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0日, 亞伯塔省(亞省)政府以加拿大國家安全、以及相關研究可能被用於侵犯人權為由,勒令該省四所主要大學暫停和中國政府或與中共有聯繫的個人或組織建立合作夥伴關係。資深媒體人何良懋認為,亞省政府的這一舉措具有里程碑意義。

亞省高等教育廳廳長尼古拉德斯(Demetrios Nicolaides)於5月20日發出指令,基於保護國家安全和避免有關中共侵害人權的事件, 要求亞省的主要四間學術型的大學必須暫停和中共政府或者跟中共有關的合作研究項目。指令的主要內容包括:要大學校董會在90日之內提交報告,說明同中共政府及中共有關的協議、研究的關係和其他合作等,以及要提交跟中國公司、或機構、或政府機關的聯繫資料,報告還要包括結束這些關係可能帶來的後果。

亞省帶頭 對中共的盜竊發起行動

何良懋認為:「那就是說亞省政府需要知道,除了暫停這些和中共有關的合作,還要了解曾經跟他們有甚麼聯繫,哪些聯繫,要知道對方是甚麼人。教育廳長尼古拉德斯的理據就是這些大學的研究經費都是來自納稅人的金錢,如果被中共用來破壞加拿大及其盟友,或者助長中共侵犯人權,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那這件事就有重要意義。因為加拿大的情報安全專家這幾年都一直發出警告,說中共會透過跟加拿大的大學合作,竊取加拿大的重要戰略科技,已經看到中共會對國家構成嚴重威脅。這件事現在發生,就很引起國際注意。因為加拿大環球郵報較早前已經報過,亞省的大學原來跟中國的合作項目,很多涉及納米、生化、人工智能AI這些有戰略意義的項目。很多項目都涉及到會將加拿大研究和開發的技術商業化,但是控制權就落到了中共那裏。所以亞省政府發現這個趨勢十分不妥,就叫停、剎停它。亞省政府的這個做法,是加拿大第一個省政府同中共政府合作煞車,那在加拿大政壇就有一個里程碑意義了。 」

過往合作教訓深刻

被發現的例子畢竟是極少數,更多問題很可能還未被察覺。何良懋談到了幾個廣為人知的與中共科技合作的失敗例子。

一. 病毒研究:邱香果偷運病毒樣本到武漢

在溫尼泊聯邦級國家實驗室的邱香果夫婦,幾年前因將有關沙士病毒(SARS)研究的樣本和資料帶回中國而被加拿大情報部門調查。她被發現是因為她從事比較敏感的生化研究。就是說在武漢的P4實驗室,石正麗是研究與沙士相關的病毒基因改造,那邱香果在加拿大的國家實驗室也是研究這一類東西,她帶回去的地點也很湊巧是武漢,中間有一種大家不言而喻的聯繫。

二. 疫苗開發:加中合作開發疫苗被「放飛機」

去年,加拿大聯邦政府、加拿大國家研究委員會(NRC)準備跟中國的康希諾生物股份公司合作開發疫苗。康希諾提供疫苗樣本,在加拿大進行試驗和生產。但是最後中共政府干預,康希諾沒有將疫苗樣本提供給加拿大。結果加拿大被「放了飛機」,前期投入的大量資金打了水漂。在中共有關病毒來源方面有這麼多疑點、這麼多指控,以致隱瞞疫情、謊報患者數字的情況下,加拿大國家研究委員會也就是聯邦自由黨政府,仍批准同中國公司合作,確實令很多國民百思不得其解。不過加拿大從這件事上吸取了教訓,結果現在自己開發疫苗,選擇跟美國、歐洲的大藥廠合作。

三. 電信合作:北方電訊被華為「吃掉」

多年前,加拿大北方電訊公司跟中國合作。因為華為的人就在北方電訊公司裏工作,他們把公司的資料大量地輸送到深圳,結果就肥了華為。核心技術和商業機密被華為竊取後,北電的國際市場也就被搶走,最後就被中共吃掉了,而華為就崛起了。時間「剛剛好」!

