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日前舉辦的一場高額獎金的馬拉松賽事,因21名參賽者不幸殞命引發輿論關注。昔日殘運會馬拉松冠軍黃關軍是遇難者中的一員。據其好友透露,黃關軍此次參賽主要是出於經濟壓力,「平時就吃泡麵,然後去跑步,你想那怎麼可能有營養。」

5月22日,甘肅白銀一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遭遇極端天氣,截至23日,已有21人遇難。這次事故被指在世界範圍的體育賽事中都是極為罕見的重大災難。該賽事組織者的應急救援工作遭到外界強烈質疑。

在得知黃關軍遇難消息後,他的好友幾乎不敢相信,他哭著向大陸媒體表示:「他是個聾啞人啊,連呼救都沒辦法!」

當日,黃關軍與其他3名來自綿陽的跑者結伴出賽。同伴回憶,比賽中黃關軍跑在前面。在抵達首個打卡點時,他是第一名。然而,溫度隨著海拔的抬升越來越低,迎面襲來的凍雨讓越來越多參賽者感到不妙,紛紛選擇退賽撤離。

34歲的黃關軍來自四川綿陽,他是一名聾啞殘障跑者。自幼酷愛跑步的他,從2015年開始練習長跑,3年後在全國殘疾人田徑錦標賽上獲得了萬米冠軍。在2019年舉行的全國第十屆殘運會暨第七屆特奧會上,時年32歲的黃關軍以2小時38分29秒奪得男子全程馬拉松聽力障礙組冠軍。

殘運會冠軍生活拮据 為掙獎金赴甘肅

據封面新聞報道,在得知兒子遇難後,黃關軍的父親黃順林萬分悲痛,當即決定去甘肅「接」兒子回家。黃順林介紹,黃關軍因兒時生病打針失誤,不幸成為聾啞殘障人。「他在讀書時就愛跑步,這些年他不停地參加各類比賽,我們也希望他能『站』起來。」

周圍的朋友透露,成為專業運動員是黃關軍一直以來的願望,他主要的收入來源也是依靠各種小型馬拉松的獎金。然而黃關軍的水平距離頂尖還有距離,因此獎金也沒有很高,但幾百塊對他而言已經很重要了。拮据時,黃關軍不得不餐餐以公仔麵「對付」。

這次去甘肅白銀參賽,黃關軍也是想掙那幾千塊獎金。

為了改善生活,黃關軍自學了羌繡、電腦設計等手藝。

黃關軍的父親以賣水果為生,他的妹妹還在讀大學。在得知黃關軍出事後,綿陽跑圈的朋友們已開始為黃關軍捐款,希望幫助這個家庭渡過這場難關。

黃關軍的好友「花姐」告訴紅星新聞,因為黃關軍的經濟條件有限,很多跑友都幫助過他,不僅捐款,還帶他找工作等。

多家陸媒報道黃關軍的家境後,引發大量網民關注,其中微博話題「馬拉松事故里去世的殘運會冠軍」,達到3.6萬次討論,並獲得1.1億次閱讀。

有網民表示憤慨:「殘奧會冠軍!為祖國贏得了榮譽,卻得不到基本的生活資助!可悲可泣啊。」

「撒錢」「超額獎金」成為甘肅馬拉松賽宣傳噱頭

黃關軍參加的這場奪命馬拉松賽全名叫甘肅白銀「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該項賽事從2018年開始舉辦,今年為第四屆。該活動主辦單位是中共白銀市委、白銀市政府,承辦單位是白銀市體育局、中共景泰縣委、景泰縣政府,執行單位是黃河石林大景區管理委員會、甘肅晟景體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據《新聞晚高峰》報道,「撒錢」「超額獎金」幾乎成為了「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的一個宣傳噱頭。該賽事獎金非常豐厚,冠軍獎金達到了15,000元,亞軍12,000元,季軍9,000元,前10最低都獎勵2,000元。大眾選手,只要完賽就獎勵1,600元。報名費為1,000元。

2021年,該項賽事直接以「撒錢了」的詞彙進行賽事宣傳。題為《報名|撒錢了!2021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報名啦!》的文宣寫道:本次賽事設置了巨額而廣泛的獎勵……輕鬆拿錢的機會,你不來?

公開信息顯示,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的四屆賽事的獎勵規基本相同。從2018年第一屆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舉辦之時,「超高獎金、超級完賽福利」便成了其宣傳噱頭。

外界評論,相較於其它一些發達地區的類似賽事,地處西北的黃河石林馬拉松賽事的獎金反而是最高的。這對於越野賽精英選手來說,相當誘人。

時事評論員陳思敏撰文表示,馬拉松賽事現今在中國堪稱「遍地開花」,相關市場目前總產值應該已達千億級別。中共政府作為中國馬拉松賽如火如荼發展的推手,所謂「奔跑經濟」也是上至中央田協,下至各地方政府的一門壟斷生意。工商信息顯示,這次甘肅奪命馬拉松賽事營運由甘肅晟景公司負責,該公司成立不足兩年,通過官方招投標在4年內已知營運5個馬拉松賽事,該公司並且承接多個政府專案。#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