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日,歐洲小國立陶宛宣佈不再參與中共主導的「17+1」中東歐國家合作機制。該國外交部長蘭斯伯格斯(GabrieliusLandsbergis)稱立陶宛「幾乎沒有」從「17+1」當中獲益,「並不是說我們的離開就等於結束,我們真的應該考慮甚麼才是與中國建立關係的有效方式。」稍前,2月9日,在習近平主持的「17+1」領導人視像峰會上,立陶宛總統總理都無與會,僅由部長出席。

對中共說「不」,立陶宛並非孤例,多個歐洲國家都在採取類似行動。一個特別打臉中共的案例是,2月9日「17+1」領導人視像峰會上,除立陶宛外,另有五國也只派低層級的代表出席「峰會」;一位外交官說,「中方向我們施加了巨大壓力」,不過,他們還是挺住了。這五國分別是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羅馬尼亞、斯洛伐克與保加利亞。對此,法廣發文戲問中共:這是「17+1」還是「17-6」?

再回到立陶宛。立陶宛「打臉」中共也不是一次了。2月17日,立陶宛總理發言人表示,立陶宛政府因「國家安全考慮」,禁止中國企業同方威視向該國機場供應行李掃瞄設備。而就在宣佈退出「17+1」當日,立陶宛經濟與創新部對路透社說,他們將在今年開設台灣代表處以促進與亞洲的經濟外交;為此,3月23日,立陶宛政府向國會提案,修改公務員法,讓立陶宛在沒有外交代表機構的地區(例如台灣),成立「經濟代表處」和外派商務代表。

立陶宛「打臉」真不乏力度。這個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因為歷史上的切膚之痛,對共產政權本質有真切了解,所以中共再也難愚弄它。與立陶宛同為波羅的海國家的愛沙尼亞,也是如此。

2月17日,愛沙尼亞對外情報局(Valisluureamet)發表《國際安全與愛沙尼亞2021》報告,稱「貫徹中國(中共)的外交政策理論,或者說建立『共同命運共同體』,將導致一個由北京主導的沉默世界。面對與西方日益加劇的對抗,中國(中共)的主要目標是在美國和歐洲之間製造分裂。」

這份82頁的文件在末尾花了9頁的篇幅來描述「來自中國(中共)正在增加的壓力」。報告強調,北京通過經濟槓桿、監視海外中國公民和培養當地精英,在西方進行影響力行動的能力越來越強。報告還警告說,中共領導層「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就是讓世界依賴中國技術」,並提到了5G製造商華為和北斗導航系統。雖然中共並不對愛沙尼亞構成直接軍事威脅,但在整個2010年代,愛沙尼亞對北京利用經濟脅迫達到地緣政治目的、其網絡間諜活動以及與俄羅斯日益增長的夥伴關係越來越警惕。今年的對外情報報告使用了迄今為止最嚴厲的語言。

而「波羅的海三國」中的拉脫維亞,早在2019年12月28日,據拉脫維亞國家通訊社報道,拉脫維亞國家安全局在即將發佈的一份報告中,首次明確將中共視為「威脅」。這也是呼應該年2月立陶宛國家安全局的年度安全報告,立陶宛的報告史無前例地將中共與其傳統敵人俄羅斯一起列為主要安全威脅,並指責中共在立陶宛的間諜活動活躍。

「波羅的海三國」高度警惕中共,中東歐的其它國家也多同感。例如,據《華爾街日報》2月的一篇報道(「ChinaFacesEuropeanObstaclesasSomeCountriesHeedU.S.Pressure」),從波羅的海到亞得里亞海,多國政府最近都取消了中共國有企業原本準備贏得的招標項目,歐洲國家正在採取行動禁止中國企業在本國投資或簽約。

報道指這種轉變主要發生在較小的歐洲國家。羅馬尼亞和立陶宛正在採取廣泛措施,將中國公司排除在某些公共基建項目之外;斯洛文尼亞、克羅地亞、捷克共和國和羅馬尼亞當局已經暫停涉及中國公司的核電站、高速公路、鐵路線、安全掃瞄儀和一個航運貨櫃碼頭工程的公開招標;希臘正在討論是否允許一家中國航運公司增加其在該國最大港口的多數股權。

據報道,參與決策的官員說,這些轉變是出於國家安全考慮和對中國承包商表現的失望。這些被取消的項目屬於中共試圖通過「一帶一路」項目,而「一帶一路」項目讓一些參與國家陷入困境。

