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亞地區的哈薩克斯坦是中共提出「一帶一路」計劃的第一站,但數年後,哈薩克斯坦成為該地區最反感中國的國家之一,相關抗議活動一直不斷。

哈薩克斯坦是中國推動中亞外交的關鍵一站。2013年習近平訪問哈薩克斯坦時,特別選擇在當地首次推出「一帶一路」計劃。

俄羅斯中亞問題學者格羅津告訴美國之音,不管怎樣,中國都離不開哈薩克斯坦,尤其在一帶一路項目上。

格羅津說:「無論是從地緣政治,還是從地緣經濟的角度來看,哈薩克所處在的地理位置都獨一無二。不管是推動中亞外交,或是想實施一帶一路項目,中國(中共)都不可能繞開哈薩克斯坦。因為除了哈薩克斯坦外,中國(中共)沒有其它選擇。」

哈薩克人抗議出售和出租土地給中國

哈薩克斯坦3月27日再次爆發了新一輪抗議中國活動。在前首都和第一大城市阿拉木圖的哈薩克國家科學院前的廣場上,大約二三百名民眾舉行集會,抗議中國在當地的擴張和移民。

除了抗議來自中國的威脅,集會人群還呼籲當局禁止向中國出售和出租包括農業耕地在內的所有土地,以及呼籲當局禁止跟中國合作建廠,停止向中國借債等等。

中國多年前曾同哈薩克斯坦達成協定,在當地建設五十多家工廠。當地批評人士指責,中國(中共)有意把污染環境的生產企業轉移到哈薩克斯坦;還有交易不透明、哈薩克官員涉嫌腐敗等等。

27日的集會雖經過當局批准,但集會組織者、著名記者馬麥公開批評,當局故意刁難和妨礙集會舉行,更有很多參加集會的人士被逮捕。集會舉行時,現場和周圍的互聯網信號都被切斷。

哈薩克斯坦近年來規模和影響最大的反中國抗議活動是在2016年。抗議規模覆蓋大部份哈薩克斯坦地區,當地人不滿向包括中國在內的外國人長期出租農業土地的法律,當局在抗議壓力下被迫叫停和凍結了相關法律。

2019年秋季哈薩克總統托卡耶夫訪華前夕,包括首都和阿拉木圖在內的許多城市也爆發了反中國抗議。示威者呼籲,托卡耶夫不要去中國,不要從中國(中共)獲得貸款,哈薩克應該吸引西方投資而不是中國投資。

一些哈薩克媒體記者說,反中國抗議不但近些年來經常發生,幾乎每年都有,甚至在其它一些與中國無關的抗議活動中,也能看到和聽到反中國的標語和口號。

新疆議題也被當地社會關注

還有很多涉及新疆的反中國抗議活動就在中共駐哈薩克斯坦的大使館和領事館附近舉行。抗議者們要求釋放他們在新疆的親屬,有時也與中國使領館外的哈薩克斯坦警方發生衝突。哈薩克斯坦有中亞地區很大的維吾爾人聚居區。一些在新疆的哈薩克族人近些年來也回到哈薩克定居。

新疆議題在哈薩克斯坦與中國關係中同樣非常敏感。儘管哈薩克斯坦官方在新疆議題上通常低調甚至保持沉默,但一些從新疆到哈薩克斯坦定居的哈薩克族人仍然頻繁接受一些媒體和人權人士採訪,講述他們在新疆遭受迫害,當地媒體把他們稱為逃出新疆的難民。

哈薩克斯坦法院1月曾裁決,拒絕把6名非法越境從新疆逃入哈薩克斯坦的哈薩克族人遣返回中國。哈薩克斯坦當局去年還給4名來自新疆,聲稱遭受迫害的哈薩克族人為期一年的難民待遇。當地人權活動人士認為,當局這一舉動所發出的信號特別值得關注,因為它等於承認一些哈薩克族人在新疆的遭遇。

哈薩克斯坦外交部發言人卡里百3月表示,哈薩克正與中國針對新疆哈薩克族難民問題談判。但他承認,談判非常艱難,而且是雙方關係中最難談的議題。

過去這些年來,中共在哈薩克斯坦大舉投資,但主要都在西部的油氣領域。當地媒體說,哈薩克斯坦四分之一的石油都開採自中資企業。此外,中共也積極在當地推動軟實力外交,包括大量興辦孔子學院。

中國已成為排在俄羅斯之後,哈薩克斯坦學生選擇的最多前往留學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