四. 狩獵著名科學家和學者的「北美科技基金會」

講到加拿大的戰略科技被中共竊取,其實這一指控並不是現在才發生、或發現的。今年年初已經有加拿大媒體報道,有一家名叫北美科技基金會(North American Foundation f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的組織,鎖定加拿大的著名科學家和學者。通過提供商務旅遊和高檔住宿,以及有報酬的演講等等方式,吸引這些科學家和學者去中國分享研究成果。

根據報道,基金會的總部在美國加州,而註冊人卻是一個加拿大人,叫做萊奇(Joanthan Lakey), 住在加州, 這個北美科技基金會註冊地址就在他家。這個萊奇在2006年被加拿大亞伯特大學解僱。當時校方指他在工作中涉及和第三者的財務違規行為。他被解僱之後,現在美國加州大學爾灣分校任教。但是加拿大環球郵報指出,這個北美科技基金會的真正營運人卻是住在魁北克省,是滿地可的一個華裔在操作,Yao Lu (音:陸遙)。很奇怪吧?

這是今年3月份發生的事情。事件被揭發出來之後,這個萊奇教授在回應《環球郵報》的詢問時表示:他不清楚基金會的真正主持者。他說他自己與基金會已經完全沒有關係了,這個基金會的網站已經關閉。但是該基金會地址就是在他家,即是說他是白手套。

讚亞省決策 加學者指中共不可信

何良懋引述了渥太華大學教授、加拿大自然科學和工程研究委員會前任高級官員約翰斯頓(Margaret McCuaig-Johnston)的分析。約翰斯頓教授熟悉中西方學術交流模式,在二、三十年前就開始帶領加拿大學者協助中國發展科技。她認為現在強大的中國往往不懷好意。「中國對加拿大居心叵測,秘密掠奪加拿大科技。無論是透過網絡竊取,或者威脅利誘,資助一些學者在加中兩方的實驗室的資金,甚至可能用瞞天過海的手段。」

何良懋指出:瑪格麗特研究員的這段話已經講得很清楚了。現在的中共對加拿大的科技、對加拿大的生物化學技術的確是垂涎萬分的。因為加拿大的科學家在醫藥科學方面的研究水準很高,在西方國家裏面處於領先地位。而這些生化研究的中心機構都集中在亞省、曼省為主。在20世紀中期,加拿大是全世界第一個開發出胰島素的國家。

何良懋說,約翰斯頓教授讚揚了亞省政府這次暫停與中共相關的科研行動的做法,認為應該阻止加拿大的科技透過加中合作的名目被人轉移或者甚至是盜竊去了中國,而這些加拿大研究的科技成果可能會被濫用,會被用來追蹤、收集、監控維吾爾人、新疆老百姓資料。

為長遠利益 聯邦政府應出手

在聯邦層面,如何保護加拿大的科技和知識產權,還沒有一個清晰的指引。何良懋指出:加拿大這邊到現在都沒有甚麼行動。聯邦政府對於孔子學院的做法,就證明了是無為而治。甚至對華為的5G,加拿大聯邦政府的官員,到現在採用或不採用華為5G還拿不定主意。

他提到,今年三月,聯邦創新科學與經濟發展部已要求各大學與研究機構保護知識產權。當時渥太華表示準備制定風險指導綱領,將國家安全納入與研究合作夥伴評估與考慮之中,但聯邦只說不採取行動。

何良懋讚賞亞省的決策,覺得亞省省長康尼有足夠的政治觸角,警覺到這個問題,能夠看穿問題的所在。他認為亞省的行動起到一個指標性的作用,讓加拿大各省開始警覺到,如果再不採取行動,將會後悔莫及。「因為你是拿到中共的一點資金,表面上看很好、有點收入,或者是有些中共的學者或者學生來讀書, 但是你的這些收入將不能夠彌補將來的損失。」「總不能為了短期的回報而犧牲了長遠的公眾利益。」

雖然亞省四間大學短時間內還沒有很明確的表態,但何良懋認為,因為這些全部都是公立大學,都是政府撥款的,有省長、高教廳長的指令,有關大學、董事會只能夠跟進。問題是中共在亞省受阻,它可以到卑詩省、到安省、魁省的其他大學,所以是始終要聯邦杜魯多政府出手才行。如果不採取行動阻止加拿大與中共之間的科研合作,加拿大長遠來說將會吃大虧。#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