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泰」創辦人林景楠因參加立法會初選被捕,海關日前又因其多款泰國產品未按法例貼上足夠標籤提醒消費者小心使用,將其近百萬元貨品扣押。事件觸發香港人義憤,以行動給予實質支持,除了買爆阿布泰之外,即使要苦等個多小時付款仍然沒有一句怨言。阿布泰則批評海關執法程序令人詫異,質疑海關是否有必要「連倉庫內未送出門巿的產品也予以撿取」。這是執行法例,抑或選擇性執法?你懂的。

「國安法」陰霾之下,一般小巿民已無法暢所欲言,批評官員或政府政策可以動輒得咎,又因為疫情限聚,連擺街站發表意見也極可能受到票控,一切可以表態的渠道都被堵塞,巿民怨氣則越積越多。阿布泰受到針對一事可以說是適逢其會的一次民意宣洩,也得要多謝海關的神助攻,無端以標籤不足為理由,只衝著阿布泰的貨品而來而置其它同樣有問題的店舖不顧,最終令民意如百川滙流,逼爆全港的阿布泰門巿。

香港人沒有跟政府硬碰的本錢,卻肯定有條件用不同的方法表達不滿,其中一樣就是選擇與政府不同的取態。政府要封殺黃店,黃店圈唯有自救,靠的就是巿民大眾真金白銀的支持。政府要求巿民接種科興疫苗,巿民就接種復必泰;政府要巿民下載「安心出行」,巿民就拒絕光顧裝有「安心出行」的食肆。凡此種種都是可行而不會牴觸法律,總之就是不合作,這也許是沒辦法之中真正可行而有效的方法。

不合作運動又稱公民不服從運動,是以公開而非暴力的行動對抗不公義的法律和政策。第一個提倡不合作運動的是印度聖雄甘地,當時印度受英國管治,一次大戰後英國的管治日益嚴厲,1919年發生阿姆利則慘案,政府向和平集會的人群開槍,造成過千人傷亡,a。他呼籲民眾不納稅、不入讀公立學校、不到法庭、不入公職、不購買英國貨品,實行從經濟層面上打擊英政府。

至於上世紀60年代的聯合抵制蒙哥馬利公車運動,則由美國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發起,4萬美國蒙州黑人以步行、踏單車或共乘汽車等不同方法,抵制蒙哥馬利的公車,以抗議當地的白人優先政策,最終演變成一場浩浩蕩蕩的黑人民權運動。

人大常委會最近通過修訂《基本法》附件一及附件二,大幅修改香港選舉制度,除了硬生生增加選委會議席,又設立審查委員會限制參選人資格。這種修改理應引起熱烈討論,但事實是大部份人對此都不屑一顧。為了引起輿論關注,於是建制派需要派人分演白臉黑臉,提出投白票抑或投廢票等甚具爭拗的法律議題,合演一場好戲的味道十分濃厚。不過言者諄諄聽者藐藐,民間似乎仍然對此了無反應。如果到了立法會選舉投票當日,巿民一旦決定採取不合作的方法,齊心杯葛而不投票,以致投票率創下新低,令新一屆的立法會無法以民意正名,未知到時負責修訂選舉制度的有關當局又會如何解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