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所周知,「黑命貴」(BLM)聯合創始人卡洛斯(Patrisse Cullors)自認是「訓練有素的馬克思主義者」。不過,最近曝光的一楨10年前的錄像顯示,她還是世界上殺人最多的獨裁者毛澤東的粉絲。

據《霍士新聞》報道,大約2010年,卡洛斯參加了洛杉磯的共產主義智囊「勞工/社區戰略中心」(Labor/Community Strategy Center)的聚會,在演講中,她說該左派智囊創始人曼恩(Eric Mann)撰寫的一本著作,可以和《毛主席語錄》相比。

卡洛斯在演講中說,「當時我正和亞利桑那州一位與SB1017法作鬥爭的年輕人談話,他拿起一本(曼恩的)書,說這就像毛澤東的紅皮書。我當時想,『夥計,這就是我的想法!』他把這兩本書關聯起來,真是太酷了。」

她建議組織讀書會,購買10~15本曼恩的書讓青年閱讀,「我認為我在與青年對話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也許是因為我參加這項運動已17年半,我知道將年輕人組織起來的訣竅。」

卡洛斯是BLM的三位創始人之一,她最近被曝出名下有四套房產,並在洛杉磯白人區購買豪宅,被華人網友喻為「美版司馬南」(司馬南曾稱: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

卡洛斯鍾情於毛魔,並不足為奇。不過,這楨影片片段一出,在社交媒體上就吸引眾多西人轉發,核心關注點是毛和《毛語錄》。其中《國家脈動》(The National Pulse)的主編Raheem Kassam附上一圖「哪個獨裁者殺人最多?」,如果用一滴血代表殺100萬人,那麼希特拉人頭下有17滴血,史太林頭下有22滴血,而毛澤東則有76滴血。

根據維基百科,《毛語錄》由《解放軍報》於1964年編輯出版,是中國文化大革命的基石。僅文革時期中國國際書店已向全世界117個國家和地區,用五十多種文字出版了五百多種版本,總印數為50億冊。以當時全世界三十多億人口計算,全世界平均每人擁有1.67本。以至於它被稱為「二十世紀世界上最流行的書」。一些組織統計認為《毛語錄》是全球歷史上印量僅次於《聖經》的出版物。

黑人運動與毛思想的源淵關係

毛澤東發動文革的目的之一,是想藉此向全世界輸出革命,發動世界革命。美國黑人激進社團「黑豹黨」就是毛的追隨者。《紐約時報》2016年文章「百豹齊放:美國黑豹黨為何熱愛毛主席」中,描寫了1966年創立黑豹黨的紐頓(Huey P. Newton)把毛澤東視為偶像的事情,說當時在紐約黑人社區哈青檸,小紅書……似乎是人手一本,「這個充滿爭議的激進組織在鼎盛時期有成千上萬的追隨者。有的在與警方的槍戰中陣亡。有的死於派系鬥爭和內部的殺戮。有的死在獄中。」

大陸百度百科有關「黑豹黨」的詞條介紹,當時加州的一些黑豹黨黨員,開著車從三藩市的中國書店裏一捆捆地買毛語錄《小紅書》,每本二十美分。再到加州大學校園裏,以每本一美元的價格出售賺錢,然後買槍。「三十年後,想出這個主意的人在電視上說,毛主席教導我們說,槍桿子裏面出政權。黑豹黨是活學活用的樣板。」

大陸騰訊文化2015年「毛澤東思想曾指導了美國黑人鬧革命」一文說,毛主席語錄成為黑豹黨的必讀書目。黑豹黨的多位重要領導人都非常崇拜毛澤東。1959年後,多位黑人運動領導人包括美國「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NAACP)創始人之一杜波依斯(W. E. B. Du Bois),均相繼到過中國「朝拜」毛。

毛思想對美國左派的影響

當年拿「毛語錄」當《聖經》讀的外國青年,不僅僅是黑人。如果說「黑豹黨」為首的黑人激進派跟隨毛走了暴力革命的路線,當時美國的白人新左派則走了文化革命的路線,同樣是受到中國文革的啟發。

香港中文大學「中共研究服務中心」王朝暉針對「美國對中國『文化大革命』的研究」寫道,「說起來,人們也許不相信,美國(及整個西方)文化大革命的精神領袖,是人稱三M——馬克思、馬爾庫塞和毛澤東。雖然,大洋彼岸幾乎同時進行的兩個國家的兩場文化大革命有著本質上的根本區別,但當時幾乎完全不了解中國國情的美國人在一定程度上出於自身現實的聯想,積極地投入到對中國的這場毛澤東發起的『文化大革命』的研究中去。」

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懷特沃特校區語言文學系教授郭建在「當代左派文化理論中的文革幽靈」文章中說,西方「新馬克思主義」(neo-Marxism)的重要理論家阿爾杜塞(Louis Althusser)以文化批判為己任,並全盤接受毛澤東的文化決定論。他認為史太林「忽視了階級鬥爭,沒有繼續文化領域的革命,最終導致資本主義在蘇聯復活。」

比阿爾杜塞晚10年的「新馬克思主義」文化理論家傑姆遜(Fredric Jameson)認為,「在西方國家的反體制、反文化、反戰運動中,中國的文化大革命還為西方左派力量提供了『政治文化的典範』,因為它不僅是一場政治運動,而且有一套系統的、著眼於文化和意識形態變革的理論,有深遠的世界意義。」

毛思想對美國左派有何影響?法國哲學家阿蘭·巴迪歐(Alain Badiou)在「文化革命:最後的革命?」中寫道:「中國與世界所發生的變化已經表明:一個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在當代就不可能不是一個毛主義者,無論『葛蘭西派』(Gramscians)還是『阿爾杜塞派』(Althusserians)其實都一樣。」#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