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重創全球,在相關疫苗供應吃緊之際,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的兩名專家在《日經亞洲評論》上發文,披露中俄專制政權所實施疫苗外交的四大問題,並警告若不認清並採取行動應對,這種疫苗外交將破壞全球的民主實踐。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民主研究國際論壇副主任凱文.謝維斯(Kevin Sheives)和項目助理瑞安.艾里克(Ryan Arick)在《日經亞洲評論》發表的文章題為「專制國家正利用COVID疫苗來顛覆民主」。

文章稱,中俄正在展開外交攻勢,以便從其疫苗的全球分銷中獲得最大利益。亞洲、拉丁美洲和非洲預計將成為這些疫苗的主要接受者。

謝維斯和艾里克在文中指出,中國已經向至少78個國家提供了超過2.4億劑疫苗,而俄羅斯則向30多個國家提供了1,280萬劑疫苗。但令人遺憾的是,這些專制政權利用這些疫苗分配管道為其政權的利益服務,在某些情況下,它們的利益高於那些急需接種疫苗的受援國人們的利益。

謝維斯和艾里克說,在過去一年的研究中,他們評估了中共病毒對民主的影響,發現專制政府的疫苗外交模式存在四個問題:1)散佈有關西方疫苗完全虛假的信息;2)優先考慮「成為第一」(being first),而不是以信賴為優先;3)先讓一些國家的政治精英獲得疫苗;4)確保以疫苗為籌碼換取政治利益。

散佈西方疫苗的虛假資訊

謝維斯和艾里克說,隨著疫苗的開發,中、俄採用了信息操縱策略,以加強人們對西方疫苗的不信任。

美國官員稱,俄羅斯情報機構在網上發起虛假資訊活動,以削弱對輝瑞-生物技術公司(Pfizer-BioNTech)疫苗的信心,公開質疑西方疫苗臨床試驗的有效性,並過度強調疫苗所報告的副作用。

在輝瑞公司報告其臨床數據後,一個由北京組織的宣傳網絡迅速在社交媒體上傳播錯誤信息和虛假資訊,而北京的外交官則迅速放大了這些捏造的社交媒體帖子。

謝維斯和艾里克說,這些宣傳虛假資訊的網絡是經過協調的、由政府主導運動,旨在打擊那些被證實有效的競爭性疫苗。

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四月份在中共全國疫苗與健康大會上承認,中國國產中共病毒疫苗的保護力不高,要混合接種不同疫苗。這直接打臉他自己曾吹捧國產疫苗的言論。

速度比信任更重要

謝維斯和艾里克說,專制政府把開發疫苗的速度和「成為第一」放在首位,而不是優先遵循在公共衛生舉措中建立信任的科學和國際規範。

俄羅斯在2020年8月推出了其中共病毒疫苗「Sputnik-V」。該疫苗在沒有完成適當的測試之前就已經推出。

俄羅斯宣稱要成為第一個推出疫苗的國家。俄羅斯立即將這些未經測試的Sputnik-V劑量分發給其盟友畿內亞和委內瑞拉。

儘管中國疫苗供應商缺乏透明度,但北京仍大力向國外推出國產疫苗,引發西方國家的擔憂。《日經亞洲評論》特約撰稿人詹尼斯.塞費里亞迪斯(Giannis Seferiadis)4月1日發文稱,雖然中國製造商沒有向歐洲醫藥管理局申請分銷中共國有企業國藥集團(Sinopharm)和其它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苗的許可證,但它們正在尋找進入歐洲國家的途徑。

2月9日,中共在與中東歐國家舉行的「17+1」峰會上,極力向西方國家推廣中國疫苗。

波蘭總統安傑伊.杜達(Andrzej Duda)曾與中國同行談及購買中國疫苗以加快接種速度的問題。但幾天後波蘭衛生部長亞當.尼茲斯基(Adam Niedzielski)表示,由於缺乏相關數據信息,他目前不建議使用中國國藥集團(Sinopharm)的疫苗。

瞄準精英階層

謝維斯和艾里克說,中俄還以外國政府的精英人士為目標,讓他們儘早獲得國產中共病毒疫苗。這種做法符合北京和莫斯科的偏好,即給外國政治精英階層提供特殊待遇,作為其對該國施加影響的機制。

在秘魯,北京優先向該國高級政府官員及其裙帶網絡提供早期疫苗,而不是優先向更多的弱勢人群提供疫苗。菲律賓、委內瑞拉和烏干達的領導人在早期收到中國的Sinovac疫苗後,優先考慮給他們的裙帶網絡和安全人員接種,而不是老年人和醫療專業人士。

疫苗是換取政治利益的籌碼

謝維斯和艾里克說,對於中共來說,疫苗是交易中至關重要的籌碼。中共會以向其它國家出售或捐贈疫苗為籌碼來換取獲得政治優勢。再一次,公共衛生目標被置於中共政權外交政策的第二位。

巴拉圭指責中國廠商以提供中國製造疫苗為籌碼,強迫巴拉圭與台灣斷交。巴拉圭總統阿布鐸(Mario Abdo Benitez)說,巴拉圭願意直接與中國廠商洽談疫苗採購的問題,但不接受任何形式以疫苗換取外交關係的「勒索」。

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向馬來西亞承諾提供疫苗,但隨後立即要求馬國釋放因擅闖馬來西亞海域而被捕的中國漁民。謝維斯和艾里克說:「北京的疫苗已經不僅僅是影響力的工具,而是籌碼。」

接受中國疫苗絕不能放棄民主原則

兩位專家還警告說,當世界各國接受這些由專制政權提供的疫苗以填補全球疫苗分配的空白時,他們絕不能在此過程中放棄自己的民主原則和利益。政治領導人和公共衛生專家應保持他們對疫苗測試、透明度和數據分享的嚴格要求。

記者和活動家應密切關注中俄疫苗的切入點,以便去發現他們對一些國家政治精英施壓或以疫苗供應作為換取政治優勢的交換條件。一些國家官員也應了解專制主義來源的疫苗交易可能帶來的持久政治風險。社會和傳統媒體平台應繼續應用內容審核規則,打擊中俄對那些經過嚴格測試的疫苗所進行的虛假資訊傳播。

兩位專家認為,疫苗分配的目標是建立公眾信任和擊敗中共病毒,而不是為了美化專制者的自我和政權利益。如果沒有這些環節措施,這些專制政權的疫苗外交將會顛覆全球的民主實踐。#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