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自命國際都市的香港竟然不播奧斯卡,但也無阻身為電影發燒友的筆者去看直播。今年的大熱Nomadland及The Father簡直是眾望所歸的必看電影!兩套選其一,我必然會選擇The Father,畢竟筆者是一名長者服務社工,對與認知障礙有關的電影,必然會特別留意。要不是因為疫情,我必然會辦一次包場活動帶中心的長者去欣賞這套電影。

這部電影最精彩之處莫過於敘述與描寫當一個人失去了自己的記憶時,情況會變得如何糟糕!其實長者喜歡想當年,能夠緬懷過去的精彩人生,是一種享受。有一種情緒治療技巧叫做緬懷治療,正正就是透過讓受者藉着回顧過去的一些精彩回憶,來減低現時的壓力。

筆者經常期盼,他朝有幸有命成為長者的話,透過緬懷自己當年的威水史,都夠樂足幾個下午。要是有個孫兒或孫女,或者長者中心的弟弟妹妹來聽聽我分享的話,就真的是太爽了。真期待到是有後生仔/女來邀請我參加生命故事計劃(筆者正在搞緊),說要幫我寫生命故事,然後我從容地拿出幾本自傳來跟他們說:「弟弟妹妹,你哋攞去抄啦!」哈哈!真爽!

但是,如果我也不幸失去了寶貴的記憶的話,或許連兒子是誰都忘記了的話,那麼,我會變成怎樣呢?最重要的是,我太太和兒子又會有甚麼感受呢?一想到這樣,我又想起了一位我正在服務的腦退化伯伯。每次見到他的太太時,我都會想到要儘量把現在的寶貴記憶,用文字和用相片或影片記錄下來,或許一天,我也需要用這些東西去提醒自己,我曾經精彩地活過。◇

 

------------------

📰支持大紀元,購買日報: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InfoG:
https://bit.ly/EpochTimesHK_InfoG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