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目前為止,中共已向至少53個國家和地區提供了中國國產疫苗,此舉被外界視為「疫苗外交」。而國產疫苗的安全性也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在中國大陸,目前累積接種國產疫苗的數量已達1.4億劑次,但卻沒有通報任何一宗死亡或嚴重副作用的案例。

香港12人接種國產疫苗後死亡

本月2日,香港一名62歲男子在街上被發現呼吸困難送醫不治,這使在香港接種中國科興疫苗(CoronaVac)的死亡個案增加到12例。從2月26日到4月2日,香港接種中國科興疫苗的總接種劑次為320,100,而接種德國BioNTech復必泰疫苗的總接種劑次為151,300,其中2人死亡。

不過香港疫苗臨床事件評估專家委員會則否認死亡與疫苗之間的因果關係。委員會說,資料顯示大部份個案都死於心血管疾病。

秘魯曝光中國疫苗有效率低

3月初,據秘魯國營的安第斯通信社(Agencia Andina)報道,一位53歲秘魯女護理師在2月12日接種中國國藥集團生產的疫苗後出現不良反應入院,後在3月7日去世。但當天中共駐秘魯大使館卻在推特發佈國藥集團聲明,警告「對不實報道,我公司保留追究責任的權利」。

與此同時,國藥集團的兩種疫苗,也被媒體曝出在秘魯的三期臨床試驗中,有效率分別為33%和11.5%,遠低於世衛組織的50%最低標準,而科興疫苗在巴西的三期臨床試驗,有效率也只有50.3%。

中共強制民眾接種疫苗 信息不透明

在中國,大批民眾被強迫接種疫苗,其總劑次已達1.4億。但人們既無法了解國產疫苗第三期臨床試驗的信息,也看不到任何有關疫苗副作用的報道。人們對這種表現出的安全感到擔憂。

澳洲迪肯大學(Deakin University)的流行病學負責人凱瑟琳·貝內特教授(Catherine Bennett)告訴澳洲廣播公司(ABC),澳洲仍然沒有多少關於中國疫苗的獨立核實過的資訊。

「我們在疫苗測試和後續試驗方面沒有看到同樣的透明度。」她說,社區後續試驗是「在把疫苗推廣到更廣泛的社區後,檢測你沒發現的、但需要了解的那些不良反應的關鍵步驟」。

哈佛大學流行病學博士、台灣大學醫院急診醫學部臨床副教授李建璋(Chien Chang Lee)博士也認為,即使疫苗的第三期臨床試驗已經被證明是安全的,但從幾萬人規模的三期試驗,到實際給幾千萬人、上億人接種疫苗,還是有可能會發生猝死或其它危害的情況,所以還需要有監測接種之後反應的機制。

中國最早被批准、也最多被拿來做疫苗外交的三款疫苗——國藥集團的兩款和科興生物的一款,都是附條件獲批上市,就是獲得緊急批准的疫苗,必須要繼續按計劃完成三期臨床試驗及其它上市後的研究。

但截至目前為止,這三款疫苗的三期臨床試驗數據,遲遲沒有正式公佈,從而無法像其它上市疫苗一樣獲得同行審核;而在這些疫苗開始大規模在中國接種以後,也沒有任何有關民眾接種後反應的報告。

中國江蘇省張家港市的沈先生向大紀元提供了一份當地政府的內部文件,當局把疫苗接種工作列為年度考核內容,通過督查、指導、考核與約談等帶有強制性和威脅性的方式,確保完成接種任務。

專家:政府需建立疫苗上市後透明監測機制

台灣流行病學專家李建璋博士4月3日在接受香港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對於所有的獲批上市疫苗來說,保證接種後的信息透明,對確保民眾安全非常重要。因為就算三期臨床試驗證明安全的疫苗,在全民接種時,也會因為規模的千倍萬倍放大而產生不確定性,所以建立疫苗接種後的透明通報機制就非常重要。

他解釋說,國際上在疫苗上市前均有三個試驗階段。第一階段測試安全性;「第二階段至少較大規模的,可能對幾十個人測試,至少能看到有針對病毒的這些抗體是有保護力的、是有綜合抗體的;第三階段,對幾千人測試,就是所謂大規模,證實打疫苗的人是真的可以避免掉新冠(中共病毒)、受感染的比例是比較低的。」

「目前我知道的很多疫苗,莫德納、輝瑞的第三期(試驗人數)甚至更嚴格是3萬人。」「這已是人類做疫苗史上最大規模的第三期的臨床試驗;一般都是上萬人就夠了。」

李建璋博士舉例說,即使3萬人做出試驗被證明是安全的,但可能150萬人接種就會出現10個人猝死;所以即使第三期臨床試驗是安全的,但第四期(社區接種)給上千萬人接種疫苗,還是有可能會發生猝死或其它危害的情況。所以還需要有一個監測接種之後反應的機制。

他說:「疫苗還是有很多未知的情況,如果有一些潛在的、第三期臨床試驗看不到的這些危害,沒有建立這個機制,只能從臨床經驗來判斷;沒有後面公開透明的資訊收集系統、流行病學家醫生的嚴謹分析,就有可能會導致這些不預期的副作用,可能沒有辦法被看到。」——「因為這個是科學極限。」

李建璋強調,「要建立公開透明的通報機制,由科學家、流行病學家去做嚴謹的分析,公告給社會大眾,這是很重要的一個程式,也是一種疫苗安全的正義。」「(這樣)才能夠確保國人的安全。……這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