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曾介紹有關臨死體驗的真實故事,雖然每個人描述的經歷都非常個人化,但多數臨死體驗都有一些基本特徵,其中一項很關鍵的特徵就是有「徹悟」感,也就是說,這些患者通常會說到他們忽然有種「無所不知」、「與宇宙合一」的感覺,了悟了真相、了悟了愛,看到了普世的真理。

我們知道,很多著名學者進行的研究已確定,臨死體驗是一種在任何國家或文化中都基本相同的真實現象。那麼如何解釋呢?對於不相信靈魂存在的人,這樣一個簡單的問題就能擋住他們進一步的思考了:「當一個人的腦電波顯示直線的時候,人怎麼可以在身體之外有清醒的意識?」

荷蘭的一位心血管醫生隆梅爾和他的同事,他們進行的對臨死體驗的追蹤式研究成果。而同樣是著名醫生的美國人亞歷山大(Eben Alexander),在他親自經歷過臨死體驗後,也得出了和隆梅爾相同的結論。

荷蘭的這位隆梅爾醫生(Pim van Lommel),他曾在一個心血管中心工作。隆梅爾醫生和同事對在1988—1992年間,被成功搶救的334位26—92歲的突發性心肌梗塞患者,進行了長達8年的追蹤式臨死體驗研究。這些患者都曾一次或多次被宣佈臨床死亡,後經及時心臟起搏、人工呼吸及藥物治療重新恢復知覺。

其中62人報告經歷臨死體驗,他們的體驗都具有那些通常知道的特徵,比如:穿越黑暗的隧道或空間看到光明;見到已故親友;見到高級生命;擁有安寧、鎮靜的感覺,毫無痛苦;知道要回到人間等等。

通過嚴格的對比分析及統計檢驗,隆梅爾醫生發現,是否會發生臨死體驗與藥物作用及患者的心理因素無關。臨死體驗的深度也與患者的病情無關。有趣的是,較年輕的人臨死體驗多於較年老的人,60歲以下的人尤多。經歷臨死體驗後,患者大都對生命的意義有了新的洞察,不再過份顧慮失去物質利益,也不再恐懼死亡。而這種體驗也不會隨時間流逝。

更難以從神經生理角度證實的是,這些被調查的患者在經歷臨死體驗時,已經在臨床意義上被認定為完全死亡,即心臟跳動、呼吸已停止、腦電波消失,以及大腦組織完全處於不活動狀態。

隆梅爾醫生提到,其中一位44歲的患者,心臟病突發倒在一片草坪上,過路人看到後,叫來救護車送往醫院搶救。當時此人已被宣佈臨床死亡,各個醫學指標顯示搶救過來的希望非常渺茫。但隆梅爾醫生還是死馬當活馬醫,持續給他做心臟起搏和人工呼吸。

隆梅爾在準備作人工呼吸時,發現患者口中有假牙礙事,便將假牙從患者口中拿掉。經過一個半小時的搶救,患者終於有了心跳和血壓,但仍處於昏迷狀態。

等清醒之後,該患者一見到隆梅爾醫生便說道:「啊,那個護士知道我的假牙在哪裏。」隆梅爾醫生非常吃驚,然後該病人解釋道:「是呀,我被抬到醫院時,你就在那兒,把我的假牙從我嘴裏拿出,並放在一輛小車上,車上有很多藥瓶,車下方有個抽屜,你就把我的假牙放在那個抽屜裏了。」

可以想像,隆梅爾當時得有多驚訝,因為他非常清楚地知道這個患者當時處於深度昏迷狀態。

通過進一步的交談,隆梅爾醫生得知,該患者清晰地記得他自己當時漂浮在空中,俯視自己躺在床上的身體和忙碌的醫務人員,並且急切地試圖和醫務人員交流,讓他們不要停止搶救工作,但是他的努力沒有成功,沒有人能看到空中的他。該患者描述的一切搶救細節和場景都與當時的真實情況吻合。

如果我們把當時該患者的意識活動歸結於他的腦神經活動,那如何解釋他在處於大腦不活動的狀態下,卻能清晰地看到一切的事實呢。

隆梅爾醫生在2007年出版了一本荷蘭語專著,這本書立即成為荷蘭的暢銷書,2010年,英文版面世,書名是「超越生命的意識」(Consciousness Beyond Life, The Science of the Near-Death Experience),獲得醫學網(Medical and Scientific Network)頒發的2010年網絡圖書獎(2010 Network Book Prize Award)。這本書被譯為多種語言後,迄今已經銷售了25萬冊。

隆梅爾認為,目前大多數醫生、哲學家和心理學家對大腦與意識之間的關係所持的觀點過於狹窄,無法正確理解臨死體驗現象。他在書中提供了一些例子和方法,說明人的意識並不總是與腦功能一致。意識甚至可以與身體分開體驗。

他在一次採訪中也表示,意識不是生物大腦的產物,而大腦僅僅是意識的接收者。他使用「感知」而不是「看見」這個詞,表示大腦及其感測器、就是人的眼睛實際上過濾了可能有用的信息。就是說,意識是非局部的,是不受時空限制,而人體和大腦實際上將很多訊息過濾掉了。

