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華爾街日報》5月12日報道說,最新數據顯示,貿易戰關稅導致中國進口商品總額急劇下降,而且美國進口商品結構也發生了重大變化,電信設備、傢俬、服裝和其它商品的購買從中國轉向其它國家。

2018年和2019年,特朗普政府對從中國進口的近三分之二商品加徵關稅,大約相當於對每年3,700億美元的進口額加徵關稅。

《華日》對貿易數據監測公司信息的分析結果是,因為美國公司為避關稅,更多地轉向從其它國家購買商品,對中國商品加徵的關稅目前只佔中國對美國出口商品的一半,相當於每年2,500億美元的進口額。

越南成為美國對中國加徵關稅受益最大的國家。在全球對美國的出口中,越南從2018年的第12名躍升到現在的第6位。

《華日》分析發現,在受到關稅打擊的中國商品中,影響最大的是電信設備和電腦配件,這類商品的進口額比2018年的高峰期分別減少了約150億美元。

半導體是中美貿易戰的一個典型例子,美國從中國進口的半導體商品數量一直在下降,從越南、台灣和馬來西亞的半導體進口量卻出現了強勁增長。

不過,中國仍是美國的最大進口國,但貿易戰的效應貌似比疫情影響還要大。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大流行病一度引發全球貿易低迷之後,從中國進口的非關稅物品近幾個月開始回升。但截至3月31日的過去12個月裏,從中國的進口總額為4,720億美元,比2018年的最高峰(5,390億美元)少了670億美元。

「貿易戰(對中國進口的)負面影響比大流行病更持久」,研究機構牛津經濟學院的首席經濟學家亞當·斯萊特(Adam Slater)說,「大流行病的影響開始消退,但貿易戰的長期影響仍然存在。」

美國和中國在2020年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根據協議,美國保留了關稅作為槓桿,以確保北京遵守協議——包括加大力度採購美國商品,更好地保護美國知識產權的條款。此外,北京也保留了對美國出口到中國商品的關稅。

從對國內的產業影響看,雖然北京旨在針鋒相對加徵關稅,但中國的工廠可能會失去代工業務。在消費者主導的全球消費模式下,中國工廠可能被越南、馬來西亞和墨西哥等國家的工廠競爭者所取代。貿易戰還直接打擊了北京成為領導先進製造技術(如半導體和電動汽車)的野心。

在5月12日的聽證會上,一些國會參議員就拜登政府是否計劃繼續徵收關稅向美國貿易代表戴琪施壓,但也有部份參議員表示,徵收關稅正在損害他們地區的企業。

戴琪還被要求建設一個到期程序,允許公司尋求對某些產品免除關稅。

戴琪說,她的辦公室正在對關稅進行「從上到下的審查」,包括排除程序,讓公司「能夠參與並告訴USTR,他們的關切和計劃事宜」。

在被提問對華的301條款關稅豁免時間表時,戴琪回答:「有一個推、拉的過程……我們知道,大家希望我們迅速採取行動,但我們不能太被動;我們需要有一個願景。」

她補充說,就時間表而言,「12月可能會太遲」。

北京一直希望,能夠說服拜登政府取消對華關稅。

戴琪上任第一周時與14名負責貿易的外國官員進行磋商,但她沒有給負責貿易談判的中共副總理劉鶴打電話。

戴說,「時機成熟時」她會打電話,這與拜登政府其他人的態度保持一致;其他官員在與中方打交道前往往會先試圖爭取盟友的支持。#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