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薩斯州總檢察長肯·帕克斯頓(Ken Paxton)說,因為拜登政府不執行移民法,他準備對其提起更多訴訟。

帕克斯頓說,此前他已就邊境危機對拜登政府提起了5宗訴訟,他希望能迫使政府遵守國會制定的法律。

「我們就移民問題,五度起訴拜登政府是有原因的,這對德州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對這個國家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帕克斯頓4月28日在美墨邊境新聞發佈會上說,「我們將盡力迫使聯邦政府遵守已通過的法律。」

帕克斯頓批評總統拜登和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沒有前往邊境,親眼目睹他們政策所造成的影響。

「看起來他們試圖隱藏很多事情。他們非常、非常隱密。他們沒有讓我們知道誰來了,誰走了。」帕克斯頓說。

「如果他們要實行這種開放的邊境政策,我們每天都會受到影響。」

負責處理邊境危機的賀錦麗表示,她關注的是中美洲移民的「根源」,而非眼前的問題。

4月25日,當一名記者問賀錦麗為何她沒有訪問南部邊境時,她回答說:「我不打算玩政治遊戲。」

拜登政府因迅速取消前總統特朗普的許多邊境安全措施,因此飽受批評。

2021年4月10日,一群非法移民在德州拉喬亞穿越美墨邊境後,正在等待邊境巡邏隊。(Charlotte Cuthbertson/The Epoch Times)
2021年4月10日,一群非法移民在德州拉喬亞穿越美墨邊境後,正在等待邊境巡邏隊。(Charlotte Cuthbertson/The Epoch Times)

3月,非法越境的無人陪伴兒童數量創下歷史新高,邊境巡邏隊逮捕了18,663名兒童移民,其數量是2月的兩倍以上。

邊境巡邏隊在3月份,總共逮捕了超過16.8萬名非法移民,使邊境設施不堪重負,並使巡邏隊撤離邊境,以處理人道主義問題。

「這是犯罪集團的一個出發點,」帕克斯頓說,「他們將帶著他們的毒品或⋯⋯不管他們走私甚麼,只要渡過河,就會流入全國。」

「因此,美國人可能認為這是一個邊境問題。當然,這裏的問題是最激烈的,它對我們的影響可能更大,但它最終確實影響了整個國家。」

先前提出的五宗訴訟

帕克斯頓在1月22日,即迅速起訴了拜登政府。因為拜登在上任第一天的備忘錄中,即暫停將大多數非法移民的驅逐出境。聯邦法院裁定帕克斯頓勝訴,並阻止了這項暫停行動,表示德州將因暫停行動受到損害。

4月6日,德薩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起訴拜登政府,稱拜登政府縮小了移民法執法範圍後,拒絕羈押被判犯下嚴重罪行的非法移民。

這兩位總檢察長認為,這兩份先前國土安全部的備忘錄,縮小了移民法執法範圍,未能優先拘留遭下達最終驅逐令、被判犯有毒品罪,以及被判犯下涉及道德敗壞罪行(crimes of moral turpitude)的外國移民犯罪者。

一周後,德州總檢察長與密蘇里州一起提起訴訟,尋求恢復特朗普的移民保護協議(Migrant Protection Protocols, MPP)計劃,以遏制邊境非法移民激增。拜登政府在拜登就職後的第二天,就停止了MPP計劃。

MPP也被稱為「留在墨西哥」(Remain in Mexico)政策,該計劃要求非法移民在其移民程序審理期間,必須在墨西哥等待。在實施MPP之前,數以千計的非法移民等待他們案件審理時,即被釋放到美國,他們經常從此消失,沒有規定日期回到法庭。

4月22日,帕克斯頓再度起訴拜登政府,稱其在處理激增的非法移民時,無視自己的COVID-19規則。他稱,美國政府「在沒有任何有意義的理由或解釋的情況下」放棄了自己的規定,導致數以萬計的非法移民沒有經過病毒測試,就被釋放到美國。

此外,在拜登政府決定不為之辯護後,德州連同13個州,一同於3月30日向最高法院提出緊急申請,要求允許其在法庭上繼續為「公共負擔規則」辯護。

「公共負擔規則」(The public charge rule)旨在確保移民能在經濟上自給自足,才能成為美國公民或獲得永久居留權。拜登政府擬廢除該規則,該規則也在聯邦法院上,引起了大量訴訟。

最高法院於2020年1月中止了下級法院對該規則的禁令,允許其繼續執行,以等待美國政府在第二巡迴上訴法院中上訴。

帕克斯頓說,德州納稅人每年必須負擔超過8.5億美金,以支付非法移民住房、保健相關的各種費用。#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