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深陷第二波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重創。每天報告的病例超過35萬例,醫院早已人滿為患,病人家屬正在社交媒體上拚命求助。

從早到晚,他們掛在Instagram、WhatsApp上,找信息,發信息,打電話,想盡一切可能的渠道尋找醫院床位、氧氣、治療中共病毒的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和血漿。

終於在WhatsApp上看到一條消息:「有兩張ICU床位空著。」然而,幾分鐘後就不見了,已經被先到的人佔用了。而「急需氧氣濃縮器。請幫忙。」等類似信息則比比皆是。

中共病毒疫情下,印度衛生系統已經崩潰。很多印度人只能向網絡、社區求助。

BBC(英國廣播電台)記者喬治娜·蘭納德(Georgina Rannard)撰文說,由於供不應求,時間就是生命。4月23日在她開始寫一篇文章時,她和一位網友在WhatsApp上聊過幾句。這位網友正在為自己北方邦(Uttar Pradesh)30歲的表兄弟找氧氣。然而,25日當她完稿時,病人已經去世。

「現在是印度早上6點,這時我們開始打電話。我們找出我爺爺一天的需求——氧氣或注射液。然後我們撥打WhatsApp,給我們所有認識的人打電話。」阿瓦尼·辛格(Avani Singh)說。

辛格94歲的祖父在德里染疫,病情嚴重。阿瓦尼和母親阿姆里塔(Amrita)在美國的家中向其提供遠程幫助——到處找病床、找藥。

阿瓦尼解釋說,她在社交媒體到處找哪裏有「ICU(深切治療部)床位」或「氧氣」這類的信息。功夫不負有心人,最終找到。

「我們嘗試了大約二百個地方。」她說。

最終,他們通過一個學校的朋友找到一家有床位的醫院,但發現那裏沒有氧氣。此時,阿瓦尼的祖父已經不省人事。「然後我在面書(Facebook)上發佈了一個請求,一個朋友知道一個有氧氣的急症室。因為這個朋友,我父親熬過一夜。」母親阿姆里塔解釋說。

「我的祖父是我最好的朋友。」阿瓦尼說,「我對經營Instagram頁面的人運作的一切感激不盡。」

終於,辛格的情況有所改善。但接下來擺在阿瓦尼母女面前的任務是找到瑞德西韋注射劑。他們打電話聯繫到貨源後,阿姆里塔在德里的親戚開車前往取藥,每天要走100miles(160公里)。

但是信息很快就「過時」了。而且,不乏假藥之憂。

「我們聽說一家藥店有這些藥,但是當我表弟到那裏時,已經沒有了。藥店在早上8點30分開門,人們從午夜就開始排隊,(最終)只有前100人買到這種藥。」

「現在他們在黑市上賣藥,應該是1,200盧比(16美元),而他們賣到了10萬(1,334美元),而且你不能保證是真的。」阿姆瑞塔解釋說。

20歲的阿爾皮塔·喬杜里(Arpita Chowdhury)和她在印度首都德里大學的一群學生搭建了一個在線數據庫,收集和驗證相關信息。

「每分鐘、每分鐘都在變化。五分鐘前,有人告訴我有一家醫院有10張床位,但當我打電話時,床位卻沒了。」

她說,她和同事們一起,到處撥打社交媒體上提供氧氣、床位、血漿或藥品的聯繫電話,並在網上公佈經過核實的信息。然後,向有需求的患者親屬提供幫助。

由於印度疫情嚴重,美國等國際社會紛紛向其伸出援手。英國的救援物資已於27日率先抵達印度。#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