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7日更新:

  • 古蹟辦回應已知悉並派出文物修復人員檢查界碑狀況,確認其文物價值,並相信該界碑的位置屬於原來豎立的位置,與馬灣鄉事委員會舊址的「九龍關」及「九龍關借地七英尺」石碑關係密切,具組合價值。古蹟辦目前已將該「九龍關」小界碑納入「由古物古蹟辦事處界定的政府文物地點」清單中保護。古蹟辦又指出在馬灣後街附近發現「九龍關」小界碑的地點屬馬灣公園第二期發展範圍內,在政府與發展商新地附屬的馬灣公園有限公司簽立的批地文件中已加入該石碑的保育條文。

  • 發展商新地亦回應指在與政府的協議中已列明保育九龍關碑石,稍後會向政府提交保育方案。

在歷史文獻中記載的馬灣稅廠原址的「九龍關」小界碑,今早(6日)在已荒廢的馬灣大街村曝光,消息傳出後,隨即引起文化與歷史研究人士的關注。因該界碑所在之處屬於「馬灣公園第二期」的工程範圍,明日起該地段或將被圍封,坊間擔心一旦翻新工程展開,界碑可能受到影響。


在歷史文獻中記載的馬灣「九龍關」小界碑,在已荒廢的馬灣大街村曝光。(陳仲明/大紀元)
在歷史文獻中記載的馬灣「九龍關」小界碑,在已荒廢的馬灣大街村曝光。(陳仲明/大紀元)

今日(4月6日)上午,有文化界人士在與馬灣村民閒聊中得悉馬灣「九龍關」界碑,在村民帶路下,在馬灣後街馬灣變電站附近的舊屋旁,尋獲一塊刻有「九龍關」文字的界碑。據了解,該界碑只有在歷史文獻中有文字描述,未有實物圖片記載。該名村民更透露,馬灣的「九龍關」界碑有兩塊,其中一塊界碑的位置已不詳,今次尋獲的界碑位置亦只有部份村民知悉,但並不知道其歷史價值。


在馬灣舊村發現刻有「九龍關」文字的界碑。(陳仲明/大紀元)
在馬灣舊村發現刻有「九龍關」文字的界碑。(陳仲明/大紀元)

據文獻記載,香港「九龍關」設於清末1887年,主要職能是徵收鴉片關稅和厘金(內地貨物通過稅或商業稅),以及打擊以香港為基地的鴉片走私活動。目前已知的其中一塊刻有「九龍關」的界碑位於荔枝角收押所的山坡位置,目前由饒宗頤文化館原址保存。另外在馬灣汲水門關廠,即馬灣鄉事委員會舊址1887年樹立的兩塊石碑,分別刻有「九龍關」及「九龍關借地七英尺」,但馬灣的「九龍關」界碑位置並未向公眾曝光。


馬灣鄉事委員會舊址1887年樹立的兩塊石碑,分別刻有「九龍關」及「九龍關借地七英尺」。(陳仲明/大紀元)
馬灣鄉事委員會舊址1887年樹立的兩塊石碑,分別刻有「九龍關」及「九龍關借地七英尺」。(陳仲明/大紀元)

香港史學會總監鄧家宙博士今日在馬灣舊村考察,據他了解,本港境內目前發現並保留完整的「九龍關」界碑,只有位於荔枝角收押所的「九龍關」界碑,今次發現馬灣的「九龍關」界碑和荔枝角發現的界碑尺寸相若,界碑見證著汲水門關廠歷史,所在位置對於香港開埠歷史的研究有著重要意義。中英簽訂《拓展香港界址專條》後,英國取得九龍半島北部的土地,中英邊界則北移至深圳河,1899年10月,汲水門關廠關閉,新廠遷至大鏟及內伶仃兩地,目前大鏟島的「九龍新關大鏟廠界」碑和內伶仃島的「九龍新關地界」碑,現存深圳市博物館內。

有關注事件的人士擔心明日起的馬灣舊屋翻新工程會對古蹟構成影響,表示已即時通知古蹟辦,古蹟辦回應將跟進有關事項。


馬灣舊村圍封在即,有文化與歷史研究人士擔心明日起的馬灣舊屋翻新工程會對古蹟構成影響。(曾蓮/大紀元)
馬灣舊村圍封在即,有文化與歷史研究人士擔心明日起的馬灣舊屋翻新工程會對古蹟構成影響。(曾蓮/大紀元)

政府收地後空置多年的馬灣舊村將於明日(7日)起正式啟動翻新工程,由新鴻基附屬公司馬灣公園有限公司興建「馬灣公園第二期」,其中馬灣舊村的部份村屋將拆卸,另外一些村屋將翻新成藝術村。消息公佈後,連日不少市民前往舊村遊覽和記錄翻新前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