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直屬機關第三幼兒園女老師、法輪功學員黃時群於2017年12月26日被綁架,被所在單位夥同警察送進「礄口區法制教育中心」,遭洗腦、藥物殘害,導致出現抑鬱狂躁、腦神經退化等症狀,每天在痛苦中掙扎。

明慧網報道,即使這樣,黃時群出「洗腦班」後一直受到國保、「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派出所、居委會人員上門或電話的騷擾,被強迫簽字放棄修煉。

在2021年中國新年前,黃時群曾多次被騷擾。她家人本已因她的身體狀況承受巨大的壓力,近期又被湖北省委組織部多次「約談」。

2017年12月16日,黃時群在街上向民眾講法輪功真相時,被人錄像後誣告,水果湖派出所警察當晚將她綁架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留。

警察對她家屬說2018年1月6日放人。然而,在這天她卻被直接送進武漢市「礄口區法制教育中心」強制洗腦。

知情人透露,黃時群被綁架後,上級單位以此為藉口要取消第三幼兒園的年終獎和考評,園長袁芒怕受牽連,揚言要開除黃時群公職,還親自協同警察把她送入「洗腦班」。

在所謂「礄口區法制教育中心」的一個月內,黃時群的體重速減30斤,身體出現類似被下毒後的症狀。

在「洗腦班」五天左右時,她突然感到極度的心慌恐懼,身體控制不住地發抖、發軟,口乾舌燥、心跳加速、徹夜不眠,整個人失控。

即使這樣,洗腦班還威逼她放棄修煉、出賣其他法輪功學員。

當時管教人員對黃時群聲稱:「別人都說我們這裏下毒,我們沒有下毒。」

當黃時群離開「洗腦班」時,看管她的幾個包夾(專門監管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都不敢看她。

黃時群從洗腦班回家後,各種症狀有增無減,全身骨頭都極度難受,渾身經常莫名發紅、發燙、出現淤青;時常心慌恐懼,怕光、怕聲音;即使疲憊不堪,也無法入睡,坐立不安,整夜走來走去。原本性格開朗樂觀的她,變得抑鬱、狂躁,視覺、聽覺和思維都出現退化、失常的狀況。

2018年11月初,黃時群被送進紫陽路人民醫院精神科。醫生說,她的腦部神經已經退化。

出院後到現在,黃時群依然需要依靠精神藥物、安眠藥幫助鎮定,無法獨立生活出行,每天只能從早到晚長時間臥床,痛苦不堪。

善良的好老師

黃時群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1992年5月法輪功在中國傳出,各個階層的人相機走入修煉。7年後,據中國官方報道,有一億人修煉。

黃時群用「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樂觀、單純、善良,工作兢兢業業,任勞任怨,不計較個人得失。

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出於妒忌法輪功修煉者人數超過中共黨員人數,極盡造謠、誣衊、誹謗之能事迫害法輪功。

黃時群覺得修煉做好人,於國、於民、於家庭都有利,面對迫害從不放棄修煉。

為了揭露中共的謊言欺騙,她在課堂上給孩子們講法輪功真相和做好人的道理,被不明真相的孩子家長舉報。幼兒園將她從正班老師降為生活老師,並降低工資。

即使這樣,多年來,黃時群依然按法輪功的要求做,默默無聞地盡責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平時幼兒家長送給她的禮品、禮金等,她都退回去;她做到無怨無恨,仍然和善地與舉報她的家長打招呼。她知道,舉報者是聽信了中共的謊言,也是受害者。

在家裏,黃時群除盡心孝敬父母、撫育孩子外,還幫助生病的姐姐照顧姪女,從姪女兩歲直到出嫁。丈夫的弟弟病重住院,弟媳意外身亡,她主動將讀初中的姪子接到家裏。在其精心照料下,姪子的成績越來越好,性格變得開朗。

武漢洗腦班的罪惡

中共「610」辦公室專為「轉化」(逼迫放棄修煉)法輪功學員而設立的洗腦班,是一個法律之外的黑監獄,打著「法制教育」的幌子,對法輪功學員施以酷刑折磨、精神摧殘。

洗腦班實施的手段有:只給人極少量的食物,長期讓人處於虛脫狀態;在食物中投放慢性藥物,讓人疲弱無力、精神萎靡;長時間罰站,長時間不讓睡覺;強制給正常人注射神經性藥物;僱用職業打手暴打法輪功學員等。

2011年3月,法輪功學員王玉潔被綁架到武漢市第一拘留所非法拘留,先後又被劫持到武漢市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何灣勞教所、湖北省洗腦班迫害,於2011年9月含冤離世,年僅24歲。

2018年1月1日,69歲的法輪功學員崔海被迫害離世。她生前曾揭露洗腦班對她的藥物迫害:在給她的飯裏下藥,致使她記憶力減退、全身經常發抖、兩腿無力發軟。

從2018年起,武漢的這套邪惡迫害體系更加隱秘。臭名昭著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雖然解散,但是各個區的洗腦班仍然存在,更有新成立的如東西湖區海口洗腦班,這些黑窩都由各區所謂「防範辦」控制,夥同公安局國保系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

近期,武漢市又有多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至洗腦班,包括李春連、王賢秋、王愛群等。

還有,熊漢蓮、沙招娣等多名法輪功學員在2021年3月末被綁架、下落不明,估計被劫持在洗腦班。#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