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中共政府一再否認,但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獲得的文件顯示,中共政府已在一個秘密軍事項目上工作了9年,且武漢病毒所研究蝙蝠疾病的科學家參與了這一項目,與中共軍方人員一起研究動物病毒。

國家資助的軍民合作項目

該文件揭示,一個全國性重大軍事項目在2012年發起,名為「發現野生動物攜帶的動物傳遞病原體」,旨在尋找可能感染人類的生物體,並研究其演化。

該項目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科技部管理)資助,由中國工程院院士徐建國領導。徐曾在2019年一次會議上吹噓說:「傳染病防控巨網正在形成」。項目由文職和軍職科學家共同領導。5名團隊領導者包括武漢病毒所石正麗、軍事科學院曹務春等。

現年57歲的石正麗是武漢病毒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P4實驗室)副主任。

曾在劍橋大學學習的曹務春是武漢病毒所諮詢委員會成員。他是國家首席生物防禦專家陳薇少將領導的軍事小組二把手,該小組被派往武漢應對新病毒並從事開發疫苗工作。

據百度百科,現年58歲的曹務春是少將軍銜,是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研究員;曾任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所長、病原微生物生物安全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中科院遙感應用研究所兼職研究員、解放軍疾病檢測中心主任。

現年69歲的徐建國是傳染病預防控制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國疾控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前所長;曾帶第一個專家組到武漢調查疫情。儘管有來自醫院的證據,但他最初否認病毒人傳人的可能性。

「已經發現了大量新病毒」

然而,有關上述項目的一篇評論承認「已經發現了大量新病毒」。評論補充說,如果病原體擴散到人類和牲畜身上,可能造成重大經濟損失,甚至影響社會穩定。

2018年的一份更新版本說,科學團隊已經發現了4種新的病原體和10種新的細菌,同時「使用元基因組學技術發現了1,640多種新病毒」。這種研究是基於從樣本中提取遺傳物質,比如,石正麗從蝙蝠糞便和血液中蒐集樣本。

這樣廣泛的取樣讓石正麗迅速發現了RaTG13,這是與SARSCoV-2(引發武漢肺炎的冠狀病毒)最接近的樣本。該樣本被儲存在武漢實驗室。

石正麗也承認,在礦洞中還蒐集了8種不明的SARS病毒。該研究所於2019年9 月將其病毒樣本數據庫下線,就在武漢肺炎爆發的幾周前。

1月15日,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美國務院網站上發表聲明,敦促前往武漢進行病毒起源調查的世衛組織調查團關注3個疑點,其中一個就是病毒所與軍事研究的秘密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