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2019年爆發反修例運動,35歲男子梁凌杰於6月15日在金鐘太古廣場高處掛上標語,及後墮樓身亡,成為「反送中」運動期間死亡的第一人,死因研訊今日(14日)繼續。法庭傳召時任立法會議員鄺俊宇作供,鄺俊宇表示,「最大遺憾係由頭到尾都唔可以同佢講到一句說話」,他又坦言自己處理過很多輕生事件未試過失手,惟今次是他人生中很難受的事,是很大的遺憾。

鄺俊宇作供指,事發當日正在立法會工作,約下午3時許接到電話,指有人在太古廣場4樓出現,疑似想輕生,希望他提供協助。

鄺表示當時並不知道梁凌杰的身份,只透過網上消息知道有人以死明志。但他強調「無論係邊個都唔重要」,但不想有人因此失去生命。他自言當時只有一個想法,就是先到現場。

鄺俊宇指,他當時與梁姓同事由立法會大樓經天橋去到太古廣場,並遇到律師伍展邦。他指出,當時警方已經封鎖了現場,他向在場的一名警察公共關係科女警員表示身份,要求協助勸說梁凌杰但遭拒絕,該女警轉達上司回覆,指談判專家正趕赴現場,又表示該處已經封鎖,不適合他勸說或溝通。鄺俊宇期間多次請求警員:「盡量試試啦,我覺得我可以幫到手」。惟最終仍不獲准與梁凌杰見面。

其後鄺俊宇離開封鎖範圍,在太古廣場附近繼續觀察情況,他稱:「至少可以望到佢(梁凌杰)」,期間亦嘗試向梁凌杰大喊:「你冷靜啲,落返嚟先講」,但不果。

鄺俊宇表示他一直逗留現場直至梁凌杰墮樓,他當時見到馬路上放置了消防救生氣墊,而梁凌杰跌落在氣墊旁邊。他形容自己「腦海一片空白」。其後一度哽咽,聲音顫抖地表示自己當時情緒崩潰,跪在地上,他自言「我處理輕生未試過失手。我接受唔到」,形容事件「係我人生裏面好難受的事」 ,「係我一個好大嘅遺憾」。

研訊主任問鄺俊宇,警方拒絕其會見要求是否合理,鄺俊宇則表示未能判斷,但他表示自己是社工出身,多次協助處理輕生事件,當時只希望能幫忙,對警方拒絕請求感到可惜。

被問到能否成功勸服梁凌杰,鄺俊宇回應指「當然希望同佢講到嘢,最大遺憾係由頭到尾都唔可以同佢講到一句說話。」

研訊主任又問鄺俊宇,是否曾擔心自己的存在會引發政治社會問題或衝突,鄺俊宇相信自己是「充當緩和與緩衝的角色」,提及過往有警員接受他在場協助,他坦言自己當時最大的心願是大家都平安,「唔想發生唔好嘅事,唔值得。」 

對於梁凌杰當時手持危險物品,鄺俊宇指自己當時不了解,但他相信梁凌杰不會傷害他,他指自己有多年社工經驗,明白風險,相信能作適當判斷,並形容當時到場協助是他的「初心」。

而時任中區警區行動組總督察的聶凱鵾在庭上作供,指時任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及「佔旺女村長」的社運人士畢慧芬,曾要求與梁凌杰見面,惟警方經評估後拒絕二人請求。

研訊主任問及會否曾考慮以鄺俊宇的議員身份或知名度,或令情況有良好發展。聶凱鵾則回應指不排除這種可能,惟當時梁凌杰手持鎅刀,警方或需為鄺俊宇等人參與勸說提供額外保護,他認為難以評估事態發展。

鄺俊宇原本不在證人名單中,因為庭上證供多次提及鄺俊宇名字,故死因庭指示警方聯絡鄺俊宇出庭作供。鄺俊宇曾表示:「這是我可以為凌杰做的最後一件事,我會出庭協助作證。」@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