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再有一名市民接種科興疫苗後不幸死亡。一名68歲女子3月3日接種科興疫苗後,3月29日離世。惟新冠疫苗臨床事件評估專家委員會9日後(7日)才向大眾公佈事件並表示,據初步解剖發現,該女子死因是急性心肌梗塞,初步認為該女子死亡與疫苗接種並無直接關係。

目前,已有15宗接種後死亡的事故,其中13宗均是接種科興後死亡。雖然專家委員會均稱死亡個案與疫苗接種無「直接關係」,但中醫師張懷烈表示,專家的說法是「強詞奪理」。他指出,中共在開放接種疫苗的過程中,不停出籠新的指南細則,判斷現在打疫苗其實是摸著石頭過河,用人體做試驗,希望民眾要用智慧,「兩害取其輕」。

沒有專業對比難取信於人

衞生署表示,截至4月4日,共接獲醫管局呈報15宗有關曾接種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苗死亡個案,涉及11男4女,年齡介乎55至80歲,其中13人接種科興疫苗,2人接種復必泰。大部份個案人士死於心血管病。

新冠疫苗臨床事件評估專家委員會專家4月7日召開會議稱,經評估後發現12宗接種科興疫苗後的死亡案例與接種疫苗「無直接關係」,餘下涉及62歲男子接種科興後的死亡個案,委員會表示會在獲得初步解剖報告後評估。另外,委員會專家又提及2019年心血管患者的死亡率給大眾參考,並認為至今並未發現有不尋常的現象。

香港中醫師張懷烈在接受大紀元的採訪時則批評專家的說法是「強詞奪理」。張醫師說,「原因是他(政府和專家)沒有公佈任何的基礎資訊。我們所說的基礎資訊就是指,最起碼要比較兩組人,第一組是打疫苗的,這組人假設叫做A組,假設有十萬人;B組是不打疫苗的。兩組人的年齡、階層、人數都是一樣,都是十萬人。他們要應用A和B兩組人做對比的。不能對比自然死亡率和打疫苗死亡率,他在不公佈這些資料的情況下就說跟打疫苗無關,是很難取信於人的。難道他(港府)當我們是白痴嗎?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張懷烈指出,接種科興疫苗後的死亡個案明顯是領先很多的。他懷疑還有其它接種科興疫苗後的死亡個案,只是外界沒有辦法證實。

西方國家不承認科興疫苗

中共透過疫苗外交,向南美洲多個國家推銷疫苗,包括智利、巴西及土耳其。很多南美洲國家的民眾都注射了疫苗,接種率非常高,卻沒有像英美等國那樣,立竿見影使疫情緩解下來的效果,相反,接種疫苗後確診人數反而急升。

比如南美洲國家智利,高達30%的民眾接種了科興第1劑疫苗,15%的人接種了第2劑,但是,智利的感染率並沒有因此下降,反而一連數日上升,連首都一度準備要封城。
在秘魯、巴基斯坦和其它國家也出現了注射科興疫苗後,疫情出現反彈的怪異現象。
張懷烈對此表示,「我也留意到一些報道,在南美洲和其它一些發展中國家,接種了大陸疫苗,得出的結果,比如秘魯,只有11%(有效率)。所以,它的有效率絕對是很低的,而且它對變種病毒也幾乎是完全沒有保護作用的。」

張醫師說,當然我不是疫苗專家,我只是作為醫療者,「從很多報道中看到科興疫苗其實對於沒變種和變種的武漢病毒,都是沒有什麼作用的。」

打了疫苗等於白打

中國西安市第八醫院,一名在封閉隔離病區工作的劉姓檢驗師,2月底接種了第2劑疫苗後,近期被確診感染中共病毒。許多大陸網民表示對國產疫苗產生信心危機,作為應對,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透過央視表示,劉醫生可能需要補第3針!