的確,「一帶一路」就是中共精心設計的陷阱。其實,中共正式推出「一帶一路」之前,中共企業在歐洲就已丟人現眼、損失慘重。例如,2010年國企中國海外工程總公司(簡稱中海外)牽頭的波蘭高速公路項目因中海外賠光家底而失敗。中海外的套路是低價中標,然後在施工過程中不斷加價,可這卻與波蘭法律相衝突,結果自己挖坑自己跳,遭索賠17.51億元人民幣。但是,這一失敗案例並沒讓中共警醒、改弦易轍,反而在「一帶一路」中故伎重演,惹出不少麻煩,引起多國警覺。再加上中共全球擴張和戰狼外交引發國際形勢逆轉這個大背景,在歐洲就出現了上述《華爾街日報》所報道的這一幕。

中共一直著力對中東歐國家進行經濟誘惑,但中共一則經濟實力有限,二則經濟內在缺陷,基本上是口惠而實不至,引致「17+1」國家的普遍失望。例如,中東歐國家對華進出口嚴重失衡,雖然習近平在「17+1」峰會提出計劃今後5年從中東歐國家進口累計價值1,700億美元以上的商品,但被認為多半是畫餅。又如,中共商務部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底,中國累計對中東歐17國全行業直接投資也僅僅31.4億美元,而且,同期中東歐17國累計對華投資也達17.2億美元。中東歐國家對中共大規模投資的期望,必然落空。

雖然中共好話不斷,但「17+1」在很大程度上被認為是中共的一種經濟擴張,而不是中東歐國家的發展機遇;所以,本文開頭提到的中共在「17+1」峰會遭打臉,也就其來有自。中共的經濟脅迫手段這時也用不上了。

一旦中共的經濟誘惑起不了多大效果,中共對歐洲的滲透和分化,就喪失了主要手段。中東歐17國除希臘外,都是前共產主義國家,深受其害,巨變之後,共產主義已經成了過街老鼠,與中共在意識形態上形成根本對立,這就致使雙方的政治合作難有多大發展。筆者3年多前的《中共在中東歐的佈局與困局》一文對此已有討論,此處不贅。

正是因為以上原因,對於中共近來的倒行逆施,歐洲的一些中小國家,不像那些被中共經濟捆綁的大國(如德國),挺直腰桿對中共說「不」,這也代表了歐洲的普遍民意。一個最突出的例子是捷克議長訪台事件。

在捷克,參議院議長的位階僅次於總統。原本,捷克參議院時任議長庫貝拉預定在2020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後訪台,當時捷克總統與總理以影響中捷關係為由反對,外交部長則表明無意干涉,中共則施壓阻止。可惜,庫貝拉於2020年1月20日猝逝;但是,新任議長維特齊仍堅持訪台,表示這不是為了報復,而是展現捷克的國格與對自由民主的重視。2020年5月20日,捷克參議院以50比1票數通過決議,譴責中共對有意訪台的時任議長庫貝拉有所施壓,並指出捷克國會議員訪問台灣符合捷克長期的外交利益,支持議長在企業代表的陪同下訪問台灣。3個月後,維斯特奇爾與布拉格市長等共九十人的代表團訪問台灣六日。

雖然,捷克總統米洛什·澤曼批評維特齊訪台是「幼稚的挑釁」;但是,維特齊訪台也得到了強大支持,例如,捷克籍的歐洲聯盟執委會副主席薇拉·喬洛瓦就發聲力挺;而當年6月25日,由2名歐洲議會議員領銜,並獲歐洲議會友台小組主席凱勒、美國聯邦參議員魯比歐,以及德國、法國、英國、立陶宛、愛沙尼亞、斯洛伐克、加拿大、澳洲等68名跨國國會議員聯署發表聯合聲明,強力支持維特齊訪台。

中共惱羞成怒,當時在歐洲訪問的外長王毅表示「對於捷克參議長的公開挑釁及其背後的反華勢力要讓其為自己的短視行為和政治投機付出沉重代價」。對此,捷克外交部召見中共駐捷克大使張建敏表達極力反對;德國外長則在會面時當面警告王毅:「威脅在這裏(歐洲)行不通。」

捷克議長訪台事件,鮮明地表達了歐洲的民意和一些國家的政策傾向。此外,還有一件大事,歐洲多國打臉中共,這就是與美國簽署5G安全協議(該協議是美國主導的「清潔網絡」計劃的一部份)。在2020年簽署該協議的國家有保加利亞、科索沃、北馬其頓共和國、斯洛文尼亞、斯洛伐克、羅馬尼亞、希臘、捷克、波蘭、瑞典、愛沙尼亞、丹麥和拉脫維亞。兩個G7國家——意大利和英國,已禁止華為推出5G。儘管仍有所保留,德國、法國以及荷蘭、瑞士、西班牙和葡萄牙預計也將跟進。此外,2020年11月18日,波蘭當局起訴一名前華為波蘭代表處的中國籍高管和一名前波蘭安全部門人員從事間諜活動(兩人早於2019年1月被逮捕)。

綜上所述,從捷克議長訪台,到與美國簽署5G安全協議,再到立陶宛宣佈退出「17+1」,歐洲多國接連打臉中共。看來,中共在世界上越來越難混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