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記得枯葉飄零在瑟縮的冬季時,清掃的孩子們常仰望樹梢,納悶地想為何會有那麼多掉不完的落葉;但曾幾何時,當薄薄的輕霧籠罩大地,慢慢散去時,換來的已是濃濃的無邊春意。

匆忙疾行的步履,停歇下來之後,定睛凝視四野,才悟出「春意」是要等著有靈性的人,認真地去傾聽、去親近、去豪飲、去醉臥的。

盛開的蒜香籐花,燦爛的從花架上傾瀉而下;五彩的杜鵑花瓣,把綠葉全都淹沒了;雨後的非洲鳳仙,瞬間抽高了身子,把花圃鋪滿了絢爛色彩。成群歡樂的孩子們,笑聲伴著放肆地追逐,奔跑穿梭其間,使得春意不只是顏色,而且還是心領神會的超美心境。

含苞待放的油菜花、淡紫色的蘿蔔花、深黃色的茼蒿花、嫣紅的七彩茉莉,以及遍野綻放的純白色鬼針草花,把原本寒意冰封的原野,妝點得春意盎然,熱鬧無比。甦醒的早春蝴蝶,時刻不停留、不嫌勞累地翩翩飛舞;而東飛西跳、鳴叫不停的鳥兒們,總是春情蕩漾地相互叫陣呼應。放眼望去,整個春意不只是顏色,而且還是心曠神怡的超美心境。

果園裏,柚子花淡淡的幽香,瀰漫在整個空氣裏,隨風飄送。訪客遠遠走近果園的外圍,就可以循著花香,找到成串成串含苞待放的雪白花苞,密密麻麻地掛滿枝枒間。成串的花苞伴著剛剛抽芽的新綠,在陽光穿透地投射下,是一幅幅最具生命力的唯美畫面。

一排排不同品種的柚子花,按照各自的開花時序,像接力賽似地輪番綻放朵朵的雪白,散播陣陣的清香。置身其中,宛若遠離塵世,獨享遺世清靜,令人頗覺春意已不只是顏色,而是沉澱之後的純然雪白與淡淡幽情。

大地無私,盛情不減,不管世俗,不問紛擾,始終如一。故正當塵世喧囂未止時,春意卻早已悄悄登場;此刻或應暫且撥開雲霧縹緲,學得一身瀟灑,閃過世俗紛擾,恣意的醉在春意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