美國醫生亞歷山大的 臨死體驗

隆梅爾醫生從1986年開始,這三十多年來一直在研究別人的臨死體驗,得到了這個意識非大腦產物的結論。下面我們就來說說一位美國醫生,他是在自已經歷了臨死體驗後,才得出並相信同樣的結論,那就是身體和大腦更像是意識的載體,或交通工具,而非意識的製造者。

這位美國醫生,他叫亞歷山大(Eben Alexander),在2012年成為美國家喻戶曉的人物。他是哈佛大學博士、有著二十五年從醫經驗,曾在杜克大學、哈佛大學、麻州大學和維珍尼亞州大學醫學院等高校教授腦科學,是一名著名的神經外科醫生。他依據自己的親身體驗,2012年在美國出版了著作《天堂存在的證據》(Proof of Heaven),這本書一出版就很轟動,成為《紐約時報》暢銷書,甚至打破了出版社的銷售紀錄。2012年10月15日,他的故事被用作封面文章刊登在美國《新聞週刊》雜誌中。

亞歷山大(Eben Alexander)2018年在紐約參加健康峰會。(Getty Images for Goop)
亞歷山大(Eben Alexander)2018年在紐約參加健康峰會。(Getty Images for Goop)

在書中,他描述了在臨死狀態下遊歷天堂,並與已過世、但未曾見過面的親生妹妹在天堂相遇的故事。他的故事之所以產生很大的影響力,是因為亞歷山大醫生的養父也是一位神經外科醫生,所以他是在一個很嚴肅很理性的科學世界長大的,最後自己也成為一位出色的科學家、一位神經外科醫生。現在,他親身經歷了美妙神聖的天堂之後重返人間,這樣的見證來自一個嚴肅的科學家之口,顛覆了很多人頭腦中對無神論的認知。

亞歷山大醫生的奇特經歷發生在2008年的一個秋天的凌晨。

當時,他突然在嚴重的頭部痙攣疼痛中醒來,然後就癱倒了。隨後幾小時中,平常相當健康的他已處於死亡邊緣。據醫生診斷,細菌性腦膜炎侵蝕了他的整個大腦。這是一種罕見的腦膜炎,導致大腦皮質神經元完全陷入「癱瘓」狀態。醫生告訴他的妻子,醫療設備已經完全檢測不到他的腦部活動,他存活的機會只有2%。他昏迷了整整一周。

亞歷山大醒來後回憶,他看到:「深藍色的天空上飄浮著大朵的白色和粉色雲彩。在雲朵之上,一些透明而發光的生物成群結隊地飛過天空,留下了長長的、流光溢彩般的線條。」亞歷山大認為無法用語言來準確描述,但他知道他們和地球上的所有生物完全不同,是更高級的生命形態。

他感到在那樣一個世界,視覺和聽覺並非如現實世界這樣是分開的,他能聽到天空飛翔的美麗生物,正如他能看到他們美妙歡快的歌聲。而且只有當成為那個世界的一部份之後,才會感受到這些。每個事物既是獨立的,又是融為一體的。

更加不同尋常的是,在他這段奇異的旅途中,一名年輕的、有著深藍色眼睛的美麗女子始終陪伴著他。當她注視著亞歷山大時,讓他感覺其中承載著所有類型的愛,同時又超越所有的愛。女子和他一起「飄飛」,引他進入了「充滿生機的新世界」。

亞歷山大還遇見了無所不知、擁有強大力量的神,祂的聲音能讓整個世界產生震動。他因此領會到,有很多深層和美好的東西是人的能力所無法解釋的。

這位女子從不跟他說話,但只要看他一眼,亞歷山大立刻就能領會其中的含義。

「我記得她告訴我『我們會教你很多東西,但是,你要回去的。』」亞歷山大回憶說,在回到自己身體之前,她告訴他「一切都好,不要擔心」。

在經過一周的昏迷之後,亞歷山大的眼睛突然睜開,身體也恢復了意識。但他想不起來原來在地球上的生活,反倒記得曾經歷過天堂之旅。

亞歷山大從小就被養父收養,對自己的出生的家庭一無所知。他先前曾調查過自己的出生家庭,他在甦醒幾個月後收到親戚的電子郵件,其中一封郵件裏有他未曾謀面、但已不幸去世的親生妹妹的照片。令他感到震驚的是,他的親生妹妹就是那個帶他遊歷天堂的美麗女子。

身為經驗豐富的神經外科醫生,亞歷山大原本堅信大腦產生意識,宇宙是不帶有任何情感的。但經歷過臨死體驗之後,亞歷山大開始相信,身體和大腦更像是意識的載體,或交通工具,而非意識的製造者。他的這個結論和我們一開始介紹的荷蘭心血管醫生隆梅爾的觀點是一致的。

人類從來沒有停止過對人類靈魂的探索,但是它一直是最難探索的領域。而隆梅爾醫生的研究和亞歷山大醫生的親身經歷,正好說明了一點,那就是,現代科學已經為靈魂的存在提供了多方面的證據,而其中最有說服力的證據就是「臨死體驗」。相信隨著對臨死體驗研究的增多以及各種邊緣科學的發展,人們會看到越來越多的證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