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治環境劇變,大批港人移民或流亡海外。英國內政部早前公佈最新數據,指在2021年首季,香港人政治庇護申請數字較前一季高。由「反送中」運動爆發至今,合計逾百名港人申請庇護,絕大部分仍然處於審批階段,僅有數名社會知名人士獲批。一名仍等候審批的「00後」港人接受「大紀元」採訪,透露了申請經過以及在英生活。

「00後」的Mark(化名)是學生,也為「反送中」參與者,被拘捕後擔心遭當局秋後算帳,為免遭受政治檢控,不得不選擇流亡。他在去年從香港飛抵英國後,持旅遊簽證入境,其後在當地申請政治庇護,過着流亡生活。

在香港主權移交後土生土長的Mark,經歷了2014年雨傘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港人走上街頭要求「真普選」,2016年「魚蛋革命」,直至2019年「616反送中大遊行」200萬人上街,他逐漸意識到,中共入侵香港後,環境變得有多糟糕:「香港是一個福地,無天災,全部是人禍。」

很多港人等候逾半年未獲答覆

「反送中」運動爆發至今,合計逾百名港人申請政治庇護。圖為2019年7月14日沙田新城市廣場警民衝突中,示威者舉起傘陣與警方對峙。(文苳晴攝)
「反送中」運動爆發至今,合計逾百名港人申請政治庇護。圖為2019年7月14日沙田新城市廣場警民衝突中,示威者舉起傘陣與警方對峙。(文苳晴攝)

當被問到為何選擇英國作為流亡目的地,Mark表示,英國是香港前宗主國,對香港有道義上的責任,並有港人所追求的民主自由制度,執政黨的首相約翰遜多次表態支持香港,讓他感到有安全感,最終決心留英。

Mark表示,目前居於英格蘭中部地區,數月前在當地申請政治庇護,正等候內政部審批。他說,英國的政治庇護審批流程往往在大約半年左右就有結果,但得知很多港人等候逾半年仍然未獲當局答覆,「內政部偶爾會打電話約我見面,但我還是擔心過了半年後仍沒有(獲批)結果」。

Mark明白,英國內政部對審批政治庇護申請非常嚴謹,成功率只有8%,相對加拿大等西方國家明顯較低。申請英國政治庇護諸多的不明朗因素,讓他心力交瘁,令他最恐懼的是,申請被拒將被遣返香港。Mark表示,內政部曾表明,如果拒絕他的政治庇護申請,很可能會將他遣返香港,但一定會有書面理由告知原因。但如果獲批出居留,則毋須說明理由。他對此感到無助,他認為自己不是知名人士,申請路途被苫蒙荆,成功的機會較低。

他表示,申請人如果不同意當局決定,還可以找律師代表進行上訴。根據當地資料顯示,有近半案例都成功推翻當局的判決。屆時個人的資料或會在法庭公開,如最終失敗會被遣返香港。

另外,Mark補充道,目前逗留英國時間不計算在居留期內,要等到申請獲得批准後,才可工作、讀書和享有社會福利,住滿五年並符合有關規定後,即可考試申請永久居民,一年後再申請入籍成為英國公民。

英缺資源助抗爭者 全靠港人自發

英國生活開支大,Mark為了減少開支,盡量減少外出,留在家中煮飯。大紀元早前曾報道,一批原定前往加拿大或在英國等候政治庇護審批的港人因疫情封關滯留多時,加上無工作權利,生活陷入困境,需要由加拿大港人組織「新香港文化協會」(NHKCC)協助。他認為英國是港人流亡國家中資源最為匱乏的地方。

另外,英國難民待批人士不享有工作權,但可以向政府申請一日三餐及食宿,亦可取得每星期約35英鎊(港幣約384元)的資助維持生活開支,「但英國開支好大,這些錢幫不到太多」。

Mark補充,英國疫情穩定,經濟復甦。不過即使有工作機會,大部分人包括他自己在內,都無法以合法途徑申請,因為他們是一群僅持旅遊簽證或申請政治庇護、沒有BNO的香港流亡人士。

