自己已是癌症晚期。兒子在親友面前都說:你看我爸,都快做手術了,他好像一點事都沒有一樣。」

醫生眼中的「特殊案例」

2012年2月份,Robert被推進了手術室,「在進手術室和麻醉前,我心裏都一直默默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直到甚麼都不知道了。6個小時的手術結束後,我被推進病房,當時我很清醒,護士就進來詢問我有沒有疼痛的感覺,而我卻感受不到絲毫的疼痛。」

為防萬一,護士給了Robert止痛藥一類的藥品,可第二天查房時,護士很驚訝,止痛藥怎麼一點沒動啊?回想這一幕,Robert也笑著說:「不疼我吃甚麼藥啊?!」

手術第二天,醫生便讓Robert下地活動;手術三天後他就摘掉了身上所有的插管,「甚麼導尿管、排瘀血管,全都摘掉,一周後我就出院了。」

「那時醫生每天都會帶著一批實習醫生查房,當查到我這裏時,醫生便說我的精神狀態很好,而且手術沒有留下任何後遺症,例如腸黏連。」

「我可是一個吊瓶都沒打,我從出院一直到現在,10年過去了,一粒藥都沒吃過。」

當時,和Robert同一個病房的患者,還是在他之前住院手術的,可直到Robert出院,那個病人還躺在病床上。

「出院後醫生要我每周去一次醫院進行例行檢查,他們發現我身體的指標啊、參數啊都很正常。」「當時我去醫院檢查時,醫生就驚歎,怎麼我這個患者和別的患者不一樣。我就告訴醫生,我不久前開始煉了法輪功,還給他帶去了法輪功的簡介。」

當時陪伴Robert去醫院的華人翻譯也在聽聞Robert的經歷後,主動找他要了法輪功的宣傳單。

通常來說,結腸癌這種病以及手術的過程會對身體有較大傷害,因此康復護理是一個長期而困難的任務,但這個「普遍現象」卻沒有發生在Robert身上。

「手術後,法輪功的各種遊行集會活動我從沒落下,每次都參加。記得有一次是去150公里外的本迪戈(Bendigo)參加遊行,一大早就出發,一直到下午4、5時才回家,可一天走下來,我一點累的感覺都沒有。」

據統計,在中國,腸癌術後復發轉移率高達50%,其中有超過九成的復發轉移發生在術後2到3年。然而10年過去了,Robert的腸癌不但沒有復發,而且一片藥都沒吃過;生活中,他也處處事事努力用法輪功的「真、善、忍」準則來要求自己。

將自己神奇經歷告訴大家

現在,已經78歲的Robert仍然有著半頭黑髮,每周都去法輪功的真相攤位義務向有緣人講真相,而且每天還在樂呵呵地照顧著兩個孫子。

「我覺得修煉法輪功確實感覺不一樣,我的身體充滿活力,家庭也和睦幸福。我的親家也在墨爾本,每周都來我家一次,我們相處得非常融洽。無論從哪方面講,修煉法輪功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在這樣一個物慾橫流的時代,很多行色匆匆的人可能不理解為何在這繁華喧鬧的街頭,一直有一群人在默默地堅守,風雨無阻、義無反顧地講著法輪功真相。

Robert心裏明白,如果不是法輪功,他今天根本就無法站在這裏。所以,即使在真相點被不明真相的華人罵、吐口水,他也還是想將自己的神奇經歷告訴每一個人。「尤其是現在很多人深受共產邪黨文化的毒害,所以要讓更多善良民眾了解真相。」

在法輪功洪傳世界29周年之際,Robert由衷向李洪志師父表達感恩之心:「從修煉法輪功以後,我就對師父、對大法感激不已。感謝師父對我的呵護,謝謝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