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中共外交一連串的敗筆,對菲律賓卻似乎是個例外。然而,5月3日,菲律賓外長洛欽(Teodoro Locsin)發推文要求滯留南中國海爭議水域的中國船隻離開牛軛礁,竟爆粗口道「讓我想想,喔,滾蛋吧!(GET THE FXXX OUT)」,他說:「那種溫文爾雅的外交辭令完全起不到作用。」他還稱中國(中共)是「一個醜陋的傻瓜想向帥哥強加自己的意願,而帥哥本來是想做朋友的。」

雖然當日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接種了中國疫苗,並在晚間電視採訪中說「感謝中國」,隔日洛欽向中方道歉;但前面的「戲劇性」插曲還是抽了中共一耳光。

其實,近二十年來菲中關係頗有「戲劇性」。上述事件的背景是,2016年杜特爾特當選總統後大幅轉變對華政策。原本,2012年黃岩島對峙事件後,中菲關係快落,並在2016年南海仲裁案(裁決幾乎全部支持菲律賓的訴求)中跌入谷底,當時中共非常被動。可是,杜特爾特總統上任後改變了策略,與習近平八次會面,兩方關係發生轉變。

杜特爾特為甚麼轉變策略呢?主要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畏懼中共。第二個原因,對中共的經濟幻想。2016年10月18日,杜特爾特訪華,雙方簽署涵蓋經貿、農業、旅遊、禁毒等領域的共13個雙邊合作協議,總值達135億美元。2018年11月,習近平訪菲,雙方簽署29項合作文件,有意將「一帶一路」與杜特爾特的「建設,建設,再建設」的政策(預計需要在未來六年花費1,800億美元)對接。

那麼,杜特爾特已就任總統5年了,他的對華政策達到預期目標了嗎?事實證明,杜特爾特落入了中共的陷阱裏了。舉例而言。

其一,中共口惠而實不至,對菲援助、投資與許諾的相差甚遠,菲方對此頗有怨言。同時,中國成為菲律賓第一大貿易夥伴、第一大進口來源地,中菲兩國的貿易結構從整體上看是處於失衡狀態,中方對菲享有巨額的貿易順差。例如,2018年,菲自中國進口201.1億美元,菲向中國出口99.83億美元,菲對中貿易逆差101.27億美元,佔菲外貿總逆差的39.97%。而到2020年,中菲雙邊貿易額為611.5億美元,菲對中貿易逆差上升到225.3億美元。此外,中國企業對菲全行業直接投資額比較小(2020年為僅1.4億美元),但卻大力搶佔工程市場(2019年在菲新簽工程承包合同額達62.4億美元,增長102%;2020年為96億美元)。

其二,中菲南海爭端事件不斷發生。例如,2018年下半年至2019年的「中業島危機」(中業島是南沙群島第二大天然島,為中菲爭議島嶼,現為菲律賓實際控制)。又如,今年3月起發生的「牛軛礁事件」(Whitsun Reef),菲方罕見召見中共駐菲大使。

其三,近年來的中共軍事擴張和「戰狼外交」,對菲構成了嚴重威脅,這就迫使杜特爾特政府不斷調整對美政策。杜特爾特曾一度稱「我要與美國分道揚鑣(separation)」,拒絕以後再與美軍舉辦聯合軍事演習,2020年2月甚至宣佈終止《訪問部隊協議》(該協議允許美軍在該國駐紮,並進行美菲之間廣泛的聯合演習),但立場很快又發生了變化。例如,菲律賓分別於2020年6月和11月兩度宣佈暫停終止與美國的《訪問部隊協議》。又如,2021年1月下旬,菲律賓國防部長德爾芬·洛倫薩納(Delfin Lorenzana)表示,美國是充滿爭議的南海和印太地區的「穩定力量」,並對馬尼拉對與華盛頓關係的「新時代」感到樂觀。

事實上,菲律賓與中共的關係遠非和諧。根據菲律賓外交部的數據,自杜特爾特2016年上任以來,菲律賓已向中共提出78項外交抗議。

總括所述,菲律賓出於對中共的恐懼和幻想,採取迎合中共的政策,結果卻是苦澀的。這給了世界各國一個活生生的教訓:對待中共,必須直面,要拋棄任何恐懼和幻想。

當然,菲律賓人對此是最有感觸的了。越來越多的菲律賓人認識到:中共可能出於策略考慮,會對菲一時或在某些領域讓步、讓利;然而,中共野心的膨脹和戰狼本色的難以掩蓋(或故意表現,以圖懾服菲律賓),最終仍可能使中菲矛盾激化,「杜特爾特對華政策」難以為繼。

對中共而言,杜特爾特是中菲關係突破性改善的關鍵因素;可是,杜特爾特明年總統任期期滿卸任,何人上台,菲律賓對華政策又將如何?一切都在未定之中。

如果更清醒了的菲律賓對華政策再次發生戲劇性變化,人們也不用驚訝。#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