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榮鏗(Dennis Kwok Wing-hang,1978年4月15日-)生於加拿大,3歲時隨家人回到香港,13歲時又跟隨哥哥到英國讀書,1999年倫敦大學國王學院法學系畢業後回到香港。

不過後來有孩子後,他每年夏天都回加拿大探親,他說他最喜歡在卑詩省的湖裡游泳,也喜歡為溫哥華加人冰球隊歡呼。

從事務律師、大律師到議員

2017年在接受香港律師協會專訪時他回憶說,在大學二年級時,並不清楚自己想成為事務律師還是大律師,所以他決定申請見習合約,並接受了Herbert Smith的聘用。完成香港大學PCLL課程後,他加入該律師行的香港辦事處,在那裡工作了5年。

香港的律師分為大律師和律師(又稱事務律師)兩種,不能同時擔任。律師的出庭發言權是受到限制的,而大律師在所有法院(包括高等法院和終審法院)均享有出庭發言權。大律師專門從事訴訟工作及代表當事人出庭發言,但亦會代顧客草擬法律文件或提供專業法律意見。

郭榮鏗在Herbert Smith擔任事務律師3年後,2006年轉為大律師。他表示,決定轉任大律師,是因為他希望處理更廣泛法律問題,如司法覆核和香港面臨憲制挑戰。

「我喜歡處理大型商業案件,但也開始對香港社會其他法律問題產生興趣。這推動我提供義務法律服務,在公共屋邨提供免費法律諮詢。這引發了我的思考,最後改變了我的長遠事業規劃。」

郭榮鏗對政治的興趣,加上他提供義務服務時接觸到多位具影響力的大律師和立法會議員,如梁家傑等,這批律師後來組成了公民黨,並於2006年邀請郭榮鏗加入成為創黨黨員,於是他開始從政之路。

夫妻恩愛 家庭幸福

2012年,34歲的郭榮鏗參加香港立法會選舉。為了參選議員,他還放棄了加拿大國籍。

其實4年前就有人勸說他參選,因太太黃愛恩懷上了他們的大兒子,他決定暫時不參加。

黃愛恩任職一間國際知名律師行,而且專做收購業務,收入隨時多過任職大律師的丈夫。如果Dennis當選做議員,私人執業時間一定大減,這樣家庭收入肯定會減少很多。

但為支持丈夫參選法律界的立法會議員,黃愛恩放棄了高薪,在家照顧孩子,全力以赴地支持郭榮鏗。

2012年9月9日,郭榮鏗擊敗建制派支持的前律師會會長王桂壎,以56.20%的得票率,當選香港立法會法律界功能界別的議員,接替了吳靄儀的立法會議席。10月16日,他還當選了香港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副主席。

2015年8月,郭榮鏗(Dennis)在facebook發布消息,稱他太太9月將生下第二個孩子。本來他不想公布,但為抽更多時間在家陪太太,他頻頻缺席周六和周日的公開活動,包括公民黨行獅子山籌款,於是決定提早宣佈喜訊,希望大家諒解。

他還說,現時五歲的兒子,對於會多個妹妹或弟弟來陪他,都覺得好開心。後來是個弟弟出生了。

溫和理性  連任後維護香港法治

一直以溫和、理性形象遊走政壇的郭榮鏗,2016年連任立法會議員。2017年在接受律師協會採訪時表示,作為法律界代表,他的兩個主要工作包括:一、捍衛法治和憲法,維護一國兩制,推動香港民主進展;

二、鞏固香港的法治基礎,確保司法獨立,而司法機構有足夠的資源和人力,發展和推廣香港法律界在本地及海外的發展,跟進法律改革建議,爭取擴大法律援助和其他訴諸司法的問題。

其實,郭榮鏗為捍衛香港法治而跟北京發生衝突,從2014年就開始了。

他說:「2014年中我仍是新議員,當時國務院發表了《「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在本地和國際社會引起巨大爭議。我身為議員,必須採取堅定的立場。」

「有人可能會問:為何要向國際社會發表立場堅定的聲明?如果我們沒有這樣做,白皮書在未來就有機會成為事實。白皮書的立場損害我們建立的社會、法律制度和經驗價值。我們若要維護我們的生活方式,就有義務向北京和國際社會表明我們的立場,我們的意願是保持一國兩制以原本的方式運作。」

