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以來,中共滲透台灣的案件時有所聞,尤其是對科技產業的滲透。大紀元於2019年7月曾發表過中共滲透台灣科技業七大手法的報道。近幾年,中資科技公司更是侵門踏戶,以各種身份掩護或遊走灰色地帶,在台灣設立據點,伺機挖角、甚至攫取營業秘密。

據非官方統計,過去5年,台灣境內新增記成立的IC設計公司,約計60家到100家,其間資金直接或間接來自中國,而且在台灣成立研究團隊者,至少50家以上。

偽裝成財力雄厚台企 在台招兵買馬

《今周刊》日前刊出有關中資公司隱身台灣、並進行挖角的調查報道,並披露台灣除了中資公司的兩大聚落──新竹的台元科技園區和台北內湖園區,其實台北市的大街小巷到處都有中資科技公司的足跡。

報道中舉例,前聯發科智能手機事業部朱姓頂層主管,在轉站小米不久,又傳跳槽OPPO擔任顧問,而最新消息是在台北市成立一家「元滿科技顧問公司」,正低調地、但財力「相當雄厚」地招兵買馬。

位於竹北台元科技園區內的「港商鑫澤數碼」,外界一直傳聞是紫光集團旗下展訊的台灣「分公司」,2014年曾爆出聯發科工程師涉嫌竊密投靠。此案主角之一前聯發科手機晶片部門袁姓高層主管,2019年也在竹北落腳,成立「英屬處女群島商視芯智能」,科技圈人士對這家公司的資金來源也多所揣測。

該媒體調查顯示,不論直接或間接來自中國的IC設計公司,大部份都以台灣主管名字登記註冊為台灣公司,租用一般辦公室,主管所得額約為原來工作薪資的2倍,招攬的基層工程師,薪資則漲為原先工作的1.2倍到1.5倍之間。

獵人頭手法隱密 「寄人籬下」或「掛羊頭賣狗肉」

今年3月9日,台灣智鈊、芯道兩家公司遭到台灣地方檢察署搜查,因未經過經濟部審核許可下,涉嫌與大陸晶片設計公司合作,私設研發中心,組高薪挖角團,3年間挖角數百名台灣半導體人才。

根據《今周刊》的整理,中資公司在台灣竊密或挖角的手法包括有「隱姓埋名」,即以「僑外資」形式登記,讓人猜不出與中國有關聯;或是「掛羊頭賣狗肉」,表面是電子貿易公司,實際上是獵人頭公司;或是「寄人籬下」,多半向台灣分公司的廠房租用一角,開始進行挖角;也有藉徵才竊取技術,更有甚者由「偷」轉「背」,要求應聘轉職的工程師將製程背下來。

文章中援引一位科技界資深人士的轉述,當年華為旗下的IC設計公司海思成立,其中最關鍵的晶片製程,就是從台灣智原科技挖走一個工程師團隊後,一步步建立起來的。

部份知名中資科企 已透過不同形式佈局台灣

報道還披露,中國一些知名業者,例如中共當局組織的「全國集成電路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成員騰訊、中芯、紫光等,還有各產業要角,如長江儲存、合肥長鑫、兆易創新、智芯微電子等,恐怕都已經透過不同形式佈局台灣。

一般人都熟悉的華為、小米、OPPO也都登陸台灣,據聞,就連阿里巴巴都在竹北設有公司。

中資公司來台挖角 屬業界的正常競爭?

有業界人士認為,中資企業來台徵求高科技人才,是一個產業自由競爭的正常態勢。

台灣某國安單位高層對此大不以為然,他認為不能把中國當成一般國家,並列舉美國就曾針對中國的半導體產業,列出了六大領域、50幾種中共慣用竊取技術的方法,提醒業者警覺。

台灣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員吳建輝表示,中共挖角或帶走營業秘密還不是問題。根本問題在於,這些中資公司是在國家的支持下、系統性地挖角台灣人才、盜學台灣技術。

吳建輝進一步說,廠商之間的競爭糾紛,通常可以通過刑事法和民事法解決。但當商業間諜模式或挖角模式是在國家支持的基礎上,就不是單純廠商之間的競爭關係。

中共在台灣挖人才、偷取關鍵技術的敏感話題,台灣半導體業者多半不願碰觸。財經資深媒體人謝金河則疾呼,台灣要有危機意識,「小心台灣的護國群山門戶洞開!」他在面書上寫道,這是台灣安全防護最重要屏障。#