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0年以來,中共多省市在政法委的指揮下開設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迫害,以逼迫他們放棄修煉。

據明慧網報道,2020年,中共中央政法委下發的密件稱要把法輪功學員百分之百「轉化」(放棄修煉),不能有漏,做完了,參與迫害者每人可得數量可觀的獎金。

洗腦班實際是一個法律之外的黑監獄,逼迫法輪功學員看誣衊法輪功的電視節目,寫「思想匯報」,僱用專門人員灌輸歪理邪說,搞精神折磨,同時進行肉體迫害,實施各種酷刑摧殘,強迫法輪功學員寫「三書」(放棄修煉的所謂「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

洗腦班,在中共內部有諸多名稱,如:「法制教育學習班」、「教育轉化學習班」、「關愛教育中心」等,實則為洗腦班。

多省市開辦洗腦班

在明慧網上查到,從2020宗大陸一些省市縣設立了新的洗洗腦班,例如:

2021年3月15日以來,山西省臨汾市堯都區公安局國保參與開辦洗腦班,以哄騙、恐嚇、株連等方式把法輪功學員劫持到那裏進行洗腦迫害。

自2020年11月以來,河北保定市政法委聯合涿州政法委和涿州「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及涿州國保大隊,在涿州市東河村租用的民房內秘密組建洗腦班。

2020年11月23日,吉林省公主嶺市大嶺鎮嶺西村大隊書記劉永江到法輪功學員何桂華家騷擾,讓她去公主嶺市「培訓班學習」十天,地址設在公主嶺市西南二十家子鎮南山賓館,裏面設有洗腦班。

2020年8月18日,在榆樹市盛世之星酒店三樓會議室辦為期一天的洗腦班,榆樹市政法委、「610」、公安局各派出所等單位企圖「轉化」法輪功學員。一些鄉鎮也先後辦洗腦班,每鄉有幾名法輪功學員被洗腦迫害。

2020年3月、4月,遼寧省錦州凌海市政法委預謀針對內定的法輪功學員分期、分級別地定期辦洗腦班,已選好地點,給洗腦班起名為「愛心學校」。

2020年3月中旬,河北張家口懷安縣政府在懷安縣柴溝堡鎮天河雅居小區和第四屯村設立了洗腦班。

2020年3月,山東省濟南市章丘區政法委、公安局企圖在章丘區文祖鎮辦洗腦班。埠村鎮、聖井鎮的各村村委人員到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說不放棄修煉的會被關進洗腦班。

迫害手段

洗腦班是由各市級、縣級、政法委牽頭,「610」人員參與,派出所、社區、街道、居委會等配合抓捕法輪功學員。

迫害的手段:威脅恐嚇、株連迫害,以影響子女入學、升職、當兵、就業、取消低保、抽回土地,甚至影響子孫等為威脅的理由,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不放棄者就被送進洗腦班。

以長春為例:2021年,吉林省長春市在省政法委牽頭下,通過「大數據」,將1999年前後修煉過法輪功的人全部列入「黑名單」,由街道派出所、社區、綜治辦等人上門騷擾,並非法搜查房間。

2020年,長春地區至少有21人遭洗腦迫害;吉林地區至少有91人、通化地區至少有38人、遼源地區至少有2人次、延邊地區至少有185人次。

迫害案例

政法委書記施壓 校長逼教師轉化

2020年9月初,吉林省舒蘭市政法委副書記王漢明到教育局給各學校校長開會,要辦洗腦班,讓各校轉化修煉法輪功的教師。教育局長給校長施壓,批評他們工作不力,還以校長職務相威脅。

2020年9月1日,教育局安全辦主任姚大偉到舒蘭市舒郊鄉同興村小學校,逼迫法輪功學員、教師于曉娟去洗腦班。

9月7日,校長卜慶岩、書記劉彥、主任任恩茂去了于曉娟家,向她丈夫施壓,讓她去洗腦班。

9月30日,這三個人又到于家,讓她丈夫李佔輝「轉化」她,還說不「轉化」她的工作就保不住。

之後,于曉娟的丈夫李佔輝和孩子李昂以她不簽字將失去工作為由,逼迫她簽字。李佔輝還撕毀了十來本法輪功書籍,對她拳打腳踢,拽下一綹頭髮,掌摑打得她耳朵轟轟作響。

校長卜慶岩還威脅說:「她煉,我這個校長就不能當了。」現在于曉娟被逼得流離失所。

不放棄信仰 大學教師被劫入洗腦班

張華平,五十多歲,畢業於武漢大學圖書管理系,一直任職於湖北工業大學圖書館。修煉法輪功二十多年來,他工作認真負責,不爭名利,與人為善。在親友、同事的心目中是難得的好人。

由於武漢高校是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張華平也沒能倖免於難。

2020年10月1日長假剛過,獅子山派出所警察就聯合湖北工業大學相關領導給張華平施壓,每天找他談話,逼迫其表態放棄修煉法輪功,並施以開除公職、進洗腦班的威脅。張華平聲明絕不會放棄修煉,繼而被綁架到省洗腦班。

吉林市「610」主任出馬轉化

2020年,吉林地區有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由吉林市「610」主任白岩給開會,有很多是被非法判緩刑的學員。白岩企圖轉化他們放棄修煉。

吉林市「610」在豐滿區金橋賓館辦的洗腦班(江南臨江門大橋附近),已經辦了三期,被強迫洗腦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總計八十多人,是省裏下達的任務。

中共不法人員頻繁地電話騷擾法輪功學員,登門抓人,關進金橋賓館班洗腦。

有的老年法輪功學員身體不便,他們強迫兒女攙扶他們到洗腦班。據知,吉林市大學教授王之非被綁架到吉林市豐滿區旅遊賓館裏的洗腦班迫害。#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