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曾在3月份對因言獲罪的重慶青年王靖渝(19歲)進行專訪,之後近兩個月與其失去聯繫,5月20日王靖渝本人通過各種渠道聯繫到《大紀元》記者。他透露,目前他被關押在杜拜的監獄裏,中共欲將他遣返回中國大陸,他希望通過媒體進行求救。

王靖渝通過監獄的電話接受了《大紀元》記者的採訪。

王靖渝離開中國後一直滯留在伊斯坦堡,他表示,他住在酒店裏,辦理了當地的電話卡,但是一直不斷有威脅的短訊發來,而且還有人往酒店打電話對他進行人身威脅。

「我就特別奇怪,我在當地辦的卡,我住哪裏,他們是怎麼知道的?我就覺得不安全,趕緊去美國,就這樣考慮的。」

4月5日,他購買了從伊斯坦堡到美國紐約的機票,但是當他在杜拜轉機的時候,被兩名自稱是阿聯酋的警察莫名其妙地攔住,將他帶到移民局,並且沒收了他的護照。

王靖渝說:「我問他為甚麼抓我,剛開始說因為國家安全(後來聲稱王靖渝辱罵當地宗教文化),我就跟他開玩笑,我說我這麼年輕會對你國家造成甚麼危險?他也不講甚麼,他們說甚麼都不需要,就需要把我遣返回中國。」

4月11日,王靖渝被轉至杜拜另一座較大的監獄,在那裏他輾轉聯繫到了律師,律師介入此案之後,認為此案件非常奇怪。

王靖渝說:「律師跟我講的是,我的案件在上上個星期已經全部沒有了,就是杜拜檢察院自己都認為我這個案件證據不足,就把這個案件給我註銷掉了。那麼註銷掉為甚麼沒把我放出來呢,我的律師也很奇怪,他去找,再怎麼找他們就是不放人。」

王靖渝表示,律師已經獲得法官批准可以對他進行保釋,但是當地警方一直關押他。

他還透露,在關押期間,4月19日,法院已批准他的保釋的時候,中共駐杜拜領事館的官員去見過他。

「他就說是領事館的領導組的甚麼人,我問他名字也不告訴我,他的意思是說希望我買5月1日杜拜到廣州的票,如果我願意的話,他們就會給我買票。他說我在中國也不會有任何問題,當時說『你願意就簽字』,因為我沒有簽字,他這邊也沒有把我遣返,反正一直把我關在裏面,不知關到多久。」

王靖渝表示,讓他簽字的文件全部都是阿拉伯文,不知甚麼內容。

王靖渝目前的處境並不樂觀,最初警方兩天沒有給他一點吃的東西,只給了一點水。轉入大監獄後也只是一天供一頓飯。然後與他一同關押的基本上都是印度、巴基斯坦等地的人,一間牢房裏住著七八個人,經常發生打架事件。疫情期間,監獄裏也沒有任何防範措施,口罩也不允許帶進去。

王靖渝,19歲,重慶人,2月21日,他在網上發表了關於死在印度戰場上中共軍人的評論,一時在大陸的網上引發轟動。他從而因言獲罪,遭到中共的網上通緝,國內的父母也被抓。

王靖渝表示,目前他的父母的情況完全不知道,父母也好長時間沒有聯繫他了。

他最後希望通過媒體發出他的呼聲。

「我個人的安危不要緊,哪怕是把我遣返回去,對我做甚麼,我個人是不畏懼的,因為這是一個邪黨,它終究會被滅的。而且我想通過我這個事情,告訴全世界,應該聯合起來打倒……(中共)」王靖渝還沒有說完,電話被斷掉。#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