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星期二),我特別取了半天假來出席一位好友的喪禮,這是我在過去兩星期內出席的第三個喪禮。第一位是之前一起做義工的朋友,第二位是智叔,昨天那位是在港台合作做節目的同事吳少芳。還好,在我的日程表內,少芳是暫時的最後一位。

是年紀開始大了嗎?開始經常收到紅色炸彈,也經常接到參加喪禮的消息。忽然之間,跟朋友說一句再見的時候,下一次見面就可能是在喪禮之上。我與少芳不算是十分熟念,但我曾跟她開玩笑地說:「我小時候很喜歡聽你唱歌!真的是非常小的時候,就在我還在讀幼稚園的時候。」

她當然不會介意,因為大家都當對方是朋友,友情的可貴就是,能夠互相玩玩笑。但最開心的是,我跟她認識的時候,我也是一位出過唱片的歌手,接着我們一起在錄音室裏為節水主題曲錄音,然後一起在舞台上演唱,一起為電台節目錄音。我成為了她的同事。

早幾年的時候,曾到她家中的廚房搗亂,很開心,很好玩!我們幾位節目主持人說過,遲點一定要在上她的家裏搗亂。可是,當天說完再見後,幾位主持都因為不同的原因而離開了節目,最後,第一代的主持就只剩下我和吳少芳。

我不是一位眼淺的人,但我竟然在她的喪禮上流下了不少眼淚。在我的心目中,她是一位非常之強的生命鬥士!她是一位無時無刻都為人設想的大姐姐!或許她不知道,她的敬業樂業的精神,真的啟發了我,也使我在主持節目的時候,更用心,更落力。

在瞻仰遺容的時候,少芳姐姐用了一個非常特別和驚喜的方式來跟大家道別。她竟然帶上了一個伸舌頭的哈哈笑樣子面具,看見了,真的讓人哭笑不得。連最後一次見面了,也想著要把歡樂帶給朋友。

多謝你!再次教我如何去當一位稱職的生命鬥士!答應你,我會繼續守住我們的電台節目的!遲點天家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