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去年底完成的2020年人口普查數據,中共國家統計局原計劃在4月上旬公佈,但至今仍遲遲未公佈。英國《金融時報》4月底披露,原因是數據「非常敏感」,需官方內部達成共識後才公佈。那麼,中共為何遲遲不公佈?又為何要內部達成共識後才公佈?

4月27日,英國《金融時報》引述知情人士稱,中國人口普查已於2020年12月份完成,但因總人口數下降至14億以下,數據「非常敏感」,需要政府各部門就數據解讀達成共識後才公佈。

而今年3月中旬,中共國家統計局曾表示,4月上旬會公佈人口數據結果,但已到5月了仍未公佈。

對此,美國華盛頓信息與戰略研究所學者李恆青對大紀元表示,原定4月公佈的人口普查結果遲遲不公佈有兩方面原因。

李恆青認為,中共不敢公佈數據可能是因為普查數據遠遠低於官方預期,也就是說,中國的實際人口數和政府想公佈出來的數字可能相差非常大,有過億的差距,「之前中共宣稱的中國人口可能超過14億,現在可能也就12億出頭,那個人為製造的虛假數字太大了,沒有辦法公佈,這就是現在不公佈的一個原因。」

李恆青認為另一個原因可能是,數據反映目前中國的政治博弈,「有些人還要繼續說假話,因為他們要為所謂建黨100年獻禮,如果出了這麼大的醜聞,這是一個要砸鍋的事情。」

國民經濟戰略發展是基於可靠可信的人口數據。李恆青表示,「剛剛制定的第十四個5年規劃和那個所謂的兩個100年藍圖都是建立在人口不斷增長的數學模型上,現在發現,人口不僅沒有增長,而是負增長,那原來制定的政策全是錯的,按照易富賢人口結構分析,是一個不可實現的目標。所以,這次第7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不敢公佈也是基於這個原因。」

「前幾年的計劃生育政策推行過程中,因為它跟各方面的利益捆綁在一起,大家都在編造這個數據,把中國的人口數變得虛高。」他說,「現在如果把那個真實數據放出來,馬上暴風驟雨就要來,所以,他們會把它經過調整了的也是假數據擺出來。」

「(其實)他們現在的騙局沒有辦法繼續騙下去了,要破產了。」他說。

專家:存在人口數據腐敗

4月24日,在李恆青主持的波托馬克文化沙龍,作客的著名人口問題研究專家、《大國空巢》一書作者易富賢認為,從2000年開始,中共的人口數據越來越不真實,其原因是存在人口數據嚴重腐敗,並用數據詳細揭示了這些腐敗。

在沙龍直播中,易富賢認為,隨著人口預期壽命的提高、城市化後婦女從事非農業佔比越來越高,婦女受教育程度越來越高,生育率會自然下降。但中國(中共)政府卻一直遲遲不廢除計劃生育政策,還篡改數據維持這個政策。

「中國的人口學家、國家計生委、國家統計局一次一次篡改人口數據。比如2000年,中國的生育率只有1.22,官方將生育率篡改為1.8;2010年,生育率只有1.18,官方篡改為1.63;2015年,生育率只有1.05,官方又篡改為1.6。」他說。

易富賢表示,它們用篡改後的數據來說明,如果放開一胎化政策,人口會無限增長,導致糧食、醫療等資源耗盡,所以要維持一胎化政策,而根本原因「是因為利益集團的人口數據腐敗」。

國家統計局用教育數據「校正」出生數據

易富賢在沙龍直播中說,國家統計局用上小學的人口數據來修改中國的出生人數。

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1991—2014年出生4.3億(43040萬人)人口,6年後,1997—2020年小學一年級的招生4.38億(43874萬人)。易富賢說:「但是這個(招生)數據是有問題的、虛高的,數據存在巨量水份。」

為甚麼要「修正」?易富賢認為,是為獲取利益。中國的教育經費是由中央跟地方分擔,西部省中央承擔80%,地方承擔20%;中部省中央承擔60%,地方承擔40%,「這就導致地方政府的教育機構及學校拚命地虛報(招生)人數來獲取教育經費。」他說。