擔任議員期間,郭榮鏗還與律師會合作,推動立即更新和改革區域法院及高等法院訟費評定收費率,該收費率自1997年以來一直沒有進行修訂。

2016年立法會通過了《金融機構(處置機制)條例》,在主要金融機構發生崩潰的情況下,讓監管機構進行干預。他還說:「上市改革對香港成為一流國際金融中心至關重要。2017年涉及十多家上市公司的股災,就證明有迫切需要改革。」

2017年7月,現任特首林鄭月娥上任初期,曾採納郭榮鏗提出的一手樓空置稅建議。

據香港親共媒體介紹,有建制中人踢爆郭榮鏗曾搭路想見中央領導,到林鄭月娥當選特首,他旋即埋身成為林太WhatsApp之友,助她出謀獻策。

在一次政府午宴上,林鄭還把郭榮鏗介紹給香港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

拉布半年 立法會內會無法運行

不過,親共官員很快發現,郭榮鏗跟自己不是同路人。

2019年,反對修改逃犯條例的反送中運動,在香港如火如荼地展開,而最初的2019年5月6日,因為是涉及他主管的法律領域,郭榮鏗還當選《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的副主席。

在經歷200萬港人冒著烈日上街反對《逃犯條例》、而港府依舊要按照北京旨意行事之後,外界發現,郭榮鏗變了,他從中間溫和派,慢慢變成了支持民主運動的積極派了。

當時正值中美貿易戰激烈交鋒,親共媒體披露說:「郭榮鏗豈會察覺不出中美關係的波譎雲詭?他積極為一班泛民大佬奔走,成為黎智英家中飯局常客,自一八年底更頻頻訪美,尋求美國介入香港事務。2020年4月,他就因為主持立法會新一年度內會主席選舉故意拉布拖延長達六個月一事,而被港澳辦、中聯辦批判。」

2021年4月,有港媒發文稱:「立法會2019/20年度內務委員會,因時任法律界議員郭榮鏗所主持的17次會議均未能選出主席,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最後透過尋求外間法律意見解決僵局,前後經歷19次會議,耗費近950萬港元開支。據了解,警方正就內會選主席風波對郭榮鏗展開調查,有建制派議員近日亦受邀錄口供。」

讓建制派後悔不已的溫和郭榮鏗

「拉布」是西方議會政治的專業術語,運用者通過以冗長發言來拖延時間,阻止政府提案的通過。

拉布在香港政壇上經常發生,比如1999年的殺局,港府想解散有民選成分的市政局及區域市政局;2010年反對高鐵撥款事件等。到了梁振英時代,拉布行動了10多起,到林鄭月娥時代,拉布已成常態。

於是,親建制派於2017年提出修改立法會的《議事規則》,並在一片爭議聲中通過。該修訂減少了泛民主派議員的拉布機會,立法會主席則擁有更大權力。

然而,郭榮鏗主持的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卻讓支持民主的泛民議員們成功拉布了半年,阻止了內會選出正副主席,從而阻止了「國歌法」等的通過。

據說事後建制派非常後悔,他們說:「這個困局,原來一早可以避免。按立法會機制,選舉會議本該由上年度內會主席李慧琼主持,只因她要角逐新年度主席之位,才讓上年度內會副主席郭榮鏗頂上主持選舉。

「當時有人提出,先由李慧琼主持內會選舉,讓其他建制議員成功選上內會主席後,再提出辭任,換上李慧琼,郭榮鏗便由頭到尾無機會主持內會會議。」一名建制政黨高層透露。

他續說:「但是這個做法容易被外界覺得建制派霸道,令人觀感不好,加上大家沒估計郭榮鏗會變成這樣,才沒有實行,現在回想確實有點悔不當初,搞到建制派陷入挨打局面。」

那時,郭榮鏗在公民黨內不及陳淑莊、楊岳橋等出位,形象偏向溫和,所以外界對他突成為重炮手感到十分意外。

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制裁高官

更讓人感到意外的是,美國推出的制裁香港官員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郭榮鏗也是重要推手。

