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潮洶湧著記憶如細沙般綿密,七星潭弧彎有著夢的弧度,拱成多年心裏的灘頭。湛藍是寶石是陽光下的搖滾巨蛋,起落著心的嚮往。嚮往如浪奔騰、澎湃。

人們說是怎麼來的就怎麼回去,慈悲喜捨不只是閱讀、是行動、是放下怨懟,寬容他人,給自己自由。詩詞本乎心,心本乎念頭,念茲在茲,讓沙灘上腳步鐫刻出永恆。永恆是夢境,夢裏的真實,默默昭示著春秋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