虛報招生人數,中共媒體也有相關報道。2012年1月7日,中央電視台報道,安徽省界首市上報小學生51,586人,實際上只有36,234人,虛報42%,套取經費1,063萬元。

同年5月4日,中國青年報報道,湖北陽新縣兩所中學,一所中學實際人數只有2,147人,上報5,266人;另一所學校實際人數只有700,上報3,000人。

易富賢表示,「國家統計局根據教育數據調節出生數,必然導致中國的出生數存在大量的水份。」

李恆青也持同樣的觀點:「各級教師、學校及教育系統大家就聯合起來造假,約定俗成,都在裏面分贓。所以,這個數字是假的。」

專家:戶籍水份比統計局的更多

在波托馬克文化沙龍直播中,易富賢還披露,中國人口學會會長翟振武根據2015年的戶籍數據推算,2008—2013年的總和生育率為1.61,與當初他自己的預測一致,然後翟振武在2020年獲得教育部科研成果二等獎,「說他通過戶籍指標來論證他們以前所修改的數據是準確的,而這個數據很可能誤導2020年普查。」

他認為,戶籍的水份事實上更多,「如2000—2019年,統計局報出增加人口是1.33億,戶籍報出增加人口是1.74億」,「因為與戶口掛鉤的權利(利益)有二十多項,導致很多人有多個戶口,前幾年每天報道的房姐房妹很多。」

易富賢表示,2018年人口實際已經負增長,而統計局認為當年出生了530萬人,戶籍則認為增加了924萬。戶籍數據也很容易造假,一個小派出所可以輕易地虛報很多戶口,「比如,河南中牟縣刁家派出所2010—2011年辦出1980個空戶口;大連市正廳級『黑老大』徐長元有二千七百多套房產,很多是買來的戶口上戶。」

「中國二三十年的造假戶口累計有1.5億個虛假戶口,尤其2010年後放開低齡上戶限制,水份暴漲。」易富賢說。

李恆青補充說,「無論城市、農村,只要多報一個戶口,在分宅基地、土地、拆遷的時候,多一個戶口是一個很大的事情。」

衛生部門出生數存在水份

易富賢還披露一個情況,中國從2003年試行新型農村醫療合作,2008年已覆蓋全國,稱農民生孩子可以報銷醫療費,「導致個人、醫院管理機構拚命虛報活產數冒領醫療經費。尤其是2010年放開低齡上戶,導致很多人去買出生證。」他說。

據網上搜索,「買賣出生證」有數百條信息。2016年9月25日《民主與法制報》報道,安徽蒙城縣婦幼保健站4,000份空白出生證被盜賣,而這些出生證可以上戶口。2019年10月24日央視報道,多省醫院以3萬元賣出生證。

易富賢說,虛報出生數、賣出生證有更多利益,「所以,衛生部門的出生數也是有水份的。」

專家披露人口普查數據也被篡改

易富賢在沙龍直播中還談到人口普查數據、生育率遭篡改的情況。

他舉例說,2000年,中共國家統計局預測,2000年中國人口會達到12.67億。但2000年普查匯總數遠遠低於12.67億,「之後官方有所謂複查、補漏,變成12.45億人口,之後,又額外增加2,072萬,然後國家統計局對外公佈說,2000年人口普查是12.66億人口,生育率是1.22,計生委篡改為1.8」。

為甚麼要篡改生育率?易富賢說,「依據國家計生委法規司於學軍說,如果生育率只有1.2就不必實行計劃生育了,我們生育率要1.8,所以還要實行計劃生育,官方實際很明白,篡改生育率的目的就是為了維持計生政策的延續。」

易富賢又舉出幾組數據,2010年,國家統計局預測2010年人口達到13.41億,而2010年普查匯總數遠遠低於預期,於是官方調整為13.40億。「福建普查辦內部明電:原始匯總人口3329萬,但福建省最終公報是3689萬,多出10.8%。2010年總生育率本來只有1.18,被篡改為1.63。」

「利益集團為了利益用一個虛假的數據來誤導公眾,如發生在美國,這應該是很嚴重的事件,不亞於水門事件。」易富賢在直播中說。#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