高福在節目中絕口不提中國疫苗的效力疑慮,只是說有少數人屬於新冠疫苗接種不反應者,或者劉醫生體內的抗體不足,所以需要打第三針。

張懷烈表示:「這個很明顯就是疫苗沒有保護作用,完全產生不了保護效力,打了等於沒打,還要白白冒著接種疫苗的風險。其實都不知道打來幹嘛。」

張懷烈指出,不同的疫苗使用不同的針數,比如甲乙肝的合針有時要打3針,但是那是經過許多專家、科學家經過長時間研究所得出的結果。然而,「內地製造的科興疫苗,在沒有足夠的、完整的數據的情況和基礎下就造出一個打2針、打3針的決定。我們說這是沒有一個完整的醫學根據和臨床的supporting(支持)」。 

一邊打疫苗一邊修改接種指南

中共病毒從2019年底爆發至今,大概經歷了15個月,但是疫情爆發半年後,從2020年7月份開始,央企的外派員工,出國前就已經開始集體接種了央企「國藥集團」生產的疫苗,但是出國後發生了多起集體確診感染武漢肺炎(中共病毒)事件。比如在安哥拉和塞爾維亞,染疫人數可能高達數百,非洲烏干達等地也發生了同樣事件。但是中共政府迅速封鎖消息。

張懷烈指出,普通疫苗的研發一般需要經過36至40個月以上的時間,而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爆發至今一年多,已經在不同的國家生產出多種不同的疫苗,並且在全球推行,而這個時間應該是臨床階段和動物測試階段,這等於把人類當成了白老鼠。

中共官媒新華網1月6日曾報道,孕婦、哺乳期婦女不得接種國產疫苗。備孕婦女在疫苗接種後必須推遲懷孕時間,建議在接種3個月以後懷孕。

張懷烈表示,大陸地區,打了這麼長時間的疫苗才公佈指引說,(打疫苗)有可能導致流產;孕婦、心血管患者等不能打疫苗等不同類型的指引。很明顯,就是一邊打疫苗,一邊修改細則。而這個時間,接種的人數已經超過一億人了。所以說,「現在接種疫苗的,其實都是摸著石頭過河,用人體做實試驗。」「所以它的指引才會不停改變,否則為什麼會改變呢?」

雖然香港至今已有13人打科興疫苗後死亡,但同樣打國產疫苗,中共衛健委在28日高調宣稱接種已超一億劑次的大陸,就沒有通報任何一起接種疫苗後的嚴重副作用或死亡案例。而網絡上那些揭露疫苗副作用的帖子都會被迅速刪除。

張醫師諷刺的說,整個大陸的武漢肺炎感染人數,至今才9萬人,「如果大家相信全中國14億人,只有9萬人感染了武漢肺炎,那你就可以相信有一億人接種疫苗後沒有出現死亡個案。我相信各位應該明白我說什麼。」

兩害取其輕 出示對比圖被罰

香港土瓜灣仁澤醫務中心是一所私人診所,診所的劉東華醫師早前貼出的兩款中共病毒疫苗對比圖表,提及到科興「聲譽不好」,被指抹黑科興疫苗。衛生署表示,涉事診所違反疫苗接種計劃的條款協議,署方在3月22日終止與該診所的協議。

張懷烈認為劉醫生秉承作為一個醫療者的良心,將實事講出來,希望病人學會智慧選擇,「認為兩種疫苗,兩害取其輕。」張懷烈表示尊敬劉醫師的選擇。他認為,當局的做法明顯就是要把所有庫存的科興疫苗全部賣出去,將劣質的疫苗強行賣給市民,封鎖不利消息。

兩個有趣的數據

另外,張懷烈還提及兩個有趣的數據。第一個數據,有朋友找到資料顯示,近一個月香港感染武漢肺炎死亡的有8個人,但是同一段時間打疫苗後死亡的有13個人,「所以大家說,打疫苗死的比武漢肺炎更快。」那這反映了什麼呢?疫苗本身潛在的風險並不能抵消武漢肺炎感染人後,帶給社會的癱瘓,導致疫苗對人民的健康保護效果不大。在這樣的條件下,繼續強推禁足令、限聚令等不同類型的政策,美其名為了抗疫,「實際是狼子野心,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甚至涉及到人權侵犯問題。」
 
另一數據是,香港的感染人數目前是一萬多個案,而康復出院的已經有96%的人,在這個情況下,如果政府仍然要強行實施各種禁令,它反而賠上了全香港的經濟。

張懷烈表示,提升自己的免疫能力是預防中共病毒的有效方式:早睡覺,多喝水,飲食均衡,心情暢快,少煙少酒,這些都非常重要。遵循中醫師的建議調理自己的體質,強化自己的內在,就算感染了武漢肺炎,免疫能力高的人,全部康復或者至少部份康復的機會一定高於免疫能力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