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7日,中共外長王毅在聯合國安理會視像會議上再次大談「多邊主義」,把聯合國也當作了對抗美國的戰場。聯合國安理會建立的初衷是建立磋商機制、儘量避免衝突和戰爭,然而,中共卻繼續著「東升西降」的誤判邏輯,公然要在聯合國的場合爭霸,正在令整個世界陷入一場危局。

中共在聯合國 公開爭霸的野心

王毅稱,國際規則應該「由大家一起制定,不是少數國家的專利和特權」,並反對「以意識形態割裂世界」。

王毅的發言,顯然在針對G7外長會議的聲明。中共被排除在G7+4外長會議之外,只能利用聯合國的場合發洩。王毅自知G7+4不是「少數國家」,他不敢公然針對所有國家,只能更多針對美國。

王毅還稱,「實施制裁等強制舉措」,「繞開安理會的單邊行動都不具合法性」。

美國前特朗普政府針對中共政權的一系列制裁擊中了要害,中共一直試圖施壓拜登政府放鬆制裁,不但沒有達到目的,中美關係卻進一步惡化。

拜登政府沒能持續特朗普政府的強勢制裁,僅稱中共是競爭對手,令中共高層產生誤判,不斷高調擺出與美國爭霸的姿態。王毅稱,「這場疫情也放大了全球治理體系中的不適應問題」,「切實提高發展中國家的代表性和發言權,引領全球治理體系朝著更加公平合理的方向發展」。

看來,中共高層仍相信「東升西降」,迫不及待地要主導「後疫情時代」。中共可能認為已部份掌控了聯合國,覺得現在是爭霸的良機。王毅還稱「今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要「共同推動聯合國重整行裝再出發,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習近平在博鰲亞洲論壇上曾說中共要「為世界謀大同」,王毅的說法延續了習近平的「世界大變局」和「全球治理」觀。

G7+4外長會議後的聲明,很大程度上揭示了各國對中共破壞國際秩序的擔憂;如今,王毅在聯合國公然透露了中共成立100年之際的野心,世界各國的危機意識恐怕還會加劇。

布林肯道出世界面臨的挑戰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的發言,應該算美國新政府第一次直接點出了中共引發的嚴重危機。

布林肯回顧了聯合國安理會建立的一系列原則,包括防止衝突和減輕人類痛苦、承認和捍衛人權、促進對話、各國自我約束等;他也回顧聯合國機制避免了核大國之間的武裝衝突、推進了人權。 但他隨後說,「現在正處於嚴重的危險之中」,「民族主義在興起,脅迫在增加,國家之間的對抗在加深,對基於規則的秩序的攻擊在加劇」。

布林肯還說,「當我們看到有的國家破壞國際秩序,假裝我們一致同意的規則不存在,或隨意違反時,我們將繼續強有力地反擊」。

布林肯提到,各國應遵循的國際準則包括《聯合國憲章》、條約、公約、安理會決議,還有《國際人道主義法》,以及在世界貿易組織和眾多國際標準制定組織主持商定的規則和標準,並稱美國的目標是「捍衛、維護和振興這樣的秩序」。

布林肯面對中共在聯合國透露的野心進行了正面回擊。5月8日,中共黨媒迴避了中美外長在聯合國的這場交鋒,仍然繼續宣傳習近平與聯合國秘書長的通話,宣揚中共高層的「多邊主義」和「全球觀」。

布林肯詮釋普世人權概念

布林肯的發言,還針對中共的狡辯,解釋了人權的普世概念,他說,「人權和尊嚴必須始終是國際秩序的核心。《聯合國憲章》的第一句話說,聯合國的基本單位不僅是國家,也是人類」,「一些政府認為,在自己的疆域內所做的都是自己的事,人權價值觀在社會之間存在差異。但是,《普世人權宣言》以『普世』一詞開頭,因為我們各國都同意,無論身處何處,每個人都享有某些權利。主張國內管轄權不能給任何國家奴役、酷刑、失蹤、種族清洗和任何其它方式的侵犯人權開出空白支票」。

布林肯的解釋,顯然針對了中共「干涉內政」的說辭。5月7日,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等4人因去年參加紀念「六四」燭光晚會,被香港法院判刑。布林肯在推特上寫道:「美國與香港人民站在一起,反對對參加天安門紀念活動的活動人士判刑。所有因以非暴力方式行使受保障自由而被監禁的人應立即獲釋。」

中共自然不會透露這些關於普世人權的內容,但中共黨媒很快另類回應。5月8日,新華社報道〈美政客公然包庇罪犯,荒謬至極!〉,文章雖未點名謾罵布林肯,但稱美方「唯恐香港不亂的嘴臉暴露無遺」,並稱「『開歷史倒車』卻成為美西方非理性的政治選擇」。5月8日,《人民日報》也刊文《「五宗罪」暴露美國人權頑疾》,全文超過3,700字。

中共黨媒僅回應了布林肯關於人權的闡述,卻迴避了另一段話。布林肯還說,「聯合國建立在其會員國主權平等原則的基礎上」,「一國聲稱重劃另一國的邊界時,就沒有尊重這樣的原則,還包括試圖使用武力或威脅使用武力解決領土爭端;或一國聲稱有權通過影響力命令或脅迫另一國作出選擇和決定;或一國以虛假的信息或武器化的腐敗工具,破壞另一國自由、公正的選舉和民主制度;或追捕國外的新聞工作者或異見人士」。

布林肯也描述了「多邊主義」,但顯然與中共不同,他還說,「當聯合國成員國,特別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無視這些規則並阻止試圖追究違反國際法的行為時,它發出的信息是,其它國家可以違反這些規則而不受懲罰」。這等於不點名地批評了中共破壞聯合國準則的行為。

布林肯和各國外長若能從中共的最新表演中進一步警醒,國際抗共聯盟可望更加成型,共同徹底解決這場危機的策略應該也會逐漸清晰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