想念在港家人 情緒曾不穩

選擇遠走他鄉,流亡異地生活,有得必有失。Mark表示,初抵埗時,與家人相隔兩地,深感不安,情緒不穩,曾經晚上獨自痛哭。但在安定下來後,覺得自己算是幸運的一個。因為家人為支持民主人士,無條件支持他的決定。另外,自己在經濟不濟的時候,仍有家人這一根最後救命稻草,「家人也支持我,在我最沒辦法的時候,都可以找他們幫手」。

Mark知道,流亡人士情況不盡相同,有的家人因政治立場斷絕來往,加上他們在英國又沒有工作權利,只可以靠NHKCC、在英港人或者英國政府的微薄資助以維持生活開支。

生活方面,稍為節儉,不算是甚麼大問題。Mark在訪問中坦言,不打算透露任何在香港的經歷,因為一旦回憶起自己人生遭遇過最恐怖的時光,就像打開潘多拉盒子般,那恐懼是無形的。「說真的,衝得上前線抗爭的人絕大部份都是青少年。我們這班人當年在香港面對那麼多沖擊畫面,加上現在與家人分隔兩地,其實或多或少都會有些情緒或者精神上的問題,真的不想再提過往的事 。」

一個人飄零海外,與家人相隔兩地。雖然歸家之路漫漫,但Mark仍認為,現在的香港是黎明來到前的黑暗,終會等到「重光的一日」。

本年度暫批羅冠聰一人

鄭文傑為去年唯一一位獲當局批出政治庇護資格的港人。(文苳晴攝)
鄭文傑為去年唯一一位獲當局批出政治庇護資格的港人。(文苳晴攝)

英國內政部於上周四(5月27日)公布一項最新數據,指今年首季,即截至3月底,共收到35宗港人的政治庇護申請,較前一季21宗高。其中共5宗申請人是18歲以下人士,包括4宗「無人陪伴的尋求庇護兒童」(Unaccompanied Asylum Seeking Children, UASC)的個案,即在沒有父母的陪同下尋求庇護。至於男女申請人數字分別為10女和25男。在邊境申請的共有23宗,英國國內申請的則有12宗。首季個案中,有3宗庇護申請被拒、4宗被撤回,仍未有批出的政治庇護申請。目前95%以上的申請人仍在審批階段(Pending)。

內政部的數據顯示,去年共收到76宗港人政治庇護申請,僅有1人獲批出政治庇護資格(Grant of Protection),二人則獲批人道主義保護,另外有兩宗申請被拒(Refused)、15宗被撤回(Withdraw)。

大紀元綜合各種資料發現,去年唯一被批出政治庇護的人士應為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僱員鄭文傑。至於獲批人道主義保護的2人應為前「學生動源」成員劉康以及「太子韓寶生」王茂俊。

雖然英國內政部今年首季度沒有批出任何政治庇護予港人,但第二季度暫時向流亡英國的港民運人士羅冠聰批出庇護。羅冠聰在4月初獲批,他當時在推特上發文表示,自去年12月申請後,經過4個月的數次面試,最終獲得批准。原因是自己被港共政府以港版「《國安法》通緝,證明面臨嚴重的政治迫害,不可能毫無風險地返回香港」。

羅冠聰表示,自身情況未必適用於所有從香港來申請政治庇護的人。因為絕大部分人皆缺乏媒體報導,或在受迫害前逃亡,沒有足夠的證據支持自己的申請。他同時表示,相關人士因為擔心自己的申請被拒絕,在英生活情緒不穩定,希望自己的個案能讓內政部更了解香港情況,在處理港人案件時可以考慮更全面的證據,讓更多的示威者擺脫中共的專制壓迫。

另外,4宗「無人陪伴的尋求庇護兒童」案件亦為人關注。由數名流亡海外港人成立的組織「避風驛」早前在社交網站Facebook表示,由於英國對打擊人口販賣及保護兒童法規方面非常嚴格,當局因安全考量, 避免兒童受外界干擾及潛在威脅,獨自前來庇護的未成年人將被嚴加看管安置,有可能被禁止與外界聯絡一段時間。至於家長及親友方面,如果能確定該未成年人已經啟動庇護申請程序,即可安心而且保持忍耐,讓英國當局處理剩下的手續。

「避風驛」建議家長及親友陪同未成年人前來英國申請庇護,或可以避免上述狀況。同時強調會繼續與英國當局保持溝通,確保庇護政策運作暢順,亦盡量保障庇護申請人的基本安全及權益。@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