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共越來越好戰,不僅在台海頻繁顯示武力,在印太地區也經常和鄰國發生各種紛爭。為了應對在未來與中共潛在衝突,美國海軍陸戰隊司令戴維·H·伯傑(David H. Berger)將軍提出一項新戰略:偵察和反偵察行動。

這種新戰略顛覆了海軍陸戰隊的傳統使命,幾十年來,海軍陸戰隊一直將從海上到陸地的兩棲攻擊作為首要任務。

美國及其盟國擔心「第一島鏈」可能面臨挑戰,這是一連串領土,從日本群島到台灣和菲律賓,再到南海。

2020年,中共武裝海岸警衛隊在「第一島鏈」的日本群島附近航行超過1100次,這是自2012年中日衝突爆發以來的最高年度頻率。

打造「防區內」部隊

《華盛頓郵報》4月21日報道,伯傑將軍在美國陸軍雜誌《軍事評論》上的一篇文章中寫道:「鑒於地域現實情況和不斷擴大的精確打擊制度,海軍和聯合部隊將需要一支可以在敵方武器交戰區(WEZ)內持續作戰的『內部』或『防區內』部隊(stand-in force)。」

他說:「如果競爭升級到戰爭,這些部隊將留在敵對戰區中,為海軍和聯合戰役提供必要支持。」

「至關重要的是,鑒於大型固定基地,以及岸基基礎設施容易遭受遠程精確打擊,且該基礎設施的充份防禦也面臨挑戰,因此,防區內部隊必須能夠從嚴格遠征和高度機動的環境中執行這些任務。」伯傑說。

伯傑的核心觀點是:在對手(即中共)的空中、導彈和海軍力量(武器交戰區)火力範圍內進行作戰。海軍陸戰隊將摒棄曾經需要從外部逐漸攻進交戰區的「防區外部隊」(stand-off force)的概念,成為在部署在武器交戰區內的「防區內部隊」(stand-in force)。防區內部隊是一支或多支經過精簡優化、無視敵軍遠程精確拒止能力(long-range precision "stand-of" capabilities)、在狹小限制海區作戰的部隊。

針對中共進行偵察和反偵察任務

《華盛頓郵報》報道,伯傑將軍在文章中概述了海軍陸戰隊新任務將包括對中共軍隊(PLA)的偵察和反偵察任務,以及在中國近海進行活動。偵察是偵察敵人的活動,反偵察則是阻止敵方對美國部隊的攻擊。

他說,偵察行動使用所有手段來獲取情報並向指揮官報告戰鬥情報,而反偵察則涉及軍事行動以挫敗敵人的偵察行動,以及包括對構成威脅的敵方陣地進行直接攻擊。

這種新方法顛覆了早先計劃,之前計劃主要將海軍陸戰隊地面部隊和F-35戰鬥機部署在靠近中國的小型基地上。

伯傑說,這種戰略不是以致命火力為目的,而是在整個競爭領域中進行偵察和反偵察。

伯傑在文章中寫道,在與中共低於衝突水準的對抗時期,海軍陸戰隊「防區內部隊」將「不斷出現」在關鍵水域,並將盡力制止和打擊針對美國盟國、合作夥伴和美國其它利益的「非致命性脅迫行為和其它惡性活動」。

他說,海軍陸戰隊新戰略是為了應對中共快速發展的遠程精確打擊導彈和武器,這些武器使陸上基地容易受到攻擊。伯傑說,大型海軍艦艇現在也容易受到中共新型反艦彈道導彈東風-21(DF-21)和東風-2(DF-26)的攻擊。

「高度致命的海軍和聯合火力殺傷鏈」

伯傑寫道,作為回應,「一支輕型、自給自足、機動性強的海軍遠征部隊接近中國沿海地區」,將為軍事指揮官提供關鍵能力,並為尋找和跟蹤高價值目標,如中共軍方偵察平台、偵察部隊和其它指揮、控制、通信、電腦、網絡、情報、監視、偵察和瞄準系統等提供關鍵支持。

這支機動的海軍陸戰隊將可以使用導彈和其它武器瞄準那些(敵方)系統,還可以為其它海軍和軍事力量提供線索,伯傑說這將是「高度致命海軍和聯合火力高度殺傷鏈」。

伯傑在期刊文章中寫道,海軍陸戰隊「防區內」部隊將持續從隱秘的海基平台和簡易基地轉移到岸上,使得「對手很難找到、跟蹤和有效瞄準目標,無疑也使中國(中共)領導人的決策複雜化。」

他說,海軍陸戰隊的防區內部隊還將與區域盟友密切合作,以阻止中共脅迫,並通過偵察來加強威懾。

這位四星級將軍預測,新戰略將在海軍陸戰隊和整個美軍內部引起爭議,但這是進行改革的必要措施,以作為軍隊重組,和中共進行潛在戰爭的一部份。

《華爾街日報》此前報道,因為中共一直在全球進行軍事擴張,美國海軍陸戰隊也正在日本附近海域加強針對西太平洋島嶼衝突的訓練,從而使海軍陸戰隊成為應對中共軍事挑戰的關鍵力量。#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