2019年3月,郭榮鏗出訪美國與當地議員和官員討論香港問題,受到時任美國副總統彭斯、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等人接見,郭榮鏗表示,此行反映了香港問題不再只是美國國務院層次,定位已提升至「國策」層面。

2019年8月和9月,郭榮鏗到美國與當地官員會面,討論《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郭榮鏗與時任議員楊岳橋透過視像表態,公民黨一直支持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制裁特區政府官員。

親共媒體稱:「郭榮鏗自一八年至2020年4月,最少五度訪美,其中兩次由陳方安生帶同,疑引薦他給美方人員。特別是2019年三月,陳方安生單獨會見副總統彭斯後,同年底郭榮鏗自行訪美時,便獲邀出席彭斯官邸的聖誕聚會,給外界印象是成個‘美國代言人’一樣。」

結束8年從政生涯

2020年4月21日,被港澳辦點名批評的郭榮鏗表示,相信香港人看得清楚過去一段時間發生的事,就是中央要採取全面管治權,要徹底打破一國兩制,如一位議員按照《議事規則》,在議會行使職務或選擇反對某些本地立法,都是違反誓言及「一國」原則的話,相信立法會不再是基本法所說的立法會,會變成香港版的人大。

他表示,港澳辦做法破壞一國兩制,相信自己很快會被取消議員資格。不過他說,如可為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和捍衛法治,而會被人DQ(取消)議員資格,這是他一生的光榮,沒有遺憾。

他又說香港人是最後一道防線,希望港人不要放棄。

2020年11月,中共人大常委會正式宣布取消郭榮鏗等4名香港立法會議員資格,對此,郭榮鏗宣布退出政壇,結束其8年政治生涯,因為一切都由共產黨來決定,「議會式政治不復再了」。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他說:「這幾個月相當折騰,今年我第五次要等待人大決定我的未來,四月我因內會被罵,我已預計會被取消資格,之後到國安法,之後等會否被取消參選資格,再等我能否延任,獲准延任又被取消議員資格。」

回顧去信美國要求制裁中共官員,郭榮鏗指「人生如棋,落子無悔,當時想清楚要做的事就做。」

他還表示:「議會式政治已過時,向前如何走,我認為要讓年青人決定。⋯⋯(這些年)遺憾是令家人承受甚大壓力,這也令我覺得此刻退出,都是一件好事。」

郭榮鏗第一本書:港人《當守的道》

2021年1月,郭榮鏗在facebook上寫:「終於見到我的首部著作《當守的道》實物,既感動又感慨,此書是我議會生涯的一些記錄,也是香港歷史的一點反映。」

這本書由壹壹陸工作室在2021年1月20日出版,「當守的道」這四個字,是由前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題寫,畫面是郭榮鏗在20多年前親自拍攝的,不是在香港。

他說,書名寓意「每一個公民都必須堅守向當權者講真話的權利」。

很多知名人士為此寫了序,比如:公民黨的余若薇寫道:「今天,大家在辯論法治已死,能否重生之時,繼續講道理、法律、或程序公義等,也許已不合時宜,即使如是,舊式的我依然希望以業內一分子向郭榮鏗表示感激——多謝你這八年來作為我們的議會代表,令我因屬於法律界而感到自豪。」

工黨的張超雄評價說:「Dennis 就是一個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人。他也是一個充滿正義感、敢作敢為、擇善固執而泰山崩於前卻不動容的議員。當守的道,他義無反顧地守住了!」

律師任建峰說:「正如我倆當年的恩師所說,Dennis骨子裏是個頑強的人。我相信,在這方面,Dennis過去一年多在議會內外的表現都應該令大家刮目相看了。他展示了的那份堅定、那份影響自己仕途都仍會維持底線,才是我認識多年的那個頑強真•Dennis。」

2021年4月,據港媒報導,郭榮鏗2020年11宣布退出政壇後,同月離開香港轉往英國,目前身在加拿大,家人也於今年2月前往當地。目前他正在籲加拿大政風處重新恢復他的國籍。

有人猜測,他之所以離開英國而到加拿大,也許那裡離美國更近,日後也許還有機會再為香港的民主做點事。@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