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4月25日,北京中南海萬人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事件(簡稱:「4.25」)震驚了世界。再回首,圍繞著「4.25」事件前前後後的一段日子,當時人在天津、北京,以及澳洲悉尼的三位女子,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講述了發生在那段時間的歷史事實。

「4.25」事後,世界各國媒體爭相報道,認為這是自1989年「6.4天安門事件」以後規模最大的一次民眾集體上訪;而中共的喉舌卻將其定性為「圍攻中南海事件」。人們不禁要問,在89年「6.4」之後的第10年,為甚麼有人這麼勇敢?面對中共的強權這麼鎮靜和平呢?

22年後,她們三人有的已步入中年,有的已經花甲之年。然而,歲月的流逝並沒有沖淡她們的記憶。

「何祚庥捏造事實 天津警察提議去北京上訪」

嚴檸30多歲的時候就患上了至少9種病,特別是嚴重的抑鬱症令她活得苦不堪言。1994年初,她兩次參加了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辦的傳法教功班,從此開始修煉。不僅身體健康了,家庭也變得和睦了,身心得到巨大的受益。

1999年4月,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上發表了題為「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一文,嚴檸和其他法輪功學員都認為這是捏造事實,於是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反映實情。

1999年4月21日,法輪功學員去天津教育學院和平反映情況。沒想到天津公安局竟毆打學員,並於23日開始驅逐與抓人。(明慧網)
1999年4月21日,法輪功學員去天津教育學院和平反映情況。沒想到天津公安局竟毆打學員,並於23日開始驅逐與抓人。(明慧網)

「4月19日至23日,大家推選了幾名代表和雜誌社交涉,其餘學員都在院內靜坐,每人拿著一本《轉法輪》看,我們靜坐了幾天。」

嚴檸提到4月23日晚上,「一群防暴警察氣勢洶洶魚貫式闖入學員中,一圈一圈地圍住毆打、強拉強拽,還將一些學員拖起往門外車上扔。」她說,「圍住我們最後幾圈時,大家都站起來了,將地上紙屑都拾起。最後清場時,地上乾淨得如被人清掃一遍。」

那時,嚴檸的丈夫看到了藏在樓裏的攝錄機在錄像。

「大家默不作聲地聚集在大門外,幾十名學員被非法抓走了。」 嚴檸表示大家隨後自動地、靜靜地排好隊朝向市政府走去。

「到了市政府,學員們靜靜地站在市政府對面的走道上,警察不斷地騷擾、喊話,學員們沒有人和警察對抗,就是看著《轉法輪》,安靜祥和地站著。」嚴檸提到當時有警察讓他們去北京反映情況,大家也覺得應該去,就散去了。

法輪功學員嚴檸。(嚴檸提供)
法輪功學員嚴檸。(嚴檸提供)

「這就是我所經歷的引起震驚世界的4.25和平上訪事件之前的天津教育學院上訪事件。」她說。

嚴檸表示時間彷彿是在瞬間劃過,現在回頭再看,當年法輪功學員「4.25」和平上訪創造了「一個人間奇蹟」。

她認為,這一和平的舉動正是源於法輪功學員對「真、善、忍」的信仰,因此才有了這種堅定的力量。「這些年來也正是用生命來捍衛『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們,為千秋萬代的後世,樹立了一座永不磨滅的道德豐碑。」

4.25親歷者:警察引導並製造「圍攻」騙局

葉奇君1997年得法,一家三口開始修煉。孩子很小時就得了嚴重疾病,她經常在周末帶著孩子去煉功。4月24日傍晚,同一煉功小組的人打來電話,讓她去小組煉功的地方。大家一起看了何祚庥《我反對青少年練氣功》的文章,並聽說天津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因向天津教育學院反映情況而遭到公安拘捕。於是幾位法輪功學員相約第二天去國務院信訪辦上訪。

法輪功學員葉奇君。(葉奇君提供)
法輪功學員葉奇君。(葉奇君提供)

