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強行實施「工齡歸零」政策,以此切斷服過刑人員等群體的養老金,導致全國上千萬人「老無所養、病無所醫」。日前,重慶多名受害者講述自己在此惡政下的艱難生存狀況,哀嘆「不想活了」、「活不下去了」。

因被中共當局剝奪退休金,受害者簽署聯名上訴信。他們計劃進京上訪時發給各部門。(知情人提供)
因被中共當局剝奪退休金,受害者簽署聯名上訴信。他們計劃進京上訪時發給各部門。(知情人提供)

帥志剛告訴《大紀元》,他於2018年經審核辦理了退休,原本一個月可領2,700多元(人民幣,下同)。但是去年9月,當局突然停發他的退休金,並將他1993年以前的工齡全部清零。

「98年我單位(合併),我被迫走上社會。那時家裏很窮,在社會上沒人管,就去偷東西,被關了8個月。」帥志剛說。而這就成了他不該享有退休金的「理由」。

不僅如此,社保局局長還讓他歸還這兩年已領的5萬多元,說其是「違規領取」,如不退還,就是「騙保」。

帥志剛說:「我家裏的條件是相當困難的。去年我老婆因腦瘤去世了,因家裏窮,她主動放棄了治療,我虧欠她。去年我的工資也停了,現在我沒辦法生活了,生活已經絕望了。」

帥志剛表示,目前,當地街道每月給他600元「維穩費」(生活安定費),想以此安撫,但這些錢根本不夠。他住在公租房,月房租近400元,水電費另算。此外,他還有腦梗、腦供血不足、高血壓等遺傳病,需要吃藥治療。

帥志剛說:「我現在吃藥、吃飯都要妹妹給我拿錢,全靠妹妹管我。父母已經去世了,只剩下我們兄妹。妹妹負擔很重,每月也就2,000多元的退休金,還有一家子人要生活,這麼下去,我妹妹家也要拖垮了。」

為了解決生活問題,帥志剛和其他幾十名維權者多次去重慶的社保局反映情況,但是沒人管他們的死活。

「社保局局長說:你沒錢你去找你兒子,他不養你老,你就去告他。我說:『你這是說的混帳話,你生怕搞不垮我們的家庭啊?』兒子工作也不好,我也給他增加負擔嘛。」帥志剛說。

「習主席不是說:『老有所養,老有所依』嗎?我對這個政府徹底失望了,沒有信心了,七、八個月了沒人管我們。」

由於上訪無門,帥志剛說自己「太絕望了,所以不想活了」。「我們這幾十個人一直維權沒人管,我用我的死來逼政府給他們解決,不然不會給解決的。我死了,也是給我妹妹解脫了。」

袁忠群,女,年近60歲,2014年退休。她向《大紀元》記者講述,自己1993年之前十幾年的工齡全被清零,原本一個月2,900多元的退休金從去年10月起被停發。

目前,她只能靠80歲老母親的2,000多元退休金過活,但母親有糖尿病、冠心病、高血壓和心腦血管等疾病,每月僅買藥就要花1,500~1,600多元。她自己孫子的聽力也有問題,如果動手術,還需要幾十萬元。

袁忠群說:「我只能有時找朋友借點米回來煮點兒稀飯,吃點鹹菜維持生活。我自己也有病,腰椎盤突出、壓迫坐股神經,走路都很困難,我也要治病。」

她說:「我那天維權就告訴派出所的,我沒法活了,活不下去了。我們三人(和母親、孫子)一起從社保局的樓上跳下去。怎麼辦吧?活不下去,一下了結就完了,也不用他們拿一分錢。」

4月23日上午,四、五十名因「工齡歸零」被剝奪養老金的民眾再到重慶市政府人社局反映情況。

到市政府維權 遭警察驅趕

到現場維權的沈青(化名)說:「他們(政府人員)叫我們去信訪接待室,把1959年的文件拿出來敷衍我們,我們讓他們簽字、蓋章,他們都不敢。我們拿出正規文件據理力爭,他們就躲進屋裏了。」

這份「1959年的文件」,據悉是(59)內人事福字第740號文件《內務部關於工作人員曾受過開除、勞動教養、刑事處分工齡計算問題的復函》。

文件中有出現「受開除處分或者刑事處分的反革命份子和其他壞份子」等字句,但仍被中共當局沿用至今。

大陸律師牟傳珩曾指出,那並不是一條法律,「它是1959年部門的一個文件,中共用這個文件非法設置『視同繳費工齡』認定條件,剝奪了全國數以萬計老人退休後享有的權益,所以,從法律依據上講,它是非法的。」

沈青還披露,在政府維權期間,有人威脅要「殺死老人」等,大家有些害怕,就都去大廳裏靜坐,沒有說話,手上也沒拿甚麼橫幅標語。

「一會兒就突然來了四、五輛車,他們是重慶市渝北區公安分局的,加上便衣有六、七十人,說是要全部把我們抓走,沒辦法啊,我們全是老人啊。」他說:「警察強行把我們趕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