「我的小孩修煉後,身體好了!我想我是最有發言權的,應該去反映情況。」她說,「 第二天是4月25日,一大早,我與一位同修一同乘公共汽車去了府右街。一下車,看到已經有很多人在那裏了。」葉奇君說。

「警察引導我們站在了府右街沿線,也就是中南海的西牆外。我們在人行道上默默地,平靜地站著,並為行人留出走道的空間。」

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一側的國務院信訪辦上訪,被稱作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和平上訪。圖為秩序井然的四.二五上訪民眾。(明慧網)
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一側的國務院信訪辦上訪,被稱作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和平上訪。圖為秩序井然的四.二五上訪民眾。(明慧網)

葉奇君表示: 「我站在前排,看到有人錄像,以為是媒體做採訪。可是,當事情和平結束後,看到媒體報道說我們是在「圍攻中南海」,我才明白,原來警察領著大家排隊站到中南海對面是在製造一場騙局。」

儘管時間已經過去了近22年,每次回首過去,葉奇君都感到非常難忘。她希望以自己的親身經歷作為見證,勸告人們不要聽信中共的欺騙性宣傳。

當年發生在北京的「4.25」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以當時的總理朱鎔基接見了3位法輪功學員代表,聽取了他們的訴求後,表示接受訴求和支持法輪功而圓滿結束。當晚9點多鐘,法輪功學員迅速靜靜地撤離,沒有騷動,甚至地上連一片紙屑都沒有。

葉奇君還回憶道:「那天,我第一次看到有那麼多的人在煉法輪功,並且有那麼多高質素的年輕人在煉,我受到巨大的鼓舞。」

隔年葉奇君來到美國讀書,因而躲過了中共的直接迫害,而介紹她走上修煉道路的中國同事卻因遭迫害而失去了生命。

「聆聽高德大法 秉承善念反迫害」

回憶起當年在澳洲悉尼聽到「4.25」事件時,現已退休的攝影師趙簡說:「我是從媒體報道中知道的。媒體說北京的法輪功學員非常安靜,走的時候地上非常乾淨。我當時想:怎麼做得那麼好!我也感到很驚奇。」

趙簡1988年來到澳洲,1995年回國度假時,她從當時還在國內的母親那裏了解到法輪功,並買了書回來。1996年,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兩次來澳洲講法,趙簡也都去聽了。

法輪功學員趙簡。(趙簡提供)
法輪功學員趙簡。(趙簡提供)

1999年4月25日之後的幾天,李洪志先生再次來到澳洲,趙簡提到5月2日至3日在悉尼召開的法會上,她記得師父講的都是教人如何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修自己的法理。她對其中的一段話感到非常地震撼:「所以不管你們在任何環境下、任何情況下遇到矛盾的時候,都要抱著一顆善良的心、慈悲的心對待一切問題。你要不能愛你的敵人,你就圓滿不了。」(《法輪佛法-在澳洲法會上講法》)

「這是多高的法理啊!」 趙簡感歎道。

5月8日,她又來到紐西蘭參加法會,再一次聽到師父的講法,「法輪功學員只是去向國家反映情況,這是和平理性的,也是公民的權利。」她說,「可是沒想到,江澤民和中共是那麼的邪惡,並以此為藉口開始迫害法輪功。」

她認為法輪大法教人做好人沒有錯,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勾結,歪曲事實,「有上億人都在煉啊!這麼多人做好人,他就容不下。」她說,「這麼多年,面對中共的酷刑迫害、甚至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沒有過任何過激行為,走到哪兒都是和平、理性地講真相、反迫害。」

她表示法輪大法師父講的是「高德大法」,「大家都是秉承善念去講清真相,幫助人們了解真相。」

到2021年的4月25日,距離1999年法輪功學員的和平上訪已經22年了,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曾經想要在3個月消滅法輪功,早已成為泡影。每年的4月25日左右,在世界各個城市都有人站出來聲援法輪功學員一如既往地和平反迫害。到目前為止,在全球有一百多個國家都有人修煉「真、善、忍」,法輪功傳遍全世界。#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